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二十三章 沉思

第四百二十三章 沉思

  出身书香还是将门,是否门当户对,是否贤良淑德,这些在议亲时要一一考量的东西,在穆连康的平安跟前,又算得了什么?

  胡人与汉人结合的女儿,起码也有汉人血统了。

  再说了,虽然习俗和生活习惯不同,但那也是本本分分的姑娘,不是见不得人的出身。

  府中子嗣不兴,令字辈只有娢姐儿和延哥儿,一下子再添两个孩子,吴老太君会高兴的。

  想起徐氏痛苦模yàng,杜云萝眨了眨眼睛,压住了心中起伏,道:“世子记得吗?认亲的时候三婶娘给过我一个玉镯。

  三婶娘说,这原本是她要给儿媳的,可惜大伯下落不明,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儿媳了,所以才给了我。

  还有延哥儿脖子上挂着的金锁片,是三婶娘的母亲留给外孙的。

  这两样东西,如今可以物归原主了,三婶娘又怎么会不愿yì?”

  说完,杜云萝把延哥儿抱了过来,从他的领口里把金锁片勾出来:“就是这个,该给大伯家的儿子。”

  穆连康目光沉沉。

  他是不记得母亲的模yàng了,也不记得母亲的性子,可世人谁不思念母亲?

  尤其是他这种数年间不知自己姓甚名谁的人,更是迫切想要知道父母的事情。

  此刻只听杜云萝几句话,他的心就揪了起来。

  因着他的失踪而痛苦度日的母亲,把玉镯和金锁片给了侄媳妇与侄孙时,她的心一定是在滴血的。

  叹息一声,穆连康喃喃道:“是我不孝啊。”

  穆连潇在酒盏里添了酒,执起碰了碰穆连康的酒盏,道:“父亲不在了,我们的祖母、母亲还在,现在尽孝还来得及。”

  穆连康眸色深沉,举杯共饮。

  杜云萝不饮酒,吃过了饭,陪着坐了会儿,便把席面留给他们两兄弟说话。

  久别重逢,千言万语化作酒。

  杜云萝坐在里间,听到那两人说话的声音,心事起起伏伏。

  穆连康不记得他失踪的经过,他无法指证穆元谋在这事体上动了手脚。

  可只要穆连康出现了,对二房就是沉重的打击。

  记忆是很玄妙的东西,穆连康现在不记得,谁敢说他一年后、十年后不会想起来?

  怕他记起来,又不知道他何时会记起来,这种惴惴不安的煎熬,能够让意志不坚的人崩溃。

  一旦穆连康记起来,徐氏只怕要拿着刀子去跟二房拼命。

  穆连康活着,对二房就是最好的牵制了。

  退一万步讲,二房害了穆连潇,穆连康因为妻子出身的原因不能承爵,但还有延哥儿,延哥儿习武会跟着穆连康而不是穆连诚,二房想要爵位,就要把穆连康这座高山再挪开。

  如此一来,穆元谋的所有计划都将被打乱。

  况且,还有穆堂。

  穆连康还活着,杜云萝不信穆堂不知道当年情况。

  无论是因何原因不开口,等穆连康活生生站在穆堂跟前,他还能紧紧咬住牙关吗?

  今生走到今天,二房还没害了穆连潇性命,杜云萝被下药又不是铁证,唯有穆连康一事是板上钉钉的。

  要做的就是逼穆堂开口,唯有穆堂说出所有事情,真相大白,才算是釜底抽薪。

  穆连潇兄弟喝了一整坛酒,两人都是海量,这些酒不在话下,各自用了一碗醒酒汤,穆连康便去了临时挪出来的客房。

  杜云萝让锦蕊打了水,伺候穆连潇梳洗。

  穆连潇面色微酡,双眸微凉,如月光一般清辉,眼底笑意满溢。

  他擦了脸,把帕子丢回了水盆了,一把抱住了杜云萝,喜悦道:“云萝,能找到大哥,我真的很高兴。”

  “我知道,”杜云萝回抱住穆连潇,抬眸看着他,“给京里写信了吗?打算什么时候回京城?”

  穆连潇在她额头上啄了一口:“我就顾着和大哥说话了,还没写信,这么晚也送不走了,明日一早就写。我暂shí回不了京城,又不好叫大哥一个人回去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,斟酌着道:“世子,当年大伯失踪是意外吗?若是人为,那大伯出现了,要回京了,那人会坐以待毙吗?就算大伯什么都不记得了,下手之人也会怕他再想起来。”

  穆连潇没有说话,目光沉沉湛湛,深深凝望着杜云萝:“云萝,你想说什么?”

  呼吸一窒,有那么一瞬间,杜云萝想把她知道的所有的所有都说出来,可她到底还是忍住了。

  现在不是说那些的好时机。

  杜云萝嗫嗫,道:“我只是想起了母亲的家书。

  姑母过世的时候,母亲在信上说过,姑母死前提过大伯,提过长房和二房的利益。

  当时我们都想不透姑母到底说了什么,可我现在想的是,为何母亲会写?

  若姑母是信口开河,说得全无道理,以母亲的性子,定是左耳进右耳出,根本不会放在心上,跟别说是写在信里了。

  母亲写了,就是说她多少认同姑母的说法。

  那么姑母到底说了什么?

  她提起大伯,难道会说大伯的失踪是意外吗?”

  穆连潇的喉头滚了滚。

  穆元婧说话做事颠三倒四,穆连潇这个晚辈都听不过耳,周氏也是不理会的。

  穆连潇熟知周氏性格,杜云萝说得一点也没错,若周氏不认同穆元婧的话,她绝不会在家书里提起。

  这一回却提了……

  抛开长房和二房的利益这一条,只说穆连康,穆元婧要是说的是小时候的往事,穆连康下落不明,讲句不好听的,人死万事消,无论穆元婧说好说坏,周氏都不会记下。

  唯一能让周氏挂怀的,就是穆连康的失踪,也唯有这失踪是人为而非意外,才值得周氏在信里提及。

  穆连潇垂着眼睑深吸了一口气:“母亲的信有带来吗?”

  杜云萝摇头:“收在桂树胡同里。”

  穆连潇松开了杜云萝,坐在炕边脱了鞋子。

  杜云萝也爬上了炕,等穆连潇吹灯时躺了下去。

  一室静谧。

  谁都睡不着。

  良久,穆连潇低声道:“云萝,当时从北疆扶灵回京,大哥失踪时的事情我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  我问过二叔父几次,他说他歇得也早,只有穆堂守在灵棚外。

  穆堂有什么理由要害大哥?他跟我们是主仆,但更像兄弟。

  穆堂到我们身边时,姑母去了蜀地,她怕是连穆堂是谁都不知道,她能说的,她唯一能说的,不是我,就是二叔。

  我没有害过大哥,母亲也不会信我做过,就只剩下……”——

  昨天提了番外,看到台湾站书友的留言,这里解释一下,番外是给全订读者的免费福利,正文还会继续,不会很快完结哒~~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