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二十六章 大嫂

第四百二十六章 大嫂

  “那何时出发恰当?”黄大将军问道。

  他们几人对沙漠的了解远不如穆连康,既然由他领路,也该让他来定时机。

  “九月或者十月,风沙会相对小一些,而他们的大军那时会在北疆做最后一搏,我们能在大军撤回前拿下古梅里。首领为了向兀纳里复仇,每年都会趁着大军疲惫撤回时骚扰一番,因而很清楚他们的行动。”穆连康道。

  穆连潇沉思,算起来还有两三个月,也足够山峪关做好准备。

  杜云萝搬了把椅子,坐在院子里抬头看着天空。

  火烧云一般的晚霞,怎么看都不会腻。

  洪金宝家的过来问她:“夫人,今日何时用晚饭?”

  “再等等吧,”杜云萝笑着道,“疏影没来传话,许是世子今夜回来的。”

  听她如此说,洪金宝家的也笑了。

  一直等到天色暗了下来,穆连潇才回到家中。

  杜云萝只看到他一人,问道:“大伯呢?”

  穆连潇擦了把脸:“大哥下午就出关了,说是去寻大嫂,不管大嫂肯不肯跟他回关内来,大哥也该把家里的事情告诉大嫂,也免得大嫂牵肠挂肚的。”

  锦蕊摆了桌。

  用饭时,杜云萝也不提那些不高兴的事体,夫妻两人一道用了,又抱着延哥儿喂了点鸡蛋黄泥。

  延哥儿已经会坐了,张着两条胖乎乎的小腿,一个人都能闹得兴高采烈的。

  坐一会儿撑不住了,趴在炕上留着口水对着人笑,没一会儿自己一个翻身,又躺好了。

  穆连潇逗了儿子一会儿,到了延哥儿该睡觉的时候,才交给彭娘子带下去,又牵着杜云萝的手到了大案前。

  杜云萝会意,亲手研墨。

  墨香扑鼻而来,神色清明许多。

  她抬眸看着穆连潇。

  穆连潇抿唇,道:“今天毓之跟我说的,没有什么不可能。”

  杜云萝的心颤了颤。

  唯有经lì过人才懂这句话的意思,杜云萝是重活一世,而叶毓之是在这几年间看清楚了一切。

  “祖母那里,我怕她一时扛不住。”穆连潇叹气。

  杜云萝没有应声。

  穆连潇现在接受的只有穆元谋造成了穆连康的失踪,甚至在背后算计他,可他还不知道,整个二房都脱不了干系,他的二哥和四弟,他唯一的姐姐,一样牵涉其中。

  他们谋的不仅仅是穆连康和穆连潇,当年老侯爷和穆元策兄弟的死,也是见不得光的。

  杜云萝知道急不得,穆连潇对穆元谋起疑,能对他有所提防,这就够了,那些腌臜往事,太过危言耸听,不该由她在此刻挑明。

  毕竟,穆连潇既然有了疑惑,当年之事,总会浮上水面。

  摊开信纸,穆连潇提笔沾墨,写下了家书。

  杜云萝在他身边看着,看他写昌平伯府的覆灭,写山峪关的战事,写穆连康的出现,亦写了穆连康失忆之事。

  杜云萝觉得这样正好。

  穆元谋为人谨慎,城府极深,若穆连康记得所有事,二房所谋已然曝露,说不定就会狗急跳墙,而穆连康失忆,穆元谋会左右掂量,投鼠忌器。

  越是谨慎之人,越会左右摇摆,怕一招棋错,满盘皆输。

  也许,穆元谋会去找穆堂质问,但他绝不会灭口。

  这里穆连康一出现,青连寺里的穆堂就死了,谁都会知道当年穆连康的失踪不简单了。

  穆堂一个仆从,与穆连康无冤无仇,唯有背后有人教唆才会参与其中。

  就算吴老太君因着母子之情不去怀疑穆元谋,也会对当年的事上心。

  而徐氏那里,她与穆元谋不是血亲,她会怀疑到二房,说不定会嚷嚷起来。

  穆元谋是断不会想看到前方事未成,而后面烧起一片大火的局面的。

  穆连潇把信装好,又给周氏写了一封信,上miàn提到了自己的疑惑。

  “明日让鸣柳送回京城去,这封要亲手交到母亲手里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杜云萝点头,道:“大嫂跟着大伯回来,那什么时候启程回京?”

  “大哥会给我们当向导,大抵九月十月出发,等打下古梅里,今年冬天回京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杜云萝怔了怔。

  她本以为,在未来几年间,她都不会回去京城。

  可若是奇袭古梅里成功,釜底抽薪打击了鞑子,边疆能够平定,圣上不会让穆连潇一直驻守山峪关,那她自然要跟着丈夫回京城。

  回去直面二房上下。

  杜云萝深深看了穆连潇一眼,只要穆连潇和周氏有心防备了,穆连康又带着家人返京,二房的日子会比她从前设想得更难过。

  这几封家书,鸣柳在翌日一早快马加鞭送回京城。

  穆连潇去了山峪关,他要忙上几日,不能夜夜回来了。

  杜云萝笑着送他出门,宣城比京中方biàn,而这小镇又比宣城离穆连潇更近,她已经很满足了,又怎么会计较?

  夜空中的月亮一日比一日圆,中元节渐jiàn近了,府里准备着祭祀之事。

  七月十四,穆连康带着妻儿回到了关中。

  穆连潇看着眼前碧眼的女子,愣怔了许久,才唤了一声“大嫂”。

  穆连康的女儿四岁模yàng,眼睛随了她的母亲,是浅浅的碧色,而儿子不到两岁,模yàng随了父亲。

  穆连潇笑着给了见面礼,道:“令字辈的长子长女,要让给这两个人。”

  “长女?”穆连康微怔,复又点头,“是了,你说过二弟生了个女儿,我还未曾见过呢,就只记得你儿子。”

  穆连潇让疏影备了马车。

  一行人回到镇子上时,晚霞漫天。

  杜云萝看着来人,一时之间也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  到了岭东之后,尤其是来到这镇子上,她也见过几个有胡人血统的女子,可没有哪一个,像她的大嫂一样,有一双碧蓝碧蓝的眼睛。

  她的衣着打扮还是胡人装束,但她的模yàng,除了眼睛之外,与关内汉人女子的差异不大。

  若换上汉人衣服,照汉人来打扮,不看那双眼睛,也挺合适的。

  杜云萝暗暗松了一口气,往后要在京城里生活,越像个汉人,她会越轻松些。

  “大嫂。”杜云萝笑着唤她。

  那女子弯着月牙一样的眼睛笑了起来,她的汉话说得不错:“我叫庄珂,我的父亲是汉人,他给我取的名zì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