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二十九章 活着

第四百二十九章 活着

  屋里角落摆了几只冰盆。

  吴老太君怕热,每到夏日里,这次间里都挺凉快的。

  蒋玉暖原本也觉得舒爽,可现在,她就像是站在了中午的大太阳底下一般,额上脖子上背上,全是汗水。

  八年多了,她以为她早就放下了,除了偶尔会想起来一些穆连康的事情,那也是怀念多过于思念。

  从前的那些心情,如记忆里最美丽的花,她藏在了心底。

  也许午夜梦回想起穆连康时,她也会掉些眼泪,但她真的把过去都埋了。

  如今,她已经嫁人了。

  嫁给了穆连诚,有一个乖巧的女儿,穆连康的事情已经跟她没有关系了,可直到这一刻,蒋玉暖突然明了,也许都是她的自欺欺人吧。

  穆连康回来了,他会怎么看她?会对身为弟媳妇的她说什么?而她又要跟他说些什么?

  蒋玉暖不知道,她什么都不知道,脑袋里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。

  唯有垂下眼帘,把娢姐儿挡在所有人面前,蒋玉暖才能硬撑着在这里坐下去。

  外头,徐氏跌跌撞撞地冲进来,后头跟着想拉她却拉不住的陆氏。

  徐氏的脸上已经花了,不晓得是泪水还是汗水,她几乎是扑倒在了吴老太君的罗汉床前,跪在地上。

  红唇嗫嗫,徐氏想亲口问,想亲耳听,可她的身子抖得厉害。

  她说不出一个字来,只能拿一双泪汪汪的眼睛看着吴老太君。

  几分期冀,几分紧张,几分急切。

  吴老太君颤巍巍伸出了手,落在徐氏的脸颊上,轻轻抚了抚:“连康还活着,他还好好的,连潇说了,说他大哥已经成亲了,生了一双儿女,元铭媳妇啊,你的儿媳妇,你的亲孙子,这下子都有了,都有了。”

  泪水霎时落下,徐氏趴在吴老太君的床边,握着老太君的手,放声哭了起来。

  撕心裂肺一般的痛,和终于苦尽甘来的甜,徐氏的哭声悲戚极了,听得屋里人都要跟着落眼泪。

  吴老太君的眼泪本就没有收,叫徐氏一哭,坐起来身搂着她,一面哭,一面道:“傻孩子,傻孩子!这是好事啊,你莫招我了,莫招我了!”

  陆氏也陪着掉眼泪。

  她为徐氏高兴,她们妯娌两人,这几年是真正的孤身之人,没有丈夫没有子嗣,只能彼此做个伴。

  陆氏知道徐氏对穆连康的牵挂,饶是徐氏很少提及,但她的眼睛骗不了人。

  徐氏能够迎回儿子来,这是天大的喜事了。

  高兴归高兴,内心深处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失落。

  以后,只有她一个人了。

  她的丈夫死得最早,她的儿子没等到临盆就小产了,她才是没有盼头的一个人。

  周氏细致,低声安慰了陆氏几句。

  陆氏微微摇头,她只是一时之间有些难过而已。

  比起她,这个家里更难过的……

  思及此处,陆氏猛得就想起了穆元婧说过的话,她下意识地瞥了练氏一眼。

  练氏眼睛通红,面色惨白,与周遭情绪格格不入。

  蒋玉暖更是僵硬着身子,木然哄着娢姐儿。

  “连康一直没回来,是他当年被人救起之后就把什么事儿都忘了,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,没办法回京来找我们,”吴老太君解释道,“连潇说他现在还是不记得……”

  徐氏咽呜着道:“不记得就不记得吧,只要命留着,什么都没关系,只要有这条命在,就够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亦是这么想的,活着比什么都重要。

  蒋玉暖的身子微微一晃。

  穆连康成亲的消息已经在她心中炸出了一个窟窿来,而且,他已经有儿有女了。

  蒋玉暖无法想象,穆连康带着妻儿出现在她面前时,她要如何去面对他的妻子。

  而吴老太君后头说的话,又让她整个人都懵了。

  不记得了?

  穆连康竟然什么都不记得了?

  那以后,只有她一个人记得前事,一个人尴尬一个人不知所措?

  这算什么?

  下意识的,蒋玉暖想在娢姐儿的腿上掐一下,只有娢姐儿哭出来了,她才能像前一回那样脱身离开。

  转眸瞟见练氏,蒋玉暖的手停下了。

  她不敢,前回她因为杜云萝生儿子而哭着离开,练氏不会把她怎么样,可要是她因为穆连康的事体乱了心神,练氏绝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除了在这里煎熬着,她没有别的路子。

  蒋玉暖煎熬,练氏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  穆连康的失忆让她悬着的心徒然落下,练氏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。

  不记得就好,不记得才好,若穆连康什么都记得,那他们二房就倒大霉了。

  吴老太君和徐氏大哭了一场,芭蕉端了水进来,伺候两人净了面。

  吴老太君这才把信纸交给徐氏,道:“你自己看,连潇在上面都写了。”

  徐氏接过来,对着窗外光线比了比,认认真真去信。

  她看得很仔细,一个字都不肯错过,来来回回看了三四遍,眼泪又忍不住泛了上来,把信压在心口上,又哭了一回。

  周氏也看了信,上头写的不及穆连潇给她的密信里的详细,但大体事情说讲了的。

  她掏出帕子按了按眼角,道:“连康这是大难不死,否极泰来,我一会儿去给祖宗大人们上香。”

  “要的要的!”吴老太君连连点头,“全靠祖宗大人们保佑。”

  周氏去了祠堂,陆氏轻声安慰了徐氏几句。

  练氏堆着笑,五味杂陈的情绪全部被她压了下去,道:“连康能有好消息,真是要恭喜三弟妹了。”

  徐氏看了她一眼,缓缓点了点头。

  从头至尾,徐氏没有给过蒋玉暖一个眼神。

  练氏估摸了一下时辰,道:“老太君,老爷该回府了,我先回去告诉他,也叫他高兴高兴。”

  吴老太君颔首应了。

  练氏起身告退,蒋玉暖亦抱着娢姐儿跟着退了出来。

  离开了柏节堂,练氏的脚步越行越快,一边走,一边揉着胸口。

  她不舒服得厉害,一口闷气憋着,她甚至没有心情去和蒋玉暖说道说道,只是吩咐蒋玉暖回尚欣院带好娢姐儿。

  练氏脚步匆匆进了风毓院,撩开帘子进了次间里,冰盆的凉意迎面而来,她依旧觉得沉闷。

  抄起桌上的蒲扇用力摇了摇,练氏在榻子上坐下,问朱嬷嬷道:“老爷回来了没有?”

  朱嬷嬷不知出了何事,只摇头道:“老爷还未曾回府。”

  练氏一把将蒲扇摔了出去,揉着灼烧一样的心口,歪在榻子上,大口喘气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