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三十一章 肚皮

第四百三十一章 肚皮

  练氏整个人都奄奄的,木然让朱嬷嬷替她净面。

  朱嬷嬷一面绞着帕子,一面看了眼坐在椅子上神色自若的穆连慧,又听着内室里穆元谋梳洗的声音,她不禁心疼起了练氏。

 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!

  练氏哭成这样了,丈夫女儿就这么个反应。

  朱嬷嬷仔细替练氏擦脸,低声道:“太太,有什么话,等下和老爷、乡君慢慢商量,您一哭,话还怎么说明白呀。”

  练氏没吭声。

  穆连康的事体,她原本也不至于哭出来,她是叫穆连慧的话给伤的。

  都是女儿最贴心,结果呢?

  穆家的姑娘都是祖宗!

  穆元婧气得吴老太君大病了一场,穆连慧也是厉害,她这个当娘的迟早也要被气昏过去,至于娢姐儿……

  娢姐儿还小,千万别学她姑母、姑祖母,不然,这家里还有什么太平日子!

  练氏哼哧哼哧喘气,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些,穆元谋从里头出来了。

  “慧儿,你又惹你母亲生气了?”穆元谋在桌边坐下,不赞同地看着穆连慧。

  穆连慧静静瞥穆元谋,冷笑一声。

  穆元谋心里也明白,准是穆连慧这张嘴把练氏气着了。

  就算练氏有时候沉不住气,但穆元谋也不至于不问青红皂白就当着女儿和仆妇的面去指责练氏,这点颜面,他还是要给练氏的。

  见穆连慧不肯说,穆元谋便放柔了声音问起了练氏:“夫人,出了什么事?”

  丈夫态度和缓,练氏的心中稍稍好受了些,把柏节堂里的消息禀了:“连康寻到了,就是失忆了,但他还活着。”

  穆元谋的眸子倏然一紧,下颚绷成了一条线:“什么?”

  “连潇在信上就是这么说的,”练氏说完,见穆元谋面色阴沉,她试探着道,“老爷,你说,连康是真的出现了?这消息是真是假?不会是连潇诓我们的吧?”

  穆元谋还未出声,穆连慧就扑哧笑出了声。

  见父母都面色不虞地看着她,穆连慧清了清嗓子,淡淡道:“假的?要真是假的,就是有什么事儿透了底,叫阿潇和云萝看出来了,才这般来算计。

  话又说回来,算计这个做什么?柏节堂里人人都晓得了,这最后要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三婶娘大喜大悲的,只怕要一蹬腿就去了。

  祖母指不定都扛不住,母亲,在您眼里,阿潇像是个做事前后不顾的?”

  练氏揉了揉胸口,就算穆连潇不是那等人,穆连慧说话就不能温和些?非要说成这幅样子,落在谁的耳朵里能舒坦?

  穆元谋抿唇,道:“失忆了?”

  练氏颔首。

  穆元谋的指尖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,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八年半以前。

  北疆的冬天寒冷,穆元铭断七前夜,支起了灵棚。

  穆元谋上了香,到了二更时就歇下了,他记得很清楚,当时穆连康还跪在灵棚里,一身孝服,给穆元铭烧纸。

  第二日起来,穆连康就不见了,在北疆的大雪之中失去了踪迹。

  穆元谋清楚,穆连康是再也不会回来的了,他也不可能让穆连康回来。

  尸骨不存就尸骨不存吧,要是尸首还在,指不定就要露馅了。

  那么大的雪,那么冷的天,穆元谋不信穆连康能够活下来,他一定已经死绝了。

  穆元谋亲口问过穆堂,是否做干净了,穆堂点头。

  而现在,那个当年被做干净了的人,竟然活过来了,出现了!

  穆元谋死死咬住了后槽牙,他倒是想要问问穆堂,什么叫做干净了,穆堂到底懂还是不懂!

  是穆连康的生还出乎了穆堂的意料,还是他穆元谋叫穆堂骗了八年?

  “那个死和尚!”穆元谋咬牙切齿,深吸了一口气,问穆连慧道,“你去青连寺时,有没有见过穆堂?”

  “我去见他做什么?”穆连慧撇嘴,“阿潇倒是去见过他,穆堂这个哑巴不肯开口,阿潇也拿他没办法。”

  练氏忿忿道:“他当然不开口了,开了口,他还有活路?”

  “这话就不对了,”穆连慧把散下来的额发挽到了耳后,轻飘飘瞟了练氏一眼,“穆堂当年是要自尽的人,他早就不怕死了,还会怕跟阿潇说真话?”

  练氏皱眉,追问道:“那你说是为什么?”

  “我哪里知道。”穆连慧嗤笑,声音阴沉一片,“人心隔肚皮,我是您女儿,您是我母亲,您都没闹明白我在想些什么,我跟穆堂非亲非故的,我怎么会知道他的心思?”

  练氏呼吸一窒,穆连慧的这句话沉重如石,一下子砸进了她的心湖,激起冲天高的水花。

  她们是母女俩,穆连慧竟然说“人心隔肚皮”?

  练氏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,指着穆连慧,半晌才挤出一个字来:“你、你是不把我气死,就不舒坦了是不是?”

  “把您气死了,我有什么好处?”穆连慧淡淡道,“再给您守三年孝?那我还嫁不嫁了?”

  “你!”练氏蹭得站了起来,身子晃晃悠悠的,打是舍不得打,哭又哭不出来了,只能睁大着眼睛瞪着穆连慧,良久,才在穆元谋不赞同的目光里泄了气,歪倒在榻子上,“你嫁出去了,就跟我们不搭边了,我们都好不了,跟你也没关系。慧儿,你刚才的话,是这个意思吧?”

  穆连慧的长睫颤了颤,交叠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绞着帕子。

  穆元谋自持冷静,沉声问穆连慧:“你到底跟你母亲说了什么?”

  穆连慧没开口,练氏到底忍不住,把刚才的话噼里啪啦都说了一遍,涩涩道:“这是不把我们当爹娘看了。”

  “母亲,二房好坏,跟我有关系吗?”穆连慧苦笑,“爵位是阿潇的,还是二哥的,跟我有关系吗?”

  四目相对,练氏在穆连慧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样子,而再往深处去,是黑漆漆的无法看穿的眼底。

  她的心猝然凉了个透。

  “没有关系,我是嘉柔乡君,我嫁去了平阳侯府,里里外外的,依旧称呼我为乡君。”穆连慧站起身来,学着穆元谋的样子理了理衣摆,“二房好坏,与我无关;而我的好坏……我若真有一天不好了,无论爵位是长房的还是二房的,你们又能帮得了我什么?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