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三十五章 等着

第四百三十五章 等着

  此言一出,苏嬷嬷便不再劝周氏了。

  周氏性情温和,骨子里却很坚韧,苏嬷嬷知道,她只是一时迷茫,等过两天想转过来了,周氏的脚步会更加坚定。

  “太太,夜深了,把给世子的信写了,早些安歇吧。”

  周氏颔首,提笔把后头的关照一一交代了,装进了信封。

  吹灯落账,周氏转辗反侧了两刻钟,终是沉沉睡去。

  而徐氏睡不着,她几乎是睁着眼睛到了天亮,就怕一觉睡过去,梦醒了,儿子又没了。

  惶惶等到了天亮,徐氏迫不及待地去寻了陆氏。

  “三嫂这会儿过来,还没用早饭吧?”陆氏笑着与她道,又让底下人添了碗筷,看着徐氏眼下的青色,道,“没睡好呀?”

  徐氏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不怕你笑话,我不敢睡。”

  “这哪成呐?”陆氏替她夹了一筷子酱瓜片儿,道,“我晓得你心里欢喜,可离连康、连潇他们回来,少说也要等过年了,差不多还有半年呢,你要是****睡不踏实,连康回来,会不安心的。”

  徐氏含糊着点了点头,匆匆用了饭,犹豫了良久,才道:“四弟妹,我琢磨着去一趟岭东,八年多了,好不容易有了消息,我这是等一日都嫌长。”

  陆氏微怔,见徐氏目光殷切,不似胡言,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。

  她虽然没当过母亲,但这种心情依旧能够体会。

  若她是徐氏,此刻也恨不能化身成一只鸟儿,拍着翅膀就往山峪关去。

  徐氏来寻她,是想让她帮着在吴老太君跟前说几句好话吧?

  陆氏心里明白,只是她爱莫能助。

  不是不肯帮,而是不能帮。

  陆氏低声与徐氏道:“咱们府里的男丁,除了二伯在京中,余下的不是在北疆就是在岭东,三嫂你要去山峪关,谁给你领路呀。”

  徐氏嗫唇,道:“不是还有小厮家丁……”

  “不是我说,”陆氏摇了摇头,“前院那些仆从,在京中给你赶车是不成问题的,千里迢迢去岭东?别说我了,老太君一定不放心。”

  徐氏幽幽叹了一口气,她也晓得就是这样的结果,只是心中依旧不甘。

  可要让穆元谋送她去岭东,家中男丁走得一个不剩,府外庶务也没个主子打理了,如此厚脸皮的话,徐氏是不敢开口的。

  “真要我等……”徐氏纠结万分。

  陆氏拍了拍徐氏的手,安慰道:“岭东太远了,咱们妇人又不像他们爷们,策马就飞奔去了。

  三嫂,八年多了无音讯的日子都挨过来了,难道还会挨不过这半年?

  等过些日子,不如我们去婆驼山上香拜佛,求个平安,这日子啊,一转眼也就过去了。”

  徐氏皱着眉头,最后又问了一句:“若我去问问我娘家那儿呢?让我娘家人陪我走一趟……”

  陆氏听闻这话,晓得徐氏是不撞南山不回头的,她看了一眼屋里伺候的丫鬟婆子们。

  丫鬟婆子们鱼贯出去,徐氏看在眼中,心不由重重一跳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  陆氏压着声,道:“元婧吞金前,我和老太君去看过她,她当时说了一番话。

  你是晓得她的,嘴巴里的话,十句有七句是气人的,还有两句惹是生非,最后才有那么一句实话。

  因而她当时没凭没据,血口喷人的话,我就在心里转了转,也没拿到你跟前讲。

  如今连康有消息了,你又心急,我就给你交个底,你心里有数就好。”

  徐氏听得云里雾里的,却是不禁急切起来:“元婧到底说了些什么?”

  “元婧说,当年去岭东,为什么只有连康没回来,为什么唯有连康是不能回来的。”

  陆氏的话如雷击一般打到了徐氏头上,她怔怔坐在那儿,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,嘴里反反复复念叨着这句话。

  “连康失踪,不是意外,而是人为吗?”徐氏喃喃道。

  陆氏怕她一时之间气不顺,一面给她拍背,一面道:“元婧就是什么事体都往乱七八糟的地方想,她说得混账话不止一句两句,单妈妈听得多了,心里也有些嘀咕。

  可到底是太过危言耸听,谁敢真就把那事体当真了?

  连康把从前的事情都忘了,万一你去了,他想起来了,那人为了自保,胡乱生事,那可怎么办?

  不如就等在京里,连康回来了,想不起来,也算太平,想起来了,当着老太君的面,府里就这么方寸大的地方,谁敢兴风作浪?”

  徐氏紧紧咬住了下唇,不知不觉间,竟是咬出了血滴子。

  陆氏唤她,她都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良久,徐氏通红着眼睛,胸口起伏,喘了两口大气,咬着后槽牙,道:“他们要争是他们的事体,为何要把我的儿子牵扯进去?

  我们母子两人碍着他们什么了?要夺我连康性命,害我们母子八年分离!

  嫌我们碍事?那好,等连康回来,我就碍事给他们看看!

  就是二房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,是不是?

  以为没了连康,再想法子扳到了长房,这个家就落到了他们手中了?

  我呸!

  苍天有眼,我儿命不该绝,我儿还能给我养老送终,我倒要看看,他们那丧尽天良的两口子,往后有没有儿子送终!”

  徐氏浑身都在发抖,一个字一个字狠狠往外蹦。

  这里头牵扯了爵位之争,而穆连潇是嫡长子嫡长孙,穆连康能不能回来,穆连潇的位子都是稳的。

  徐氏与周氏也算交好,周氏的性子摆在那儿,这些东西本就是长房的,长房不可能自己再给自己找些麻烦出来。

  再者,若真是长房作恶,穆连潇此次根本不用把穆连康的消息传回京里,背地里收拾了,这府里谁又会晓得呢?

  唯有二房上下,会怕穆连康挡路。

  若不是还存了一份理智,徐氏现在就想提着刀子砍得二房上下血流成河。

  不过,她不能那样做。

  她才不便宜了那些狗东西!

  若她的孩子回不来了,她知道了真相,她会毫不犹豫地冲出去。

  但现在,她要等她的儿子回来,等着孙儿孙女回来,她还要抱一抱宝贝孩子的,怎么能让他们在她的手上闻到血腥味?

  “恶人自有恶人磨!”徐氏死死拽着陆氏的手,“我就等着看!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