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三十六章 小气

第四百三十六章 小气

  陆氏连连宽慰了徐氏几句,道:“这些话,三嫂存在心里便好,莫要去老太君跟前说道。”

  徐氏也不是浑人,一听这话就明白过来,颔首道:“我心里明白,我也不是元婧。”

  没凭没据的,只靠想象,就去吴老太君跟前胡言乱语,那是穆元婧才能做的事情。

  一来,她说话做事本就不着调,二来,她是吴老太君的亲女儿。

  吴老太君待媳妇们再好,媳妇和女儿还是不同的。

  有些话,做媳妇的是绝对不能说的。

  哪怕有一天,吴老太君主动向陆氏问起这事体来,陆氏又颇受老太君器重,她也不能一拍脑袋就说自个儿赞同穆元婧的看法,这里头肯定肯定如何如何,这样只会适得其反。

  唯有稍稍说几句心里话,又替吴老太君考量几句,再模棱两可一番,剩下的留给吴老太君自个儿琢磨去。

  吴老太君是个精明人,慢慢的就品出个味道来了。

  况且,还有单嬷嬷。

  从单嬷嬷嘴里说出来,也比从媳妇们嘴里说出来要好。

  徐氏转了转眸子,低声问道:“大嫂那儿如何说?”

  陆氏抿唇,道:“我多多少少跟大嫂提过,她自己能想转过来。”

  徐氏颔首,目光一厉,道:“他们要兴风作浪,我就不信,我们几房合在一块,还能叫他全部拿捏了!

  你说得对,我不能去岭东找连康,只有等他们回到京里,在老太君眼皮子底下,我看他们有什么胆子下毒手!”

  陆氏见徐氏虽然气愤,但总算没有失去理智,心里安稳不少,道:“三嫂,那这些日子,你可千万要吃好些睡好些,等着连康他们回来才是。”

  徐氏和陆氏两人嘀咕了很久,柏节堂里,吴老太君用了早饭。

  周氏不动声色瞧着,吴老太君的气色说不上好,不晓得是昨日掉了那么多眼泪,还是心里存了事,没有歇好。

  等退出来的时候,周氏拉着单嬷嬷问了几句。

  单嬷嬷苦笑,几句话在喉咙里转了转,终是道:“老太君上了年纪了,夜里睡不好,就跟奴婢说了会子话。

  说的都是大爷小时候的事情,到后来,老太君就掉眼泪,说好好的孩子,当年说不见就不见了,真是让她操碎了心。

  原本这辈子就不指望了,半大不小的孩子,在北疆冬夜里没了踪影,定是叫狼给叼跑了,没了活路了。

  现在,总算是大难不死,能回来了。”

  周氏颔首,她已经明白吴老太君的意思了。

  吴老太君昨夜定是和单嬷嬷说起了穆元婧,很多事情,以前是没有契机去想,也不会去想,更没有谁捅破那层窗户纸。

  而穆元婧不怕说些伤害吴老太君的话,侯府里越热闹,她在地底下看得越高兴,所以她敢说。

  有穆元婧的话在前,又并上穆连康的消息,吴老太君想不多猜测都难。

  这真是苦了老祖宗了。

  不敢信,不想信,不愿意去思索,可那些东西还是一股脑儿往脑袋里钻,逼着去来回琢磨。

  周氏去了议事的花厅,等把府里中馈都安排妥当了,这才唤了云栖来,把书信都交给他。

  云栖仔细,也晓得这些信中内容非比寻常,没让鸣柳再到柳树胡同里,约了个僻静之处交接了。

  鸣柳急着要赶回岭东去,收下书信后,就要翻身上马。

  云栖赶紧拉住他:“这些日子,夫人在岭东还好吧?你跟我说两样夫人的事体,我媳妇急着问呢。”

  “她要问,怎么不自个儿来问?”鸣柳瞥了云栖一眼。

  云栖笑道:“这不是在家带孩子嘛,哎呦你是不知道,那个浑天大魔王,寻不到娘就哭,哭起来整条胡同都跟炸雷一样。”

  鸣柳捧腹大笑:“得了吧,不就是看今天太阳大,舍不得让你媳妇出门来嘛!还扯东扯西的。”

  被鸣柳说穿了,云栖也不恼,疼媳妇嘛,又不是丢人的事情。

  “咱们爷不是把昌平伯给拿下了吗?”鸣柳说道,“当时,爷领兵冲回宣城,夫人娘家的大伯围了伯府,等里外合围,收拾了那群私兵,却不想,有歹人进了府衙,浇油放火烧了夫人和府衙里女眷孩子们在的屋子,还拿着刀子要伤人。

  夫人当场就把那歹人砸晕了,那歹人烧死在夫人跟前,吓得夫人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  等我们爷到了,才算哄回来了。”

  刚开始,云栖听着还挺热闹的,越到后头越骇人了,他的脸也不禁白了白。

  夫人和杜家太太奶奶并哥儿姐儿们差点叫歹人给伤到了,夫人亲眼见到歹人烧死还吓懵了,这话他能跟锦灵讲?

  他前脚说完,后脚锦灵就闹着要去岭东伺候夫人了。

  就算不叫她去,夜里也会做噩梦。

  云栖瞥了鸣柳一眼:“你就让我跟她说这个?”

  “这不是挺好的嘛,夫人又没事。”鸣柳说完,也不管云栖,一夹马肚子就跑了。

  云栖双腿追不过四蹄子,只能忿忿。

  定是他昨天叫鸣柳穿女装,鸣柳故意作弄他。

  “小气鬼!”云栖嘀咕了一声,摸了摸脑袋,就回柳树胡同去了。

  山峪关的七月末,白日里还热得人一身大汗,夜里慢慢就冷下来了。

  穆连潇这些日子忙碌,和穆连康两兄弟一直在军中生活,小镇子上,只余杜云萝和庄珂两妯娌带着孩子。

  庄珂没学过女红,绿洲上也不兴这些,但她看到杜云萝给穆连潇绣荷包,给延哥儿打络子,不禁也来了兴趣。

  杜云萝教她做绣活打络子,庄珂则说起了关外的生活。

  唱歌跳舞,喝着马奶酒,骑着骆驼在沙漠里穿行,与关内截然不同的生活,听得屋里的丫鬟婆子们都一怔一怔的。

  “我们那里,自由是自由,但生活并不富足,全靠首领截些商队,把货品送去城中换些粮食回来,”庄珂道,“古梅里城,我从未去过,只听说那里的人待我们这些在绿洲上生活的人很是疏远。我小时候问过父亲,父亲说,争权夺利,无论在哪儿,都是一样的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,会说出这样的话,庄珂的父亲,应当不是寻常小户人家出身,是厌倦了争夺的生活而浪迹天涯,还是在争夺中败北不得不远走他乡?(未完待续。)}性感私房照露酥胸翘臀95后校花秒杀宅男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(美女岛搜索按住3秒即可复制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