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四十章 要脸

第四百四十章 要脸

  穆连慧的话说得练氏的心时高时低的,这一番下来,练氏又觉得胸口发闷起来。

  席面上霎时静了下来。

  穆连慧说话带刺,人人都知道,可亲耳听她这一席话,又实在太糟心。

  吴老太君连连摇头,道:“怎么跟你母亲说话的?你母亲待你够掏心掏肺的了,这么大的人了,讲话还就只图一个嘴巴痛快。”

  “祖母,”穆连慧长睫颤颤,梗着脖子道,“我不仅图嘴巴痛快,我做事还图心里痛快。”

  这是在说当日望梅园里算计李栾的事情了。

  望梅园改变了穆连慧的路,她失了慈宁宫的欢心,一连拖了几年,才把婚事定下来。

  当时对错,吴老太君不想和穆连慧细究,听她如此说,叹息着没有再提。

  桌上气氛沉闷不少,陆氏寻了个话题,才慢慢又热闹起来。

  等散了席,周氏扶着吴老太君回了正屋里。

  吴老太君脱了鞋坐在罗汉床上:“各人各心思,我年纪大了,看不懂了。”

  周氏垂眸,道:“老太君心里还跟明镜一样。”

  吴老太君苦笑:“也是蒙了灰的明镜。

  说起来,当时我让皇太后帮着替连慧提几个人选时,皇太后提过昌平伯府。

  这才多少日子,昌平伯府就倒了,还好连慧没选他们家,不然又要被拖累了。

  我琢磨着啊,等年底连潇他们回来,我进宫去和皇太后提一提,这爵位该给连潇了。”

  周氏浅笑:“那等承爵了,您还是老太君,我就要成了老夫人了,一下子就感觉自个儿老了,哎,我都想去上柱香与老爷说道说道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露了笑容:“你也是当了祖母的人了,可不再年轻了。”

  “说起当祖母,我还未见过延哥儿,****想得慌,这快七个月了吧,不晓得养得如何了。”

  婆媳两人说了一番儿女经,周氏才回到敬水堂。

  月光皎洁,透过窗棂撒入,落下一地银光。

  周氏站在挂了长弓的墙旁,指腹缓缓拂过弓身,幽幽叹息。

  席面上,她饮了几盏桂花酒,如今肚子里烧得慌,火辣辣的感觉甚至窜到了嗓子眼。

  穆元策爱酒,他在的时候,周氏的酒量也是极好的。

  记得刚成亲的时候,也是这样的圆月,趁着底下人都睡了,穆元策把她抱上屋顶,苏嬷嬷劝不住他们,只能眼不见为净,由着他们坐在屋顶上饮了两坛子酒。

  当时根本不觉得醉,也不会烧喉咙,如今只几盏酒就让她难受极了。

  果真是老了呀……

  不得不服了。

  想起年轻时的事情,周氏心中闷得慌,转眸看着圆月,眼睛一眨也不眨。

  吴老太君说的那些话,周氏听得懂。

  昌平伯府行错一步,说倾覆就倾覆,定远侯府不能重蹈覆辙,做事要愈发小心。

  即便心中对有些事情存了疑虑,也不能大张旗鼓地闹开去,要不然,损的是定远侯府,是要交到穆连潇手中的定远侯府。

  府里头有什么事,关起门来解决,闹得沸沸扬扬的,不是上策。

  周氏心里也认同吴老太君的意思,穆连康失踪的缘由到底是什么,别说现在没有实证,就算有了实证,这腌臜事情还能往外头说?

  定远侯府以鲜血换来的圣宠,穆连潇这些年颇受圣上器重,这一切,京中眼红的人多着呢。

  哪里能平白叫那些人看笑话?

  二房行事不端,可人家说起来,又岂会落下被算计的穆连康和穆连潇?

  别人笑话景国公府的老公爷夫人时,又何尝不会提起叶毓之和安冉县主的名字来?

  就为此,恩荣伯府的伯夫人气得够呛,偏偏又堵不住别人的嘴。

  把定远侯府变成像景国公府那样的笑话,周氏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穆元策,去见穆家列祖列宗?

  关起门来,一切好说。

  毕竟,有人不要脸,他们长房、三房、四房还是要脸的!

  所有的事,等年底那两兄弟带着妻儿返京之后,等穆连潇承爵之后,再做商议。

  算起来,差不多还要四个月吧。

  过了五日,蒋家那里来人看望蒋玉暖和娢姐儿。

  蒋玉暖的母亲蒋方氏和嫂嫂蒋邓氏一道来的。

  抱了抱娢姐儿,蒋方氏把一串红珊瑚的手链给了蒋玉暖,道:“过几天就是娢姐儿生辰了,我晓得侯府里不大办,也不摆桌,就提前送过来。”

  蒋玉暖颔首接下,让刘孟海家的抱了姐儿出去。

  蒋方氏见屋里就剩下她们娘三人了,道:“再是姐儿,也是令字辈的长女,怎么能这般怠慢!

  到底不是你婆母掌家了,连给姐儿摆个席面,请姻亲们过来吃顿饭都不成了。”

  “谁知道是不是长女。”蒋玉暖嘀咕了一声。

  “什么?”蒋方氏一怔,和蒋邓氏交换了一个眼神,彼此都傻眼了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是世子在外头有人,还是姑爷背着你在外头……”

  蒋玉暖连忙摇头:“不是的,是,是大伯……

  大伯找到了,如今和世子在一块,说是有儿有女了。”

  称呼穆连康为“大伯”,蒋玉暖觉得别扭,可她只能这么称呼,她已经嫁人了,“大表哥”这样的叫法,不合适了。

  蒋方氏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蒋邓氏狠狠掐了自个儿一把:“你说谁?姨母的那个儿子?他、他竟然还活着?那你怎么办?”

  “我怎么办?”蒋玉暖瞪大了眼睛,眼周通红,“我能怎么办?除了唤一声大伯,我能怎么办?”

  蒋方氏的眸子阴沉了下来,眼中闪过一丝厉色:“听你这口气,是要怪我们了?

  你也不想想,你是我亲女儿,我能害你?

  当年你心底存了他,可他知道吗?他又拿男女感情看你吗?

  但凡他对你有心,早跟你姨母开口了,还会叫你现在的婆母赶在前头去老太君跟前?

  你当时心里不落位,我厚着脸皮跟老太君交底,老太君才说缓一缓,由着她考量考量。

  结果呢,老太君还没考量出个结果来,他就不见了。

  那我让你嫁给姑爷,有什么错?

  就你那样,一拍脑袋要守着守着,我还由着你呀?

  我当时要是由着你,他一辈子不回来,你一辈子守活寡,他回来了,有妻有儿的,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了?

  我看你和姑爷处得挺好的,还当你开窍了,到最后,还是一个傻货!”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