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四十一章 怯懦

第四百四十一章 怯懦

  蒋方氏越说越生气,手指不住点着蒋玉暖的额头,戳得她整个人都坐不稳了:“我怎么养出你这么个傻东西来!

  好坏都不分,真真气死我了,我跟你讲,你别又发疯,该怎么过日子还是怎么过日子,别兴出些乌七八糟的事体来,到时候丢了人,看你怎么办!”

  蒋邓氏看得心慌,赶忙当起了和事老:“婆母莫急,玉暖不是那等糊涂人,她的性子,您还不晓得呀,就是心里转几圈,没胆子兴幺蛾子的,您只管放心。

  哎呦玉暖呀,你也说句话,叫婆母安心。

  嫂嫂说句公道话啊,当年的事儿,最后也是你点头应了的,我们可没绑着你上花轿。

  再说了,姑爷待你这么好,婆母让你嫁给姑爷,那有什么错?

  你是个明白人,会踏实过日子的,是吧。”

  蒋玉暖咬着唇没说话。

  蒋方氏气得浑身哆嗦,胸口起伏,她揉着心口,道:“真的是好坏不分!”

  蒋玉暖缩了缩脖子,见蒋方氏呼吸急促,她赶忙起身倒了水,送到蒋方氏手中:“母亲,消消气。”

  蒋方氏扬手想把杯子挥开,一想到这是侯府里头,由不得她砸东西,只能咬牙接了过去,却是一口不饮,把茶水都泼到了蒋玉暖的衣摆上:“消气!看着你,我就来气。”

  蒋玉暖垂下眸子。

  “我且问你,当初你是靠着谁的门路进的侯府?”蒋方氏道。

  蒋玉暖低声道:“靠着三婶娘,不是,靠着母亲的表姐进的侯府。”

  “侯府待你亲厚,看的是谁的脸面?”

  “是母亲的脸面。”

  “你在侯府这么多年,京中人人瞧着,你不嫁侯府,你还能说到别的亲?”

  “说不到了。”

  “康大爷失踪,我让你嫁给姑爷,是不是为你考量?”

  “是……”

  “当初你自个儿是不是也点头了?”

  蒋玉暖的身子一颤,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眼泪簌簌落下。

  她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穆连康刚刚失踪的时候。

  她争取过,她努力过,但她说不过蒋方氏,她从小就怕蒋方氏,就算她不在蒋方氏跟前长大,她还是怕。

  简单的一个“不”字,对上蒋方氏的眼睛,她能说一遍,两遍,三遍,再往下,她就不敢说了。

  她怯懦,她屈服了,她点头了。

  当年就是这样,正月里最冷的时候,蒋方氏让她跪在祠堂前的雪地上,一遍一遍问她。

  和现在一模一样的问题。

  她曾经答过,只要一个答案不合蒋方氏心意,就从头再来一遍,直到她说出蒋方氏想听的话。

  天有多冷,心就有多冷,冷到她麻木了,就好了。

  蒋方氏居高临下看着蒋玉暖:“我再问你,姑爷现在待你好不好,你有没有真心实意跟姑爷过日子?”

  蒋玉暖的长睫晶莹一片:“二爷待我很好,我也是真心实意过日子的,我既然嫁给了他,他是我丈夫,我就会付出真心待他。”

  她懂得去回报。

  不管当初是否是蒋方氏逼的,但她既然点头了,就是真的想做一个好妻子,夫妻携手同行。

  穆连诚待她那么好,她怎么忍心辜负他的一片情谊?

  她曾求而不得过,知道那种滋味,穆连诚既然是她的丈夫,她又怎么会那般待他。

  她是认真在和穆连诚过日子的,做一辈子夫妻,给他生儿育女。

  “如果当初我让你守着,今日康大爷回来,你的立场、地位,是不是就难堪了?我要那么做了,是不是就害你了?”

  蒋玉暖的身子微微发抖,双手撑在地上,稳住身形,道:“是,我会很难堪,您要是那么做了,就是害我了。”

  蒋方氏冷笑一声:“道理你都懂,那你跟我发什么脾气,你怪我做什么?”

  “我没有怪您。”蒋玉暖垂泪。

  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,她太怕蒋方氏了,也太怯懦了。

  蒋邓氏在一旁听得头皮发麻,她知道蒋方氏这强硬的性子,当女儿的都被蒋方氏逼着,何况她这个当媳妇的。

  平日里那叫一个苦哦!

  可现在不是叫苦的时候,蒋邓氏赶紧堆了笑容,扶着蒋方氏坐下,道:“母亲您看,玉暖心里都明白的,您是为她好,她怎么会怪您呢。

  姑爷和玉暖回家来时,您也是瞧在眼里的,姑爷待玉暖好,咱们玉暖也是真心待姑爷的。

  不过是失踪了这么多年的人,突然有了消息,玉暖感慨一番罢了,不是糊涂了。”

  蒋方氏哼道:“我谅她也没胆子糊涂!”

  蒋玉暖不由自主攥紧了手掌,掐出了一排月牙印:“女儿不敢糊涂。”

  蒋方氏这才把手边的茶盏递给蒋邓氏,让蒋邓氏替她倒了茶。

  慢条斯理饮了茶,等胸中的气总算顺了,蒋方氏才淡淡道:“行了,起来吧。”

  蒋玉暖颤颤巍巍想要站起来,脚上使不上劲,险些绊倒,全靠蒋邓氏扶了她一把,才在罗汉床上坐下了。

  “你是幺女,我当着你嫂嫂的面说一句,几个兄弟姐妹里头,我最疼的就是你了,我是掏心掏肺为你着想的,从小到大,你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,”蒋方氏苦口婆心道,“你能有今天,****了多少心!

  我也不求你能回报我多少,原本还以为你能跟着你婆母学点管家的本事,谁知道,你弟媳妇在府里的时候她管着,她不在府里了,你也没捞到。

  既然你没那能耐,我也只求你踏踏实实把日子过好了。

  康大爷回来是他的事体,跟你没什么关系,你只要等着姑爷回来,早些开枝散叶就好了。

  只一个娢姐儿,有什么用场!

  你要是生不出儿子来,你婆母要往你屋里添人,我还能厚着脸皮再给你出头啊?

  自个儿拎拎清,别整日有的没的瞎折腾!

  行了,我和你嫂嫂看看你姨母去,等会儿就回府了,不来看你了。

  哎!看见你,我这心啊,跟针扎一样!”

  蒋方氏起身,绕过地上的水渍往外走,蒋邓氏赶忙上去扶住了她,悄悄扭过头来看了蒋玉暖一眼。

  蒋玉暖衣摆湿透,脸上又全是泪水,根本不敢送她们出去,等她们出了尚欣院,才转身扑倒在罗汉床上,咽呜痛哭起来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