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四十五章 疲惫

第四百四十五章 疲惫

  杜云萝微怔。

  穆连潇又道:“他应当是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,沙漠天险,根本越不过去。

  这都一年半了,汉人还未到古梅里城外,兀纳里只怕是在看我们的笑话。

  九月末十月初,是鞑子在北疆的军队撤军退回古梅里的时候,古梅里城中最为松懈。”

  这些行军打仗上的事体,杜云萝是一知半解的,只是认真听着穆连潇说。

  两人说了会儿,眼看着太阳微微偏西,穆连潇便带着杜云萝出了屋子。

  驻地与城墙并不远,遥遥的,杜云萝就看到了那高大厚实的城墙,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壮观。

  鸣柳牵了穆连潇的马来。

  穆连潇把杜云萝抱上了马,自个儿也翻身上来,紧紧箍着她,夹了夹马肚子。

  马速不快,可杜云萝还是觉得屁股颠簸,好在她身后的怀抱是她极其熟悉的,倒也不觉得慌。

  城门半开着,在外头不远处操练的兵士们整齐地回到关内,而穆连潇则带着她出了关。

  沙漠近在眼前。

  黄沙一眼望不到尽头,与天际相连。

  杜云萝睁大了眼睛,两世为人,她第一次亲眼见到沙漠。

  与这茫茫大漠相比,她的存在又何其微如一颗沙粒一般。

  她有心想看一看庄珂说过的戈壁滩、绿洲,可就算有穆连潇相陪,他们也不能去那么远的地方。

  穆连潇看出她的心思,道:“沙漠深处凶险,我只怕还没有这马儿识路,上个月,大哥的马伤了屁股,他就骑着我的马在沙漠里探路,大哥谨慎,说是即便他认得路,那条路线也有几个月不曾走过了,还是再瞧瞧好。”

  杜云萝扑哧笑了。

  老马识途嘛。

  在城门关闭之前,穆连潇带着杜云萝回了关内。

  夜里,杜云萝睡得倒也踏实,那大炕不深,但她睡觉素来是粘着穆连潇的,并不嫌挤,也是一觉睡到了天蒙蒙亮时。

  外头兵士们操练的声音震天地一般,杜云萝一下子就醒了,揉着眼睛起来了。

  因着没有带丫鬟过来,穆连潇替杜云萝打了水,梳洗之后,她自个儿随手把长发给绾起,弄了个简单的样式。

  待穆连潇安排妥当了,两人坐着马车回了小镇。

  延哥儿一日没见杜云萝,眼睛晶亮,伸手要抱。

  杜云萝赶紧把儿子接了过来,狠狠亲了两口,逗得延哥儿咯咯直笑。

  “大嫂,他没吵着你吧?”杜云萝笑着问庄珂。

  庄珂一面给洄哥儿换尿布,一面道:“不吵,延哥儿夜里睡得可真香,洄哥儿跟他一样大的时候,夜里是真能闹腾。”

  说起育儿经,两人就有说不完的话。

  穆连潇是插不进她们女人说话的,干脆抱了儿子在小院里来回走,与穆连康说着军营里的事体。

  九月渐渐过去了。

  此地夜里寒冷,虽不至于要把大炕烧起来,但也要加些衣服被子。

  时间一日比一日近,穆连潇这些日子格外忙碌,几乎有小半个月都没露过脸了。

  杜云萝打发九溪去山峪关瞧了他几回。

  九溪回来道:“夫人,奴才这回到的时候,爷正好在用晚饭,夫人让奴才捎去的肉干和酱菜片儿,爷可喜欢了。”

  杜云萝笑了,军中不易,吃穿用度别说与京中相比了,与在宣城时都是天差地别的。

  小镇有些贫瘠,也做不出什么好东西来,只能捎些肉干和酱菜片儿,解解口馋。

  “爷还说,让夫人只管放心,他一切都好。”九溪又道。

  锦蕊抿唇,笑着问:“当真都好?”

  九溪摸了摸脑袋,嘿嘿笑了笑:“差不多吧,就是瞧着爷有点儿疲惫,估摸着夜里都没好好歇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,这在她的意料之中。

  穆连潇大抵是夜里都忙到很晚,要不然,他早抽空回小镇来了。

  庄珂来寻她说话,笑道:“你这心呀,还真是急。”

  杜云萝莞尔。

  前世半生磨难,她以为她是极有耐心的,可真的离出兵的日子越来越近了,她就有些着急了。

  关心则乱,就是这么个意思了。

  庄珂替洄哥儿擦了哈喇子,让他们姐弟三人一道玩闹去,自个儿与杜云萝说起了穆连康做马贼时的事体。

  “说走就走的,问什么时候回来,也不晓得,有时候啊,刚说着话呢,我一转身,人就已经走了。”庄珂笑盈盈的,“起先我也不适应,后来看所有人都是一样的,也就习惯了。”

  两人絮絮说着话,穆连康和穆连潇就回来了。

  庄珂惊喜地站了起来。

  杜云萝扑哧笑了:“喏,习惯了?”

  庄珂脸上微红,轻轻捶了杜云萝一下。

  待庄珂带着潆姐儿、洄哥儿回去,杜云萝让人替穆连潇备了热水。

  穆连潇的眼下有淡淡的青色,杜云萝心疼起来,他素来精力过人,何时有这般疲态?

  热水送了进来,穆连潇全身浸在水中,才觉得浑身血液一点点顺畅起来。

  他眯着眼歇了会儿。

  没多久,就听见轻轻脚步声,穆连潇回头看了一眼,见杜云萝撸起了袖子过来,他笑了起来:“怎么了?”

  杜云萝走到浴桶旁,双手按住了穆连潇的双肩,指间用力:“我给你揉揉?”

  柔弱细腻的手掌落在发僵的肩颈上,穆连潇舒服地叹了一声。

  杜云萝的手劲不大,她却是很努力地在按压,从双肩到脖颈。

  穆连潇放松了身子。

  杜云萝的手微微有些凉,又沾了些热水,落在皮肤上,难以形容的舒畅。

  她低着头,双眼紧紧盯着他的背后,手上有条不紊的:“是不是还要再重些?”

  穆连潇仰起头看她:“你的手劲就这么大,还能再怎么重?”

  杜云萝哼了声,踮起脚尖又落下,想以此来增添力道。

  随着她的动作,胸前波澜起伏,穆连潇看在眼中,目光沉沉湛湛,深不见底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潇哑声唤她,“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差不多了?”

  “再按下去,我就想直接把你也拖进水里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愕然,视线从水中略过,她的脸颊一下子烧了起来,推开几步,取了帕子擦了手,一把甩到了穆连潇肩上:“不是累得慌吗?”未完待续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