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四十六章 爹爹

第四百四十六章 爹爹

  </>  杜云萝落荒而逃。

  穆连潇从肩上取下帕子,捏在手中,弯着眼睛笑了。

  梳洗之后出来,穆连潇坐在椅子上擦拭长发。

  杜云萝心软,到底还是过去,接过帕子,替穆连潇擦干,打理整齐,束好。

  穆连潇由着她动作,杜云萝的手劲小,温和极了,放松下来的心神慢慢被倦意所笼罩。

  等杜云萝发现的时候,穆连潇已经睡着了。

  杜云萝想让他去床上躺着,可又怕吵醒了他,等下就不肯好好歇着,便没有叫他,只是取了一条毯子过来,替穆连潇盖好。

  掖了掖被角,杜云萝在穆连潇跟前蹲下身子,仰着头看他的睡颜。

  她其实很少看到的。

  夫妻一道时,总是她睡得早,起得晚,只有几次,她观察过他静静入睡的样子。

  眉宇会舒展开,唇角有浅浅笑容,呼吸匀称

  。

  而现在,穆连潇睡得并不算踏实,眼下青影明显。

  杜云萝皱了皱眉,轻手轻脚地在屋里点上了宁神香。

  不晓得是穆连潇实在太困了,还是那宁神香的效果,他睡到了晚饭前才起身。

  一觉睡醒,穆连潇精神了许多,活动了一下筋骨。

  杜云萝柔声问他:“在椅子上睡,背不酸吗?”

  “那你替我揉一揉?”穆连潇凑过来,笑着道。

  杜云萝轻哼一声,也没拒绝,转身绕到他身后,双手替他揉压起来。

  穆连潇舒了一口气,这些日子忙碌,连睡觉的工夫都少,他又是习武之人,根本没有那么金贵,别说是椅子了,靠着墙睡一觉都能舒坦许多。

  可他喜欢杜云萝替他按压的样子,又不想叫苦惹她担忧,乐得让她按上几下。

  晚饭丰盛,当然是相对军营而言。

  穆连潇胃口好,吃完后又抱着延哥儿逗了会儿。

  延哥儿最近对说话很感兴趣,杜云萝教他喊“爹爹”、“娘”,他能跟着叫,虽然发音有些怪,但总归有那么点意思了。

  延哥儿和穆连潇闹得起劲,突然就蹦出了一声“爹爹”。

  穆连潇一时怔住了,睁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地看看延哥儿,又看着杜云萝,喜道:“云萝,听见没有,他会叫我了。”

  杜云萝扑哧就笑了。

  穆连潇乐坏了,哄着延哥儿再叫一声。

  延哥儿张嘴又来,比前一回叫得还清晰些,喜得穆连潇把他抱在怀里,狠狠亲了两口。

  杜云萝在他们父子身边坐下,伸手捏了捏儿子的小手心,道:“你别高兴了,他就会这么一两个词,这几天喜欢叫‘爹爹’,见了谁都这么叫,连我、锦蕊、洪金宝家的都是‘爹爹’。”

  穆连潇的笑容一顿,低头看了延哥儿一眼。

  原来,不是延哥儿懂了,只是喜欢这么叫而已。

  心中失落一闪而过,穆连潇咧着嘴,一面逗延哥儿笑,一面道:“他懂不懂有什么关系,会叫我了就行。来,乖儿子,再叫声听听。”

  延哥儿叫“爹爹”,穆连潇怎么都听不厌。

  杜云萝被那两父子乐得直不起腰来。

  等到了延哥儿睡觉的时辰,杜云萝唤了彭娘子进来,让她带着哥儿下去休息。

  穆连潇睡了一下午,这会儿还精神奕奕,坐在炕上与杜云萝说话:“山峪关都准备得差不多了,估摸着再十来天就出发。”

  说起军情来,杜云萝的笑容微微发苦,可她还是掩盖了过去,道:“大伯说过,从山峪关穿行到古梅里,差不多是两日工夫,对吗?”

  “是

  。”穆连潇颔首。

  “去两日,回来两日,四五天就能回到山峪关了?”杜云萝又问。

  “会再费些工夫,攻下古梅里,是要把它捏在手中,以逸待劳等从北疆回来的鞑子大军,估摸了一下他们的路程,我们最多半月就回来了。”穆连潇解释道。

  再往细的问,杜云萝也不懂了,干脆转了话题。

  “我娘家那儿送了信来,说是四哥与四嫂已经完婚了,四嫂性子好,我母亲很喜欢她。

  桐城那儿,我外祖父已经能拄着拐杖在后花园里走上一刻钟了,亏得有邢御医,要不然……

  当时我们赶去桐城的时候,真的以为是大不好了,能不能见上最后一面都不晓得,能从鬼门关拖回来,又把身子骨养好了,实在是幸事。”

  说起当年时,穆连潇亦是感慨万分。

  也许这就是命运安排,他恰好在青连寺,她又恰好来祈福,这才救出了邢御医,也救了甄老太爷。

  “云萝,”穆连潇搂着杜云萝道,“等回京的时候,我们先去一趟桐城,去给外祖父、外祖母请安,让他们也见一见延哥儿。

  邢大人医术高明,也让他给大哥瞧一瞧,若能让大哥想起前事,就再好不好了。

  我还想去青连寺,穆堂见到大哥,许是会开口的,也或许,大哥见了他,会有些记忆。”

  这倒是和杜云萝想到一块去了。

  穆连康能想起来,亦或是穆堂能说句实话,就等于是实证了。

  杜云萝挪了挪身子,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子,道:“穆堂是真哑了,还是假哑了?不如也叫邢御医看看?”

  穆连潇浅笑:“他能写字,他若肯说,真哑了也能写,若是不肯说,假哑巴也撬不开嘴。”

  这倒是实话。

  夜色渐浓,杜云萝唤了锦蕊进来,梳洗净面之后,与穆连潇吹灯歇息。

  上弦月朦胧,透过窗棂撒入,杜云萝模模糊糊能看到穆连潇的模样。

  她略一琢磨,半支起身子问他:“明日里就回去吗?这次回去,出发前还过来吗?”

  随着杜云萝的动作,被子下滑到她背上,穆连潇怕她着凉,伸手替她整理了被子:“明日就走,出发前就不回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,微微鼓了腮帮子。

  穆连潇夜视好,把她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,忍不住那手指戳了戳她的脸颊,笑了起来:“我出发前,让疏影或者鸣柳给你递口信,这样总行了吧?”

  杜云萝轻哼一声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穆连潇笑意越发浓了,手指沿着她的脸颊下滑,略显粗粝的带着薄茧的指腹擦过杜云萝的脖颈,停在了她的锁骨上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