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四十七章 热情

第四百四十七章 热情

  杜云萝轻咬下唇,握住了穆连潇的手指。

  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,她能看到穆连潇的样子,虽然不是很清楚。

  他的目光灼灼,一如他指尖的温度。

  杜云萝暗暗吸了一口气。

  离奇袭只有十来日,再回来又要半个月,这接下来的一个月,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月了吧。

  今生到底能不能携手赴老,也全看这一个月了。

  杜云萝不确定二房有没有布下手脚,那些手脚会不会奏效,但战争本就是残酷的,有伤亡,有意外。

  一如当年杜云瑛和杜云诺说过的那样,嫁给将士就是一场豪赌。

  前世,她赌输了,输在了二房的算计上,今生她依旧选择赌,豁出去自己的一切去赌。

  菩萨让她睁开眼睛回到未嫁前,总不会是为了让她再苦守半生吧?

  她不信那就是她的命运!

  可杜云萝心里还是没有底,她一次又一次想让自己心平气和,只是不行,她会慌,会怕,就算她在穆连潇面前掩饰着,不想让他担忧,但内心深处的恐惧依旧没有办法消散。

  杜云萝想,也许只有等边关战事结束,等二房的腌臜事情揭露出来,等他们再也没有办法对穆连潇伸出毒手,她被掩埋在心中的恐惧才会彻底散开。

  被她握在手中的手指微微动了动,擦过她的掌心,酥酥麻麻的。

  穆连潇轻笑着唤她:“云萝?”

  杜云萝转了转眸子,心一横,在穆连潇的另一只手勾住她的纤腰的时候,一个翻身,跨坐在了穆连潇身上。

  她居高临下看着他。

  被子滑落,杜云萝的身上披着的是她乌黑柔软的长发。

  杜云萝身材小巧,压在穆连潇身上的重量也不重,只是这个角度的视觉让他太过惊讶,身子一瞬间燥热起来。

  穆连潇没有动,沉沉湛湛望着杜云萝,他很想知道,他的娇妻到底想做什么。

  杜云萝的双手撑在穆连潇的胸口,她一眨不眨盯着穆连潇的眼睛,低声道:“我知道的,打仗很危险,伤亡在所难免。

  不过,你是答应过我的,你说过,不会让我担心,不会受重伤,不会死,你一定会回来。

  答应过的事情,你绝对绝对不许食言。”

  朦胧月色中,杜云萝的杏眸晶莹一片,几分委屈,几分倔强。

  穆连潇心软得一塌糊涂,叹道:“我答应你的事,绝对不会食言。”

  话音刚落,穆连潇就感觉到,压在他胸口上的那双柔若无骨的细腻小手,一点点卷了起来,蜷成了拳头。

  杜云萝咬住了后槽牙,道:“你听着,我不许你死的,绝对不许,你爬也要给我爬回来。

  你要是不守信用,敢负我,敢留我一个人,我就改嫁,我做别人的女人去!

  你要是不想让我成了别人的女人,你就回来,说什么都要回来!”

  杜云萝的声音颤得厉害,她几乎是费尽了所有的力气,才把这番话说明白了。

  视线氤氲,她还想再说什么,后脑勺已经被穆连潇的手压住,用力地将她的身子拉了下来,狠狠吻住了她的樱唇。

  跌在穆连潇的身上,杜云萝也没叫痛,她的牙齿猛一用力。

  穆连潇倒吸了一口冷气,唇上血腥味明显。

  温软的舌尖在伤口上轻轻舔了舔,杜云萝的皓齿上染了一丝鲜红,她道:“你的血,只有我能尝。”

  心弦嘭的,断了。

  如烟火霎时炸开,穆连潇的眸子猛然沉了下来,深邃不见底。

  杜云萝身上的胭脂香气混了淡淡的血腥味,比平日里更让他着迷,也更让他痴狂。

  身体里的血流瞬间奔腾起来,烧热了他的皮肤,血液贲张着朝着身下涌去,眼角通红。

  穆连潇箍紧了杜云萝的身子,猛一翻身,将她死死压在他的身下,低头夺走了她的呼吸。

  厚实的手掌也没有闲着,拉扯着解开了杜云萝的中衣,将嫣红的肚兜推上。

  杜云萝回抱住了他,她没有闭上眼睛,反而是一瞬不瞬地望着这个在她身上攻城略地的男人。

  穆连潇的呼吸粗重了起来。

  比起往日,他的云萝更加大胆,也更加热情,她不但回应他的吻,也回应他的探索。

  唇齿间细细密密的嘤咛低叫,听得穆连潇头皮都发麻了,就这么将她彻彻底底地揉进他的身体里,合二为一。

  杜云萝一下子就哭了出来,咽呜着,抽泣着,却不肯放开穆连潇分毫。

  穆连潇忽然就想起了他们的新婚之夜,杜云萝明明痛得要命,却死死缠着他,热情得让他都有些招架不住。

  他低头去吻她,唇上的伤口又出血了,血腥味随着深吻充斥口腔,刺激了他的神经。

  穆连潇停不下来,也不想停下来。

  与温柔无关,他只想狠狠地要她,一遍又一遍。

  杜云萝的视线已经模糊了,只有白光一片,天上人间走了几遭,早到了她的极限。

  若是平时,她这会儿便是不求饶,也要失去清明了,可这一回,她却很清醒。

  血腥味让她清醒。

  情\潮如大浪席卷,再一次双双攀爬上巅峰,又跌落下来,杜云萝才失神过去。

  穆连潇也疲得厉害,顾不上整理,将被子拉上盖住两人身体,平躺着匀气。

  杜云萝的脑袋就枕在他的臂弯里,青丝垂在他的手臂上,映得那张小脸粉扑扑的,娇艳如夏花。

  他轻叹一声,抚着她的容颜,目光渐渐柔和下来。

  他刚才要得她这么凶,就她的小身板,明日怕是起不来了吧……

  杜云萝歇了一刻钟,才缓缓回过神来。

  浑身上下痛得厉害,就跟被拆开了捶打了一番,又拼装在了一起似的。

  可她没有叫痛,她甚至喜欢这样的痛楚。

  这让她清晰地感受到,穆连潇就在她的身边,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。

  顾不上痛,杜云萝往穆连潇的怀里又钻了钻,细滑手臂环上他的腰,用力抱紧:“舍不得我,就一定要回来。”

  穆连潇沉声道:“我一定会回来。”

  杜云萝重重颔首,耳朵贴在穆连潇的心口,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,沉沉睡去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