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四十八章 回去

第四百四十八章 回去

  穆连潇醒来时,杜云萝还睡得云里雾里的。

  杜云萝的睡相算不上好,每回都是手脚并用地扒在穆连潇身上,就算是夏日里也极少松开。

  穆连潇笑话过她,说杜云萝这个样子,他可不敢让延哥儿跟着她睡。

  不过,穆连潇倒是喜欢她这样。

  只要他一睁开眼睛,就能看到缩在他怀中的杜云萝,呼吸轻缓,樱唇微启,可爱极了。

  穆连潇浅浅笑了,哄着杜云萝放开他,才轻手轻脚地起来,穿戴好了之后去院子里练拳。

  天阴沉沉的,云层厚重,压得极低。

  若是在京中,穆连潇会认为有狂风暴雨在等着,可在这山峪关,除非落雪,平时没什么雨水。

  这几日虽冷,却还不到下雪的时候。

  穆连潇练出了一身汗,转头见锦蕊和锦岚站在正屋外头说话,他走过去问道:“夫人还未醒?”

  昨夜是锦蕊值夜。

  那大炕不会像拔步床似的吱呀吱呀地晃,但有些动静锦蕊还是听见了的。

  她知道杜云萝肯定会起不来,里头没有吩咐,锦蕊也就没有进去。

  见穆连潇问起,她垂着眸子道:“夫人未醒。”

  穆连潇抬步往里头走,脸上笑容温和又宠溺,撩开帘子入了东间,就见杜云萝还抱着被子睡着。

  昨夜里累着她了,怕是要睡到中午去了……

  穆连潇凑过去,轻轻把杜云萝的长发挽到她的耳后,露出精致的五官,脖子上有几颗红印子,再往下,印子更多。

  他把被子替杜云萝掖好,才蹑手蹑脚去了屏风后头梳洗。

  等出来时,穆连潇瞟了一眼西洋钟,见时辰已经不早了,便打算出门起来。

  大炕上的人翻了个身,被子又往下滑落下去。

  穆连潇失笑,帮杜云萝整理之后,略一琢磨,还是轻声唤了她。

  他这趟走,要等奇袭成功之后才回来。

  他懂杜云萝的牵挂,若是不告而别,她会惴惴的。

  “云萝……”穆连潇坐在炕上,俯下身子唤道。

  连唤了几声,杜云萝的唇齿间才溢出了一声嘤咛,眉心紧紧锁了起来,不安地扭了扭身子,慢慢地在穆连潇的呼唤中睁开了眼睛。

  四目相对,杜云萝抬手揉了揉杏眸。

  穆连潇一把包住了她的手,道:“云萝,我要回去了。”

  杜云萝脑袋混沌一片,半晌失神,待通透过来,她猛得就坐了起来。

  “嘶……”杜云萝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,浑身上下酸痛的厉害。

  穆连潇扶住了她。

  杜云萝撅着嘴,撒娇一般地哼道:“浑身都痛。”

  穆连潇忍俊不禁,轻轻弹了弹杜云萝的脑袋,在她耳边柔声道:“怪我?”

  “怪你!”杜云萝嘀咕,见穆连潇眸子里全是笑意,她嗔道,“怪我,行了吧。”

  穆连潇笑出了声,搂着杜云萝在她唇上啄了啄:“我先走,你再睡会儿,不急着起来。”

  思及昨夜疯狂,杜云萝啐了一口,眼角绯红:“赶紧走吧!早点去,也早点回来。”

  再这么黏黏糊糊下去,她是真的舍不得让他走了。

  穆连潇心情好极了,出了屋子,又在院子里抱了会儿延哥儿,听他“爹爹”、“爹爹”地叫了一通,心满意足地出门了。

  杜云萝趴在炕上,尖尖的下颚抵在枕头上,心里缓缓积聚起了些难舍情绪来。

  一把将被子拉上,彻底盖住了脑袋,在黑乎乎的被窝里闭着眼睛趴了会儿,直到闷得喘不上气了,才掀开了一个角透气。

  锦蕊悄悄进来,见她蒙着头,赶忙问道:“夫人这是怎么了?”

  杜云萝闻声,缩在被子里的身子一怔。

  她说不出自个儿这点小情绪,干脆道:“冷了。”

  锦蕊应了一声,从箱笼里又取了一床前日才晒过的被子来给杜云萝盖上,心底暗戳戳发笑。

  杜云萝以前总说穆连潇是暖炉,这会儿定是因着暖炉走了,才觉得冷了。

  要不然,分明是半夜里最冷,昨夜怎么没见杜云萝喊着要加被子呢。

  一床锦被压下来,就算是软柔的棉花,杜云萝也觉得沉闷了,她只好把脑袋挪出来。

  身上累得慌,可这会儿也睡不着了,杜云萝干脆梳洗起身,等用了早饭,就带着延哥儿在屋里逗趣。

  延哥儿嘴里还是“爹爹”叫个不停。

  庄珂带着潆姐儿和洄哥儿过来,收到的也是三声“爹爹”。

  潆姐儿微愣,坐在炕上,一本正经跟延哥儿道:“我是姐姐,不是爹爹,弟弟的爹爹出门去了,我的爹爹也出门去了。”

  延哥儿可听不懂,他只知道潆姐儿也在说“爹爹”,便拍着小手一直叫。

  连洄哥儿都开始凑热闹。

  杜云萝和庄珂笑得直不起腰来。

  “大嫂,我跟你说,昨儿个晚上……”杜云萝一面笑一面跟庄珂说着延哥儿叫穆连潇“爹爹”的经过。

  庄珂听得眼泪都要笑出来了:“不亏是自家兄弟,我家那个呢,当时潆姐儿刚会叫‘爹爹’的时候也乐得不行。

  他刚从外头回来,潆姐儿就这么叫他,他喜得什么都忘了,也不听我说,抱着潆姐儿就出去跟人炫耀。

  然后呢,你就能想象了,潆姐儿见谁都这么叫,我跟在后头,差点笑得摔到地上去。”

  杜云萝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,揉着肚子一通笑。

  家中有孩子,生活总是不缺笑声。

  从最初几天忐忑不安之后,杜云萝渐渐就静下心来了。

  九溪隔日里就往山峪关跑一趟,给穆连潇捎些东西,带几句话,又把穆连潇的情况带回来给杜云萝。

  八日之后,九溪回来禀她,道:“夫人,爷说夜里就出关了,奴才今儿个正好跑着这一趟,他就不叫疏影和鸣柳过来了。”

  “夜里走?”杜云萝一怔。

  九溪颔首,道:“大爷算的路程,他们这一趟要日夜不停地疾驰两个日夜,到古梅里时正好能借着夜色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。”

  杜云萝听着似是也有些道理。

  九溪下去了,杜云萝抱着延哥儿玩,看着延哥儿与他父亲相似的五官,她的心不禁有些七上八下的。(未完待续。)..唐家三少的《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》手游发布啦,想玩的书友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行下载安装(手游开服大全搜索按住3秒即可复制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