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四十九章 黄沙

第四百四十九章 黄沙

  心中惴惴。

  杜云萝想把那些情绪一并赶出去,可她越是不愿意去想,那些念头就越是往她脑海里冲。

  她深吸了一口气,仰倒在炕上。

  延哥儿也学着她的样子,麻溜地倒下,又觉得如此好玩,咯咯笑个不停。

  杜云萝努力把精神集中在儿子身上。

  如此到了用午饭时,依旧难以静心。

  她干脆不抵抗了,让锦蕊去唤了九溪。

  “送我去一趟山峪关。”杜云萝吩咐道。

  九溪瞪大了眼睛:“夫人这会儿过去?这个时辰了,您到的时候,爷许是都已经走了。”

  “那就赶一赶。”

  见杜云萝坚持,九溪颔首应了,下去准备车马。

  杜云萝让彭娘子带着延哥儿去庄珂那里,便和锦蕊一道上了马车。

  一路颠簸。

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远远的,九溪看到了山峪关里的灯火,整个军营都亮着,他稍稍松了一口气,这么看来,穆连潇应当还未出发。

  到了穆连潇的屋子外头,疏影诧异地看了眼九溪,奇道:“你不是上午才来过吗?哎呦马车?夫人来了?”

  九溪猛点头,摆好脚踏子。

  杜云萝扶着锦蕊的手下了车,脚下刚站定,就见穆连潇和鸣柳前后从屋里出来。

  四目相对,杜云萝莞尔笑了。

  穆连潇已经换上了铠甲,手中提着长枪,见了杜云萝,他的眸中闪过一丝惊讶。

  杜云萝上前两步,站近了,抬着头看穆连潇,道:“我来看一眼就回去。”

  营地的火把照亮了杜云萝的脸颊,她的眼中映着熠熠火光,里头就都是穆连潇的身影。

  穆连潇突然想起了在北疆的时候,每回空闲下来,他都会忍不住想,杜云萝在做些什么。

  现在,他突然有答案了。

  在他挂念着杜云萝的时候,杜云萝亦在挂念着他,只是当时相隔千里万里,这才彼此不知罢了。

  一旦在能触及的范围里,杜云萝的牵挂是这么直白,这么显而易见。

  穆连潇的心软了,几个亲随已经知趣地背转过身,他抬手把杜云萝搂在怀中,附耳道:“云萝,我一定会回来!”

  银甲护身,可对杜云萝来说,实在是硌得慌,只是她全不在意,脸颊抵在冰冷的明光铠上,应道:“好。”

  时间不多,鸣柳牵了马儿来,穆连潇放开杜云萝,翻身上马。

  等穆连康来了,穆连潇夹了夹马肚子,回头看了杜云萝一眼,往校场去了。

  夜风之中,头盔上的红缨迎风飞着。

  杜云萝瞪大了眼睛,一直望着,直到穆连潇、穆连康和鸣柳没了身影,才默默收回了目光。

  夜色重了。

  杜云萝回到车厢里,锦蕊爬了上来,给她垫好了引枕。

  疏影送他们离开了山峪关,九溪才驾着马车往小镇里赶。

  回到镇子上时,天已经亮了起来。

  杜云萝去庄珂那里接了延哥儿。

  庄珂笑着问她:“见着了?”

  杜云萝点头:“见着了,还见到了大伯。”

  庄珂的眸子里滑过一丝担忧,但很快就又笑了起来:“他最熟悉的地方就是沙漠、戈壁、绿洲,所以我不担心。”

 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,笑了。

  和庄珂说话,不知不觉间就会被她的情绪所感染,会不由自主地笑起来,前一刻还忐忑的心情,下一刻就舒畅了许多。

  杜云萝喜欢这种感觉:“是啊,有大伯在,一定可以顺利到达古梅里的。”

  回到家中歇了一上午,才扫去了一整夜颠簸的疲惫。

  夜里时,突然下起了雪,裹着北风呼啸了一整夜。

 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,雪就停了。

  院子里积了一层,延哥儿热闹了,伸手就去抓,也不觉得冷,玩得不亦乐乎。

  杜云萝陪他闹了会儿,到底怕他着凉,把他抱回了屋里。

  延哥儿撅着嘴,不高兴急了,尖着嗓子与杜云萝闹。

  杜云萝可不怕他撒脾气,寻了延哥儿喜欢的鎏金镂空的香球来。

  那香球大小正好合适延哥儿耍玩,便干脆不点香了,清洗干净后让哥儿滚着玩。

  延哥儿一看到心头物,立刻把玩雪抛在了脑后,喜滋滋地抱住了香球。

  到了夜里,吹灯歇息,杜云萝躺在炕上想着,穆连潇他们是不是已经抵达古梅里了……

  传闻中自大且傲慢的兀纳里是否对他们的奇袭惊慌失措,大军能不能拿下古梅里城,而后以逸待劳,等待鞑子从北疆返回?

  想着想着,倦意袭来。

  杜云萝迷糊地做了一个梦,梦中,她又看到了大漠。

  这一次,不是与穆连潇共乘一骑在关外行走,而是站在了城墙之上。

  眼前依旧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沙漠,连天空都是昏黄色的,与沙漠融为了一体。

  远处,似乎有马队飞驰而过,扬起尘沙,遮挡了她的视线。

  她听见了震耳欲聋的战鼓声,听见了划破天际的号角声,她的心重重地跳着,目光却模糊了。

  脑海之中清晰映出了她无数次看过的地图。

  京城、北疆、山峪关、古梅里……

  梦中的黄沙远去,杜云萝猛得睁开了眼睛。

  冷冷月光照亮了屋子一角,余下的全在黑暗里,杜云萝匀了匀气。

  梦境里的是她想象中的战场,不知道穆连潇眼中的战场是什么样子的,而上位者、圣上的眼中,这江山城池,又是什么样子的呢……

  各种奇怪的念头挤在脑海里,杜云萝很快又睡着了。

  只是这一次,她没有再做梦。

  又隔了五六日,杜云萝让九溪去了趟山峪关。

  奇袭若是成了,定会有兵士回来禀报驻守山峪关的黄大将军,疏影就在营中,一定会有消息。

  九溪策马去了,刚刚入了驻地,远远就见疏影一个翻身上了马,手中鞭子扬起,重重一抽。

  疏影向他疾驰而来,九溪愣住了,来不及出声与疏影说话,疏影就已经与他擦身而过,留给他一阵尘土。

  九溪双手挥了挥,吐出了嘴里的沙尘,回头望着疏影那越来越小的身影。

  疏影是往关口方向去的。

  九溪看到了,疏影的眼眶是通红通红,红得几乎滴血。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