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五十一章 勇气

第四百五十一章 勇气

  </>  锦岚通传了一声,才让九溪进去。

  杜云萝笑着从东间出来,问道:“是不是已经回来了?世子还好吗?他说了什么时候过来?”

  九溪的身子一僵,梗着脖子才勉强抬起头来。

  杜云萝的笑容凝在了脸上。

  九溪看起来很低落,他的眼角发红,似乎下一刻就要哭出来。

  杜云萝脚下踉跄,往后退了一步,扶住了桌子才稳住身形。

  记忆深处,突然闪过一个画面,从模糊到清晰,刺得她浑身发痛。

  前世的永安二十五年的秋天,她百无聊赖地坐在榻子上,透过窗子,看着庑廊下的几盆菊花。

  一个婆子跌跌撞撞地冲进了韶熙园,杜云萝看在眼中,不满意地皱了眉头。

  好生没有规矩!

  那婆子甚至没有等通传,就已经冲进了西次间里。

  杜云萝抿着唇不说话,冷眼看着她。

  “夫人、夫人!”婆子的声音打颤,扑在榻子前,“世子战死沙场,世子没了……”

  杜云萝的心骤然停了半拍,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婆子,扬手就把引枕砸了过去:“呸

  !说的什么混账话,胡言乱语,还不滚出去!”

  婆子大哭起来:“夫人,是真的,是真的!”

  不管那婆子说什么,杜云萝都不信,她拒绝去相信。

  她扭着那婆子去了柏节堂,这家中什么时候轮得到一个婆子胡说八道地诅咒主子了,可她看到的是吴老太君和周氏的眼泪。

  藏在心中的惶恐不安一下子涌了出来,击溃了她的所有侥幸和强硬,杜云萝霎时间泪流满面,几乎哭晕在了柏节堂里。

  也就是从那一日起,周氏待她稍稍亲切了一些,不是疾言厉色,也没有爱理不理。

  只是,婆媳关系的转变对杜云萝来说,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  穆连潇的棺椁抵京时,抱着牌位痛哭的杜云萝再一次晕厥了过去。

  醒来时,周氏坐在她的床边。

  杜云萝从周氏的眼中读到了怜悯。

  周氏说:“看到你这样,我好像看到了我自己。”

  同样是丧夫之痛,她们都品尝过。

  杜云萝哑声答她:“可您比我坚强。”

  周氏长长叹了一口气,握着杜云萝的手,拍了拍:“我跟你不同,那年,我有儿子,有他要让我扛起来的家业,他走之前,把这个家都交到了我的手上,我说什么也不能倒。可是,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  那一次,是她们婆媳五年之中交谈最久的一次,杜云萝本以为往后的几十年要跟周氏相依为命地过,可穆连潇下葬那日,周氏在敬水堂里自尽了。

  人人都说周氏是饮鸩自尽的,杜云萝想着的也是她那句“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”,只有苏嬷嬷不信。

  到晚年之时,从刘玉兰嘴里得到了真相,杜云萝才懂,苏嬷嬷说的是对的。

  只是一切都太迟了。

  那今生呢,那现在呢?

  九溪想跟她说的到底是什么?

  杜云萝的手抓着桌沿,关节发白,她盯着九溪,道:“告诉我,世子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九溪的嗓子哽咽了,他捂了捂眼睛,想把眼泪都逼回去,道:“大军回来了,爷没有,爷找不着了。”

  杜云萝呆住了。

  锦蕊和锦岚也愣住了。

  “攻下古梅里的第二天,里头还没安稳,那些北疆的鞑子就回来了,两军交战时,世子就不见了……”九溪抽泣道。

  好不容易拿下了古梅里,即便穆连潇失踪了,黄纭也不得不驻守城池,做善后工作。

  穆连潇没了踪影,前方的指挥大将就成了他,黄纭脱不开身,也不能让兵士们大规模进入陌生的荒漠里找寻

  。

  鸣柳和穆连康带着一小队人去寻,可直到黄纭清理完,依旧没有穆连潇的踪影。

  黄纭与一部分精兵留守古梅里,穆连康把其余兵士们带回了山峪关,又回到大漠里去找寻。

  “消息刚传回来的时候,疏影就出关去找了,只是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。”

  杜云萝死死咬了咬下唇,血腥味从舌尖传来,道:“你这算什么回话呀!你要像平常一样,让你像平时一样告诉我呀。再说一遍!好好地再说一遍!”

  杜云萝的声音抬高了,满满都是惶恐。

  九溪眼泪直流。

  像平时一样?他平时都是怎么说的?

  对了,说世子夸了夫人捎去的东西好吃,说世子看着延哥儿的画册哈哈大笑,说世子一身银甲英姿飒爽,说……

  他想说的,可是他说不出来。

  看着九溪,杜云萝颓然跌坐在椅子上,她眼睑颤着,泪水一点点积蓄,到再也不能容纳,倏然落下。

  心一点点空洞起来,这一次,是二房的算计,还是意外?

  还是她命中注定要两世品尝着度日如年的滋味?

  有那么一瞬,杜云萝有些明白徐氏的心情了,不见了,不见了就是一把钝刀在心上来来回回地割,让你痛,让你苦,让你绝望。

  庄珂快步冲了进来,她是被洪金宝家的唤来的,见杜云萝簌簌落泪,丫鬟们也已经哭了,她上前抱住了杜云萝。

  “大嫂……”杜云萝回抱住她,“大嫂,世子不见了,不见了……”

  庄珂见不得人哭,一下被招红了眼泪,她深吸一口气,扭头问九溪:“我们爷呢,我们爷回来没有?”

  九溪摇头:“大爷和疏影、鸣柳都没回来。”

  “那就是还在找!”庄珂大声道,仿若只有声音大些,才能传到杜云萝的心里,“我知道你怕,可你要往好处想,我们爷还在找呢,他最知晓这戈壁大漠了,你千万别现在就放弃了。

  你想想,我们爷失踪了八年,人人都当他死了,府里还不是把他寻回来了?

  还有那个叶毓之,当日也是在大漠里失去踪迹的,不一样完好无损地回来了?

  云萝,你别怕,你现在先别怕。”

  杜云萝的身子微微发抖,庄珂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落在了她的心田里。

  她紧紧箍着庄珂的腰,把内心的恐惧和不安都哭了出来。

  庄珂说得对,连失踪八年多的穆连康都能寻回来,她凭什么等不到穆连潇?

  待哭完了,她就要鼓起勇气来等着,和延哥儿一起等着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