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五十二章 等待

第四百五十二章 等待

  杜云萝大哭了一场。

  锦蕊红着眼睛打了水进来,伺候杜云萝净面。

  杜云萝按了按红肿的双眼,与九溪道:“你去备车,我去山峪关等他。”

  九溪应声去了。

  庄珂拍着她的背,道:“你只管去,延哥儿交给我带着。”

  杜云萝道了谢,重新梳头更衣,带着锦蕊登车。

  饶是想积极起来,心中毕竟抑郁,杜云萝撩开帘窗,北风卷着吹来,她察觉不到冷意,反倒是觉得心情稍稍平缓了一些。

  坐了一个时辰,杜云萝倚着引枕,半阖着眼睛休息。

  脑海里,前世记忆如藤蔓萦绕心头。

  她搬离了韶熙园,住在偏僻的小院里,一年又一年,穆连诚承爵,侯府之中二房为尊,她过继了穆令冉,她教他养他,却落到个流言缠身的地步。

  穆令冉的媳妇看她如看虎狼,她一****老去,一****活在对前半生的反思之中,直到刘玉兰告诉了她所有的真相。

  她知道她错得太离谱了,最后的那半年,她想的东西比她之前的五十年还要多。

  等她在安华院里睁开眼睛,得到了重头再来一次的机会,她想要抓住这次机会。

  今生,已经被她改变了这么多,杜云萝绝不接受重蹈覆辙的结局。

  半梦半醒间,杜云萝的眼角湿润一片。

  穆连潇说过不会让她担心,他说过不会受重伤,他说过不会死,他说过一定会回来。

  他说了那么多,怎么能一个都不做到呢?

  前世今生,他总要做到一两个吧?

  担心就担心,受伤就受伤,没关系,她扛得住,只要他不死,只要他回来,只要做到这两个就好……

  锦蕊静静望着杜云萝,强忍着眼泪。

  她跟了杜云萝这么多年,她知道杜云萝对穆连潇的感情有多深。

  穆连潇若没了,那不是轻飘飘的一句守寡,是连整颗心整个人的魂都要没了。

  要是世子真的寻不到了,那夫人往后……

  锦蕊用劲掐了一下手背,她不能这么想。

  大奶奶说得对,大爷都能寻回来,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?

  前回,他们担心叶家大爷担心坏了,不也好好回来了?

  世子一定会回来的,世子待夫人和哥儿这么好,怎么舍得丢下他们?

  不能慌,要是连她都慌了,就没人来支撑着夫人了。

  马车入了驻地,锦蕊跳下车,扶着杜云萝下来。

  穆连潇的屋子里黑漆漆的,杜云萝咬了咬牙,逼着自己打起精神来,去见了黄大将军。

  这是她头一次见黄大将军,分明心中空荡荡的,可杜云萝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黄婕的脸。

  这两人果然是亲父女呀。

  杜云萝吸气,这个当口上,她还能想起这种事情来,可见她还没有失去理智,还没有被恐惧所支配,不是吗?

  彼此见了礼。

  黄大将军叹道:“至今还没有消息。”

  杜云萝挤出笑容来,道:“我知道我大伯他们还在寻找,我信他能回来,我过来就是想跟大将军说一声,这几日让我待在世子的屋子里吧,我不会给大将军添乱的,我就想等着他。”

  话说到了这一步,黄大将军也不忍心回绝,颔首应了,又让九溪千万照顾好自家夫人。

  杜云萝回到穆连潇的屋子里,点亮了油灯,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室内。

  走到地图前,杜云萝的手指拂过古梅里城的位置,又在古梅里和山峪关之间滑了一条线。

  地图上不过是方寸之地,可实际上却是那么那么远。

  夜深了,锦蕊伺候杜云萝歇下。

  杜云萝合衣躺下。

  锦蕊问道:“夫人可是觉得冷?”

  杜云萝笑着摇了摇头:“世子随时可能回来,我这样子迎出去方便些。”

  锦蕊硬生生挤出笑容来:“夫人说得对,奴婢也合衣歇着,等世子回来了,奴婢给他开门。”

  杜云萝睡得并不踏实,几乎是辗转反侧,各种梦境涌向她,醒来时只觉得疲惫,倒是什么都忘记了。

  天亮之后,九溪给杜云萝准备了吃食,自个儿要过去关口那里,却被叶毓之拦住了。

  “你想上城墙去观望?”叶毓之道,“我等下当值,我会仔细看的,你照顾好你们夫人吧。”

  叶毓之说完就走了,九溪都来不及唤住他。

  他对着叶毓之的背影行了礼,他听说了,这些日子里,叶毓之就算不当值,也会求了长官去城墙上观望。

  一整日的工夫,杜云萝倒不觉得难捱,时间就在她出神的时候不知不觉过去了。

  前世五十年都迈过去了,这区区一日真的不算什么。

  驻地里的火把又亮了起来。

  九溪转了一整日,寻那些从古梅里回来的兵士们说话,想知道穆连潇为何会失去踪迹,只是所有人都摇头,说是当时场面大乱,全都在奋力杀敌,顾不上东张西望,等战事结束时,才发现穆连潇不见了。

  回到院子里,从窗内的倒影,他看到杜云萝坐在炕上,九溪挠了挠脑袋,轻轻唤了锦蕊。

  锦蕊从里头出来,九溪正要说什么,就听得一阵脚步声从后头冲了过来。

  九溪猛得回过头去,瞪大眼睛一看,来人是叶毓之。

  叶毓之喘着气,指着关口方向,眼睛发红:“回来了,都回来了,一个不少!”

  九溪张大了嘴,还没回过神来,就听得锦蕊惊呼一声,跌跌撞撞往屋里冲去。

  很快,杜云萝跑了出来,颤着声,道:“真的回来了?”

  叶毓之重重点头:“都回来了!”

  眼泪霎时溢出眼眶,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净了一般,杜云萝几乎站不住了。

  锦蕊眼疾手快扶住了她。

  杜云萝推开了锦蕊,顾不上什么姿态、规矩,蒙头往关口方向跑。

  远远的,她看见了有一行人往这里来,她努力分辨着他们的身形。

  她看到了穆连康,看到了疏影和鸣柳,那穆连潇呢?

  又往前跑了几步,杜云萝才发现了穆连潇——他趴在马背上。

  “世子!”杜云萝上前。

  穆连潇伤得不轻,杜云萝都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伸手去碰他。

  听见了她的声音,半昏半醒的穆连潇缓缓睁开了眼睛,视线渐渐落在了她的身上。

  “我回来了。”穆连潇艰涩道。

  杜云萝噙着眼泪冲他点头。

  穆连潇笑了,很浅,却是发自内心的,他想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可他使不出力气来。

  他只好把所有的劲都用在了说话上:“我说了我会回来,我怎么能把你让给别人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