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五十五章 经过

第四百五十五章 经过

  杜云萝半梦半醒的,自己也不明白到底睡着了没有。

  等睁开眼睛时,外头已经蒙蒙亮了,她赶紧起身,趿了鞋子往东间去。

  撩开帘子进去,趴在桌子上的九溪警醒地抬起头来,见是杜云萝,他咧嘴笑了,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  杜云萝往炕上一看,穆连潇还沉沉睡着,她不由放心了些。

  等穆连潇醒来,杜云萝让九溪去请了军医。

  军医过来问了穆连潇几个问题,穆连潇微微颔首或是摇头算作回答,只是精神气不足,很快又睡着了。

  等到了夜里,穆连潇又醒了一回,杜云萝依旧喂了粥和汤药。

  “延哥儿由大嫂带着,九溪已经去禀过了,晓得你回来了,大嫂也放心了,”杜云萝柔声与他说话,“大伯去古梅里送信了,也免得黄大公子又使人去找你。

  你身上都是刀伤?如何受的?我现在问你,你也没力气细细与我说吧?

  ……”

  杜云萝絮絮说了许多,到最后几乎是自言自语一般,她声音轻柔,直到穆连潇睡着了,才停下来。

  她惦记着穆连潇的伤势,可直到穆连潇换药时,杜云萝才第一次看清了伤口的情况。

  伤口可怖极了,大大小小的,很多伤口还隐隐渗血,不像是已经伤了小半个月的。

  军医们忙碌,杜云萝插不上嘴,只好问九溪。

  九溪苦笑,他实在不敢说,怕吓着杜云萝,可见杜云萝关心,到底还是心一横,道:“之前军医处理伤口时,全部又掰开了一遍。

  爷是在沙漠里伤的,鸣柳找到爷的时候,已经处理了一遍了,可沙漠里全是沙子,根本弄不干净,只能将就。

  前两天军医再处理的时候,就要把沙子都清出来,所以夫人这会儿看上去,伤口还很新。”

  杜云萝听得连连倒吸凉气。

  把已经慢慢合起来的伤口再弄开来,也难怪那夜穆连潇会痛得发出声音来了。

  光是想象那副情景,杜云萝就觉得双腿发软。

  怪不得穆连康不许她进去看呢。

  军医重新替穆连潇包扎好,与杜云萝道:“夫人,世子的伤口愈合得还不错,出血的地方不多,每两天换一次药,等半个多月,就能好了。”

  这个好,仅仅是说伤口,穆连潇想恢复精力,可能还需要调理一些时日。

  如此一来,他们是无法在年前抵达京城了。

  杜云萝道了谢。

  穆连潇睡到晚饭前醒来,他底子好,养了几日,不至于再昏迷似的睡了。

  除了清粥,还能吃些其他东西了。

  他能抬手摸了摸杜云萝的脸,可杜云萝依旧不许他乱动,吃饭用药都亲自喂他。

  穆连康回到山峪关,来看了穆连潇一回,见他比前几日好多了,不由也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还好是把你找回来了,不然,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京里去。”穆连康叹道。

  找到了失踪八年的他,却要把穆连潇丢了,家中长辈还怎么吃得消。

  穆连潇笑了:“全靠大哥。”

  要不是之前穆连康的马受伤,他借了穆连潇的马在大漠里穿行探路,那马儿又怎么会识得回山峪关的路?

  那就算鸣柳找到了穆连潇,他们两个也只能迷失在大漠深处了。

  穆连康也笑了,道:“是我们兄弟两个都命不该绝。”

  之前穆连潇伤重,穆连康没有问过他失踪的事儿,这会儿见他精神还不错,便开口询问。

  杜云萝抬眸,不由也竖起了耳朵。

  穆连潇缓缓说了经过。

  当日古梅里城外迎击北疆归来的鞑子,双方战事激烈。

  那些鞑子在发现古梅里城陷落之后,军心动摇,没有坚持多久就纷纷溃散。

  穆连潇自然不能给他们退出战场、另寻绿洲、重整旗鼓的机会,便领兵追了上去。

  到这里的一段与穆连康的记忆相同,当时鞑子四散,黄纭、穆连潇以及几个副将、先锋各自领人追击。

  穆连康是跟着穆连潇的,可追着追着,前头逃跑的鞑子越来越少,穆连潇的身影也不见了。

  他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,因为周身的将士很多,一眼没有瞧见也不奇怪。

  直到收整军势要退回古梅里时,才发现穆连潇不见了。

  鸣柳当即就要去寻,被穆连康拖回了古梅里,待确定穆连潇真的不见了之后,才问黄纭要了一小队人马,带着干粮和水,进了沙漠寻找。

  穆连潇说了他的状况。

  在追击时,他的背后中了一刀,力气极大,直接砍穿了身上的银甲。

  他拿银枪回身挑去,将身后之人刺于马下,却有一鞑子翻身上了他的马。

  那鞑子似乎是坠下马的,伤势不重,就是失了坐骑。

  原本是想夺穆连潇的马,只是认出了穆连潇的身份,就要以他为质,替鞑子谋些好处。

  毕竟,以定远侯府的声望和穆连潇的世子身份,他又为大军将领,就算成了一具尸体,朝廷也要把尸体赎回去。

  即便换不回古梅里,换些过冬的粮食还是够的。

  因此那鞑子没有把穆连潇扔下马。

  穆连潇失血过重,神智不明,等他好不容易醒过来,已经不知道身处在大漠的何处了。

  这鞑子还没有找到他逃出来的伙伴,点了一堆火取暖。

  穆连潇继续装出未醒的样子,直到鞑子打盹,才睁开了眼睛。

  他原是想翻身上马直接离开,只是长枪在那鞑子手中,穆连潇不想把父亲留下的长枪遗落,忍着背上的伤情靠过去,先下手为强。

  若是没有受伤,偷袭这鞑子定能全身而退,可他实在虚弱,与那鞑子战了一场才杀了对方,自己身上又添了不少伤口。

  拿走了鞑子所有的水和粮食,穆连潇咬着牙翻身爬上了马背。

  起初几天还清明,后来就越来越迷糊,只靠一口气顶着。

  直到遇见了鸣柳。

  穆连潇说说停停,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事情说完。

  后头的事情,穆连康和杜云萝都知道了,是鸣柳照顾着穆连康,两个人依靠马儿寻路,最后遇上了穆连康和疏影。

  至于疏影身上的伤,似乎是他在戈壁上遇见了几个逃出来的鞑子。

  疏影想追问穆连潇的下落,与鞑子打了起来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