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五十七章 背伤

第四百五十七章 背伤

  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屋子里的大炕烧得热滚滚的。

  穆连潇歪在榻上,背部抵着炕床,舒服地叹了一声。

  虽然走动都不成问题了,但他的背还是没有办法挺得笔直。

  军医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还不对,穆连潇有些心急,好几次都试过硬生生想把背挺直,却痛得直喘气,仿若与后背相对的胸腔都痛得要岔气了。

  杜云萝心疼,不许他硬来了,柔声细语劝他,等到了桐城,让邢御医好好瞧一瞧,许是就能知道结症了。

  穆连潇应了她,这一趟坐车,也是先把车内铺平了,能让他弯着腿仰躺着或是趴着,这才从山峪关启程的。

  真要一路坐着回京城去,穆连潇是可以凭意志坚持下来,可兴许会对身体有碍。

  弯着腿,毕竟没有四平八稳地躺开了舒坦,尤其是背部靠着热乎乎的炕床,火热的气息从身下蒸腾上来,叫穆连潇的筋骨都舒展了。

  也许是受过重伤,又失了血的关系,即便吃了不少补血气的东西,穆连潇的火气也不像之前那么好。

  现在又是大冬天的,一冷起来,肩下的骨头都痛。

  杜云萝看得出他的状况,即便穆连潇什么都不说。

  替他拉过被子盖上,杜云萝把延哥儿抱来,坐在了炕上。

  延哥儿岔开腿坐着,一双圆溜溜地眼睛在杜云萝和穆连潇之间转来转去,没多久,身子往前一扑,压在穆连潇的怀里,挥着小手咯咯笑。【△網WwW.】

  杜云萝怕他压着穆连潇,想将延哥儿抱起来。

  穆连潇一把搂住了儿子,咧嘴笑了:“他才多重?比你轻多了。”

  杜云萝一惊,忍不住就想啐他。

  这怎么能放到一块比?他受伤之后,她什么时候压在他身上了?

  杜云萝撅着嘴的样子委实可爱,穆连潇笑意更深,一手搂着延哥儿,一手握着杜云萝的手,拇指在她的掌心有一下没一下地蹭。

  “我已经让人去收拾东西了,”杜云萝反手扣住他的手指,“我们和大嫂的东西都不多,收拾收拾,明日里就能出发了。”

  此刻回京已经是迟了,因而几人都不想再耽搁下去,能早一日便早一日。

  穆连潇颔首。

  路上时间他大致有数,先回宣城,再到桐城,最后入京。

  这个时候的岭东已经落雪了,走得不够快,许是半途还要被大雪耽搁,明年元月里能到京城里,就算不错了。

  翌日一早,收拾好了东西,前后三辆马车,便出发往宣城去。

  宣城的桂花胡同里,杜怀让一家已经搬回了府衙后院,只余下杜云萝留在宣城的人手看守着院子。

  府衙后门上,杨氏和颜氏翘首盼着。

  待见了杜云萝从马车上下来,杨氏喜笑颜开:“我的儿,可算是回来了,伯娘听说了,边关大捷,京里一定乐坏了。”

  杜云萝莞尔。

  穆连潇给杨氏与颜氏见了礼。

  杨氏眼尖,一眼就看出不对劲的地方来了。

  她印象里的穆连潇身形颀长,站在那儿跟一棵松树一样,而现在,虽不明显,但的确不直。

  杨氏担忧地看了杜云萝一眼,并没有直接问破。

  颜氏抱了延哥儿过去,手上拿着拨浪鼓逗他。

  延哥儿呀呀乐了,颜氏正想与杜云萝说话,又听见小孩儿声音,她赶忙循声望去。

  后头的马车上下来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,她带着一儿一女,在她跟哥儿说话的时候,姐儿被一个男人抱起。

  那人的模样与穆连潇有几分相似。

  杜云萝赶忙解释道:“这是我大伯与大嫂,潆姐儿、洄哥儿。”

  颜氏愕然,瞪大眼睛道:“大伯?”

  杨氏清了清嗓子,道:“外头冷,咱们进屋里说去。”

  穆连潇与穆连康去了前头衙门里寻杜怀让,女眷孩子们回了后院。

  这后院照着烧毁前的样子重新修建了,如今寻不到一点起火过的痕迹,连被黑烟波及的东西厢房都重新粉刷。

  进了屋里坐下,杨氏这才仔细打量起了庄珂。

  她刚才没仔细看,只觉得这女子模样好看,站在前头跟一株花似的,柔和,又不失这个年纪该有的娇艳。

  待她认真看了,杨氏才发现庄珂的眼睛是蓝色的。

  杨氏一怔,又去看潆姐儿,那眼睛亦是碧色。

  竟然不是汉人女子?

  刚刚杜云萝唤她“大嫂”?

  杨氏心里转了几个弯,一下子通透了:“莫非,刚刚那位公子是定远侯府当年……”

  “是,”杜云萝笑着道,“是侯府当年失踪的大爷,这回机缘巧合,在关外寻到了他。

  大伯在绿洲上生活了数年,对沙漠熟悉,这回也全靠他引路,大军才能打下古梅里。

  虽然不记得旧事了,但大伯这趟要跟我们一起回京,也把妻儿带回去。”

  杨氏合掌诵了声佛号:“这便是大机缘,命中自有定数。”

  颜氏笑着与庄珂搭话,庄珂善言,两人又都是一子一女,很快便说到一块去了,颜氏催着人去把孩子抱来。

  端哥儿是跑着来的,奶娘在后面跟着,就怕他摔了。

  姐儿由奶娘抱着,颜氏说,京里已经娶了名字,叫“沁姐儿”。

  孩子们一道耍玩,杨氏偷偷问起了杜云萝:“世子身上是不是有伤?”

  杜云萝抿唇,既然杨氏看出来了,她也不想瞒着,道:“这次奇袭,世子受了重伤,险些就回不来了。如今养得差不多了,就是背总是挺不直。”

  杜云萝说得简单,杨氏却知道其中定是出了一番大风险的。

  既然过去了,杨氏也不想问得太细致,便道:“伤筋动骨一百天,世子才养了多久?就算急着回京去,也要顾忌身体,能躺就让他躺着。”

  杜云萝道:“马车都改了,就是为了让他躺着,我们打算先去桐城,邢御医在我外祖家,让他给仔细看看。”

  杨氏见她心中都有数,也就不多劝了,让人去库房里搬了些伤后养身体气血的药材来,叫他们带上。

  “这趟回去,你大抵是不会再来岭东了,侯府里那样的状况,你千万要多用些心。”杨氏叮嘱。

  杨氏又说起了杜云茹的情况。

  杜云茹挺着大肚子,今年是不来宣城过年了。

  她临盆的日子大约是来年春天,到时候杨氏要过去临谷瞧她。

  有杨氏关照着杜云茹,杜云萝放心许多,又取了纸笔给杜云茹写了一封信,请杨氏回头送出去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