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五十八章 失控

第四百五十八章 失控

  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马车才出岭东地界,就已经要入了腊月了。

  京城里絮絮下了第一场雪,把整个定远侯府都银装素裹起来。

  柏节堂里,周氏和吴老太君商量着腊八节的事体。

  “三弟妹想自个儿去婆驼山烧香取粥,约了四弟妹一道。”周氏笑着道。

  离穆连康和穆连潇一家回京的日子渐渐近了,吴老太君的笑容也多了起来,道:“那就让她们去吧,元铭媳妇这是高兴的。”

  “是该高兴。”周氏刚说完,芭蕉从外头进来,手中捏着一封信,周氏忙问,“是谁送来的?”

  芭蕉答道:“是云栖交给了苏妈妈,妈妈刚给了奴婢。”

  “那就是连潇送来的了,”周氏挑眉,嗔道,“这孩子,人都快到了,怎么还先送封信来。”

  吴老太君哈哈大笑,接过了信,打开看了。

  周氏见吴老太君的笑容顿了顿,一时心中打鼓,等老太君放下了信,她才问道:“连潇信上说什么?”

  吴老太君把信递给周氏,道:“赶不上回京里过年了。”

  周氏把信看了一遍,叹道:“老太君,我不知道该伤心还是该欢喜了。”

  她心心念念盼着回来的儿子、儿媳和孙儿不能如期抵达,这让她颇为遗憾。

  可奇袭古梅里竟然真的成了,穆元策当年想做却没有做成的事情,在穆连潇手中已经实现了,这让她忍不住想落泪。

  激动得落泪。

  周氏背过身去擦了擦眼角,吴老太君看在眼中,心中也是五味杂陈。

  不过,老太君毕竟是老太君,人活到了这把岁数,对丈夫和几个儿子的战死已经能平静面对了。

  她拍了拍周氏的手,宽慰道:“他们赶不上,那腊八祭祖的时候,我们就好好跟老侯爷,跟元策说一说,还有元铭和元安,府中孩子都争气,已经打下鞑子老窝了。”

  周氏含泪应了。

  “说起来,连潇的信都送到了,那宫里应该早知道了。”吴老太君皱了皱眉头,“赏赐未至,应当是要等连潇回来之后让他亲自领赏了,这样也好,我趁着这回正月里,进宫去和皇太后提一提。”

  不仅仅是赏赐,也把爵位承继下来。

  承爵现在是府中最要紧的事情了,周氏心里也明白,点了点头。

  徐氏听闻穆连康不能按时抵达,心里不免有些惴惴。

  算上这半年,她就等了整整九年了,如今回过头去想,徐氏也说不好这些年她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。

  每日都很长,可每一年又都很短。

  徐氏悄悄与陆氏商量道:“好端端的,突然就迟了,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?”

  陆氏不想往坏处猜想,道:“信上不是说,山峪关里有事体耽搁了回程的时间吗?他们人多,又带了三个小的,路上慢一些也寻常。”

  如此听着倒也有理。

  风毓院里,穆元谋和练氏一道用了午饭。

  自打穆连慧嫁出去之后,练氏总算不会时不时被气得胸口疼了,只是看着空空的东跨院,心里就牵挂。

  这就是讨债鬼,在眼前时她气得厉害,见不到了又放不下。

  练氏只好把心思摆在了等穆连诚回来上。

  眼瞅着入了腊月了,总归就是这几天。

  董嬷嬷打了帘子进来,练氏抬头问她:“老董,是不是连诚回来了?”

  “老爷、太太,”董嬷嬷垂手道,“是世子送了信回来,说是启程时耽搁了,要年后抵京。”

  穆元谋放下手中茶盏,抿唇道:“是连潇写的?”

  董嬷嬷缩了缩脖子:“奴婢是听柏节堂里的人说的,老太君和大太太看了信,应当是世子的手书。”

  穆元谋的眼神一沉,挥了挥手,让董嬷嬷退出去。

  屋里的珠姗和朱嬷嬷也机灵,跟着退了,里头只剩下穆元谋与练氏。

  练氏只知道穆元谋在山峪关有安排,可具体是什么安排,要何时动手,如何行事,穆元谋没有跟她解释仔细。

  这会儿听了董嬷嬷这几句话,也不晓得事情是成了还是没有成。

  张嘴想问一句,但见穆元谋紧绷着脸,练氏咽了口唾沫,没有问出口。

  反正,穆元谋想说了就会说,不想说,她追着问,岂不是又成了沉不住气的人了?

  那还不如先忍着。

  练氏眼观鼻鼻观心,努力把穆连潇的事体扔到脑后去,只想着穆连诚,一时半会儿倒也没有那么急切了。

  穆元谋的指腹沿着茶盏口子划着。

  他没有收到棋子的消息。

  那一封信之后,就再没有消息了。

  穆元谋没有急切,频繁的书信来往才容易叫人抓住把柄,只要能按计划奇袭,棋子偷袭了穆连潇,那计划就成了。

  在事成之后,棋子到底是生是死,去了哪里,穆元谋并不关心。

  或者说,死了最好,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。

  棋子没有送信回来,也许是死在了大漠里,让穆元谋再无后顾之忧。

  而现在,柏节堂里收到了穆连潇的信。

  奇袭成了?他还活着?他甚至还能动手写信?

  穆元谋捏紧了茶盏,若非手劲不足,他几乎要把那茶盏捏碎了。

  那个没用的东西!

  什么混成了伍长,什么成竹在胸,连偷袭都不会,让穆连潇活着回来了!

  也不知道他露了底没有?

  要是让穆连潇抓到了把柄,那他们定然会层层抽丝剥茧,看穿当年穆连康的失踪不是意外了。

  穆元谋重重把茶盏放在了桌上,动静之大,吓了练氏一跳。

  练氏白着脸看他,见他面色不善,犹豫着问了声:“老爷这是什么了?”

  穆元谋上下打量了练氏一眼。

  失去了棋子的讯息,他等于是断了一臂,暂时失了岭东、失了穆连潇和穆连康的信息。

  想要运筹帷幄,最要紧的就是消息的掌握,而现在……

  穆元谋觉得不舒服,这种未知的感觉很不舒服。

  只是这一切他并不想告诉练氏,就以练氏的城府,让她知道他对前头的讯息失控了,说不定就自己吓自己,在吴老太君跟前露馅了。

  穆元谋徐徐吐出一口气来。

  以前瞧着还好,一旦遇事,他就对练氏不满起来。

  若练氏能更机敏些,更稳重些……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