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五十九章 母子

第四百五十九章 母子

  “没什么,他们年后回来也一样。”穆元谋沉声丢下这句话,站起身来,理了理衣摆,背手往外头走。

  练氏被他丢在里头,留下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,这叫她瞪大了眼睛。

  他们夫妻多年,练氏知道穆元谋的脾性,他刚才的脸色,绝不是“没什么”。

  明明有事,而且是与长房、与爵位争夺有关的事情,穆元谋竟然敷衍她,不与她说实话!

  思及此处,练氏的心猛得就是一痛。

  穆元谋走得快,并没有察觉到练氏的状况。

  守在外头的朱嬷嬷见穆元谋出去了,便打了帘子进来伺候练氏。

  刚撩开一个角,朱嬷嬷就瞧见练氏捧着心口在大喘气,吓得她白了脸,赶紧上前替练氏又是揉心口又是拍背。

  “太太,这是什么了?要不要请大夫?”朱嬷嬷嘴上问着,心里不由七上八下的。

  自打穆连慧嫁人之后,这府里就没什么能让练氏又恨又气又无处宣泄的事体了。

  这些日子,练氏喘不过气的状况已经好了很多,怎么突然之间……

  定是为了穆元谋,定是为了长房寄回来的信。

  练氏紧紧抓着朱嬷嬷的手腕,喘了好一会儿,才脱力地歪在了榻子上,就着朱嬷嬷的手喝了点水。

  这一番大喘气,让练氏嘴唇发紫,眼角通红,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,道:“老朱,老爷为什么不与我说道说道?”

  朱嬷嬷哪里弄得懂穆元谋在想什么,皱着眉头,挑了句好话:“老爷定是为了不叫太太担心,太太这两年,别的都挺好的,就是总喘不上气来,老爷也是看在眼里的,老爷是顾忌着您的身体。”

  练氏哼了一声:“你别为他说好话了,这是顾忌我?真要顾忌我,我都喘成这样了,他都能拍拍衣摆就走了?”

  “许是老爷没有注意到。”朱嬷嬷硬着头皮,赔笑道。

  练氏咬着后槽牙:“他当然注意不到,在他眼里,我还比不上他衣摆上的一粒灰尘!他就是故意不跟我说道,我不值得他商量了是不是?”

  练氏说着说着,胸口的闷气又泛了上来,心角跟针扎一样的,说不上痛,就是不舒服。

  偏偏那是在胸腔里头,在外头揉着,跟隔靴搔痒似的,没什么大用处。

  练氏喘了良久,才又慢慢稳下来:“我这辈子,就是来还债的!慧儿嫁出去,轮到他甩我脸色了。我真是欠了他们这几个的,就没一个让我省心的。”

  朱嬷嬷讪讪笑了笑:“您别这么说,二爷回来听见了,多伤心呀。”

  “连诚?”提起长子,练氏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些,“也就他好一些,他媳妇性子软,不会给我气受,不过蒋家那里,哼!”

  练氏说的是蒋方氏和蒋邓氏。

  练氏总怪蒋家人上门时不来风毓院,可叫朱嬷嬷说,就蒋方氏那个虎狼一样的性子,过来了也是个大麻烦。

  侯府出了孝期后,蒋方氏为了定下穆连诚和蒋玉暖的婚事,看着是风平浪静的,其实底下破涛汹涌着呢。

  蒋方氏说话难听,惹恼了徐氏,反过头来,练氏这张嘴也没对蒋方氏客气。

  在风毓院里吃了亏,蒋方氏那种性子的人,能避开练氏就避开,哪里还愿意来找不痛快。

  什么礼数规矩,反正定远侯府不会把蒋玉暖休回家去,蒋方氏才不会伸着脸来给练氏打呢。

  “太太,您不喜欢亲家太太,还见她做什么?”朱嬷嬷开解道,“到底是没落的人家,早就不晓得规矩了,亏得二奶奶是在我们府中养大的,您和老太君没少提点她,把她教养得好好的。”

  这话练氏听得还算顺耳,她对蒋玉暖基本还算满意的。

  不为别的,起码性子柔和好拿捏,也不会给穆连诚吹耳边风。

  儿媳不贤,使得儿子与母亲离心的事体,练氏听得多了,她可不想娶个惹祸精回来,把好好的儿子给带歪了。

  等以后上了年纪,儿子不孝,儿媳不贤,这日子还怎么过呀!

  “没办法,还指望着他们给我养老呢。”练氏哼笑,“这回连诚回来,我也没别的念想,赶紧给我添个孙儿要紧。那边一个延哥儿,一个洄哥儿,听起来就闹心。”

  朱嬷嬷又劝了几句,珠姗进来,笑盈盈道:“太太,前头刚刚传了话来,说是二爷回府了。”

  练氏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心也不疼了,气也不喘了,道:“老朱啊,给我重新梳个头,别这么乱糟糟的,让连诚看出我身子不好来,他好不容易才回来,我可不能叫他担心了。”

  朱嬷嬷见练氏来了精神,赶紧应声:“太太,奴婢扶您去内室里。”

  练氏梳了头,对着镜子照了照,又抹了些胭脂掩盖苍白的脸色,这才算满意了,坐在次间里等着。

  西洋钟挪了一刻又一刻,等了半个多时辰,穆连诚也没有来。

  练氏与珠姗道:“去问问,连诚是不是先回尚欣院了?”

  珠姗去问了,回来禀道:“太太,爷没有回后院来,还在前头,似乎是在老爷书房里说话。”

  练氏木然眨了眨眼睛。

  又等了半个时辰,穆连诚才过来,他身上整齐干净,看来是梳洗过来。

  练氏明白,穆连诚定是在前头梳洗的,不然,风尘仆仆的,他可进不了穆元谋的书房,走不到他老子跟前。

  “瘦了。”练氏仔细看了看儿子,心疼起来。

  穆连诚皱眉道:“母亲看起来精神不佳?是不是身子不舒服?”

  练氏听了这话,心里暖得一塌糊涂。

  丈夫、女儿,都不及长子贴心,竟然一眼就瞧出来她身体不好。

  “没有的事儿,母亲一切如常。”练氏笑了起来,“连诚啊,你在前头和你父亲说了些什么?”

  穆连诚眸色一沉,穆元谋吩咐过他,有些事情不用跟练氏讲,免得女人家心思重,叫人看出来。

  “说了些北疆的事情。”穆连诚道。

  练氏冲口道:“他就没跟你说连潇和连康的事?”

  穆连诚一时沉默。

  练氏才舒服了一小会儿的心口又猛得一阵痛。

  她还当长子是个好的,原来到头来,一样会瞒着她,一样不肯跟她说实话。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