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六十四章 残忍

第四百六十四章 残忍

  醍醐灌顶。

  穆堂跟着住持大师回了青连寺,出家为僧,法号空明。

  “我一直在等,等到可以说的那一天,”穆堂的声音颤得厉害,一字一字都像是用劲了全身的力气,“我想过,也许一辈子都等不到,世子,若你一事无成,我老死在青连寺,都不会说出真相。”

  穆连潇抿住了双唇,他突然意识到,穆堂想告诉他的,远比他以为的会更多,也更让他吃惊。

  在说了穆连康失踪的真相之后,穆堂还能再说些什么?

  穆连潇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穆堂上前几步,目光在穆连康和穆连潇的脸上来回扫过,最后死死盯着穆连潇的眼睛:“老侯爷、大老爷、三老爷是战死,也不是战死。”

  晴空霹雳一样的话,在穆连康和穆连潇的脑海里炸开了。

  太过猛烈,太过突然,炸得两人都说不出话来,只是愣愣望着穆堂。

  是战死,也不是战死。

  这句话,若是以前,穆连潇未必能够一下子领悟,可想到这一次他在古梅里城外的经历,他就懂了。

  若他当时被那奸人从背后砍落马下,若他死在战场上,若他失踪在也回不来,那他就是“战死、却也不是战死了”,他是死在自己人手里的。

  穆连潇的身形晃了晃,倚着粗壮的竹子才站住了。

  头皮发麻,穆堂的话反复在耳边响起,他用力掐了手掌,道:“你是说,祖父、父亲和三叔父,他们都是……

  他们都是死在二叔父手上的?

  为什么?”

  为什么,为了爵位,这个答案让人如坠冰窖。

  “当年四老爷为救老侯爷而死,这给二老爷提了醒,战场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,而战死沙场,也不会让人起疑。”穆堂絮絮说着陈年旧事。

  永安十三年,北疆战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是谁动的手,穆堂不知道,但他确定,是穆元谋的手笔。

  在老侯爷和穆元策、穆元铭死后,拦在二房路上的只有穆连康和穆连潇。

  穆元谋选择先动穆连康。

  穆连康年长,在没有嫡长房嫡长孙的情况下,穆连康是可以压在穆连诚头上的。

  而若穆连康死了,穆连潇成了世子,他比穆连诚还小些,建功立业不会赶在穆连诚前头。

  最要紧的是,安全、稳妥。

  比起穆连康失踪,穆连潇下落不明,会叫外人起疑。

  穆堂知道穆元谋的这一切计划,但他无能为力。

  他赌了一把,没有要了穆连康的命,现在看来,他赌赢了,穆连康活下来了。

  永安十四年抵京,圣上甚至亲自到了定远侯府封赏悼念。

  穆堂什么都不能说。

  若圣上知道他给与了无限荣耀的定远侯府,他赏赐无数的穆家,这鲜血换来的功勋背后,是穆家的内斗,整个侯府都完了。

  内斗原本就见不得光,何况还是在战场上伺机谋害穆世远父子。

  这是不把朝廷与鞑子的战争放在眼里,这是拿边关无数将领兵士、百姓的性命在争权夺利,这是**裸的藐视皇权。

  别说是整个侯府砍头了,以那几年朝廷和鞑子战争的牺牲,穆家诛九族都不为过。

  到时候,定远侯府何在?穆连潇的命何在?

  穆家没有翻身的路,穆家连一丝血脉都留不下。

  说出来了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哪怕是偷偷告诉了吴老太君,在定远侯府被二房捏在手中的时候,根本瞒不过穆元谋。

  一旦晓得事迹败漏,穆元谋就不会再小心翼翼徐徐图之,他会雷霆处置掉穆连潇。

  定远侯府只余下二房这唯一血脉,吴老太君除了被动接受所有,她不会昭告天下,她不能让侯府亡在她的手上。

  穆堂唯有等穆连潇长大,等他建功立业,承继爵位,等他立下赫赫战功,等他有能力关起门来把侯府的内斗理顺,他才能说出来。

  “这是绝对绝对不能让外头听到一点点风声的事情,”穆堂盘腿坐下,他有些累了,“世子,即便如今你有战功,当年真相被呈到圣上面前,定远侯府一样不存,也许,看在奇袭古梅里的份上,圣上留你一条性命,可流放三千里,是你想要的结果吗?”

  穆连潇脸色廖白。

  穆堂的话带给他巨大的冲击。

  在知道穆元谋是害穆连康失踪的凶手,知道二房在谋划爵位,在穆连潇的心中,对二叔父的感情已经有了变化,不再是从前那般的信任和尊重,可穆连潇没有想到,连祖父、父亲和三叔父的死都是阴谋。

  他的二叔父,别说是侄儿了,他是个连父兄都能下手的狠毒之人。

  情感上,他一时之间难以接受,他甚至想怀疑,穆堂的每一句话都是骗他的,可理智告诉他,穆堂说的可能真的是事实。

  斜斜靠在粗壮的竹子上,穆连潇的背又痛了起来,他干脆沿着竹子滑下,坐在地上。

  穆连潇死死咬紧了牙关,他的眼睛灼烧起来,滚烫的泪水涌出眼眶,他仰起头来,以手覆眼。

  脑海里,是小时候的一幕又一幕。

  祖父和父亲教他习字,教他舞枪,教他骑射。

  他的一身本事全是祖父和父亲一手教出来的,而他们,却死在至亲的手上。

  何等残忍!

  偏偏,为了定远侯府的荣光,为了传承,他就算知道了真相,也不能大喊着报仇雪恨。

  为了复仇,而赔上整个侯府,赔上穆家上下,这绝不是老侯爷希望看到的。

  就像穆堂说的,关起门来。

  他心痛,为了吴老太君,为了周氏、徐氏,为了被留下来的人心痛。

  穆连康的神情也是痛苦万分,他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,可就算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,真相也足够伤人,何况,他并不是旁观者。

  被害死的是他的祖父,他的父亲,他被迫失去记忆,而他的母亲,为了父亲的死和他的失踪,痛苦了九年。

  心如刀绞,真正是心如刀绞。

  “穆堂,”穆连康咬紧了后槽牙,他说得很慢,也说得很沉:“你是我的仇人,也是我的恩人,你留下了我一条命。若你当时执意救我,不只我,也许阿潇都已经死了。我回来了,你的罪赎完了。”

  盘腿而坐的穆堂浑浊的眼中满是泪水,双手合十,一动也不动了。

  穆连康蹲在他身前,试了试他的鼻息,伸手把他的眼睑阖上,沉声道:“阿潇,空明师父坐化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--看门事件,看性感车模,看校花美女,看明星写真请关注微信公众号(美女岛搜索按住3秒即可复制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