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六十五章 沉重

第四百六十五章 沉重

  阳光透过竹叶的缝隙撒落一地斑驳。

  地上影影绰绰,穆连潇靠着竹子,抬起头往上看,四季常青的竹叶在冬日里依旧碧绿。

  若不是吹在身上的冷风,以及这丝毫没有多少温度的阳光,竹林里的季节能让穆连潇有一瞬间的迷茫。

  他想起了这些年间,他每一次来竹林里的情景。

  时而是春季,时而是秋季。

  穆堂总是静静站在破屋前,无论穆连潇问什么,都不肯吐露一个字。

  事到如今,穆连潇终于从穆堂嘴里听到了他所求的答案,却没有料到这答案太过沉重。

  近十年间,穆堂背负着这样的秘密苦行,圆寂对他来说,兴许是一种解脱。

  即便不能登西方极乐,起码不用再受筋骨体肤之苦。

  不用再受这心灵负罪之苦。

  。无.错。穆连康见穆连潇没有动,他走过来,在同一棵竹子的另一侧坐下,学着穆连潇的样子仰望天空。

  “阿潇,在你眼中,二伯父是那样的人吗?”。穆连康沉声问道。

  穆连潇微微一怔,复又苦笑:“大哥,有一些事情,我之前一直瞒着你。”

  为了不让穆连康被穆元婧那些没有证据的血口喷人所左右,穆连潇本就打算在让穆连康见过穆堂之后,再把自己的猜测一一说出。

  可穆连潇并没有想到,穆元谋不仅是当年害穆连康的人,连祖父和父亲、叔父的战死,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

  “仅凭穆堂的这一席话,你以为能信多少?”穆连康又问。

  穆连潇垂下眼帘,平静看着已经圆寂的穆堂,道:“我不愿意信,但又不能不信了。”

  穆连康沉默。

  对于家人,他一直很期待,但他的感觉又很模糊。

  除了穆连潇和杜云萝夫妇,也只有吴老太君和徐氏让他念念不忘,想要见一见她们。

  至于穆元谋,穆连康原本就谈不上亲近疏离,因而他对穆元谋的所作所为,愤怒心痛远胜质疑。

  可穆连潇不一样。

  他与穆元谋相处多年,亲人的刀子比鞑子的千军万马兵临城下都更让人动摇。

  就算内心明白何为真何为假,要做到坦然面对,并不是易事。

  穆连康很清楚这一点,他没有催促穆连潇,而是给了他一些时间去梳理穆堂死前的这一番话。

  两人静静坐了小半个时辰,这才起身,拍了拍衣摆上的泥土印子,不疾不徐出了竹林。

  穆堂的后事交由青连寺来置办。

  听闻后山的空明师父坐化,知客僧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,眼眸之中满是怜悯。

  离开青连山,回到桐城之中的驿馆里,杜云萝和庄珂便前后迎了上来。

  庄珂很是关切,赶忙问道:“那位大师可有说什么?”

  话音一落,见穆连康和穆连潇具是神色凝重,庄珂下意识地看向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与庄珂交换了一个眼神,心中扑通扑通直跳。

  穆堂这些年一个字都不说,穆连潇已经习惯穆堂的沉默了,若这一次穆堂依旧咬紧牙关,穆连潇遗憾之余,更多的应当是坦然。

  而现在,杜云萝在穆连潇的眼底读到了沉重。

  穆连康拉着庄珂先走了,杜云萝扶着穆连潇进了屋子,让他在榻子上躺下。

  锦蕊去了外头守着,屋里留下他们夫妻两人。

  杜云萝坐在榻子边,斟酌着道:“空明大师说了些什么?”

  穆连潇抿唇,他握住了杜云萝的手,包裹在掌心里,指腹一下又一下地摩挲着。

  杜云萝转眸看着穆连潇。

  即便穆连潇半阖着眼帘,杜云萝无法再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什么,可穆连潇的情绪依旧透过指腹的动作传达出来。

  疲乏,内心里透出来的疲惫不堪。

  “穆堂坐化了。”良久,穆连潇沉沉道。

  杜云萝怔住了,她难以置信,身子都不由发僵,颤声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  是在穆连潇他们抵达前,还是在那之后?

  死前穆堂有没有吐露真言?

  前尘往事证据难寻,若没有穆堂这个当事人,难道要把希望压在穆连康的恢复上吗?

  穆连潇嗓音涩涩,道:“在我和大哥的面前,了断了心愿。

  云萝,他说了很多,有一些是我们之前猜到过的,有一些,我全然不知。

  原来,在背地里,为了爵位,我的二叔父竟然那般丧心病狂!”

  杜云萝的心重重地,如擂鼓一般,跳动了一下,而后猛得一阵加快,快得几乎从嗓子眼里跳出来。

  她听见了什么?

  穆堂说了很多穆连潇不知道的事情,而那些事情被穆连潇称之为丧心病狂。

  莫非,穆堂还清楚老侯爷和穆元策兄弟的死?

  倒吸了一口凉气,压住了心中的急切,她没有催促穆连潇,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  穆连潇说得极慢,时不时停顿。

  那些旧事亲耳听一遍,和现在复述一遍,感觉截然不同。

  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都让穆连潇的胸口发闷,沉甸甸的。

  杜云萝认真听着,穆连潇这一趟的收获远比她想象得要多。

  不仅仅是穆连康失踪的真相,还有她一直想要让穆连潇知道,却没有证据无法开口的老侯爷父子战死的真相。

  事情一下子就跟脱缰了的野马一样崩腾,它的蹄子蹬踏之处,扬起阵阵尘土,连那已经被踩严实的旧土都被踢松了,露出土层下的白骨来。

  杜云萝原本以为,她应该高兴的,起码内心深处,会有一层雀跃。

  那些**裸的血腥往事,不用由她亲自给穆连潇揭开,而穆堂的身份和经历,他的话更有说服力。

  这对杜云萝是一件好事,只是现在,她半点欢欣不起来。

  穆连潇的痛苦和压力,她清清楚楚地看在眼中。

  无论内心是多么坚强、果敢的一个人,在面对这样的背叛和仇恨时,一样无法坦然处之。

  她的世子不是冷血冷情之人,他的热情和善良,此刻会让他痛苦难言。

  虽然他能走出来,他也不得不走来,却是需要一些时间。

  嗓子发酸,杜云萝的眼中氤氲一片,她替穆连潇心痛。

  穆连潇缓缓睁开了眼睛,沉沉湛湛望着眼含泪光的杜云萝,道:“云萝,你猜到了多少?”(未完待续。)

  第四百六十五章沉重:

  :。: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