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七十章 认得

第四百七十章 认得

  翌日,穆连潇和杜云萝去甄家拜别了长辈,便和穆连康一家启程回京。

  离京城越近,几人的心情越是复杂。

  近乡情怯,大概就是如此。

  尤其是心中还压着万般情绪。

  疏影先回京报信,等马车入城门时,云栖和疏影相迎。

  撩开帘子,见穆连潇是躺着回来的,云栖的心重重抽了一抽。

  他从疏影那里听说了穆连潇受伤的事儿,饶是如今平安归来,可还是叫人心惊胆颤。

  马车经过东街,拐入清水胡同,定远侯府的大门渐jiàn出现在了眼前。

  他们没有停顿,从侧门直接行到了垂花门外才停下。

  九溪从车驾上跳下来,顾不上摆脚踏,先给站在二门上相迎的徐氏和陆氏问安。

  徐氏等这一日等了太久了,晓得他们回来了,片刻都不想再等,心急火燎地迎了过来,陆氏担心她,一并陪着。

  锦蕊跳下车,摆了脚踏,扶着杜云萝下来,后头跟着的是穆连潇。

  杜云萝抬眼瞧见徐氏和陆氏,赶忙问了安。

  “连潇媳妇,”徐氏几步上前,紧张地握住了杜云萝的手,她的手心潮湿一片,“连康呢?”

  杜云萝回头往后头的马车上看去:“三婶娘,在后头车上,大伯、大嫂和潆姐儿、洄哥儿都回来了。”

  徐氏下意识地颔首,眼睛顺着杜云萝的视线望去,紧紧盯着那车帘子。

  后头车上,穆连康亦有些紧张。

  他深吸了一口气,又徐徐吐出,这才勉强稳住了,站起身来,撩开帘子。

  车帘子一动,徐氏就看出来了,她放开了握着杜云萝的手,待看到一个与穆元铭年轻时有八九分相似的男子跳下了车,徐氏的眼眶倏然间通红。

  她咽呜了一声,踉踉跄跄迎了上去:“连康?这是我的连康?”

  哭腔悲戚,几分迟疑,几分惊喜,又有几分小心翼翼,听得二门上的丫鬟婆子们都嗓子发酸,尤其是跟了徐氏数年的老仆,更是哭了出来。

  怕惊搅了主子们,老仆本想背过身去抹眼泪,可她又舍不得,努力瞪大了眼睛,朦胧看着这男子模yàng,想寻到一些从前穆连康的影子。

  九年,毕竟九年了。

  穆连康长高了,也壮实了,但那双眼睛实实在在与数年前一样,与穆元铭相似的容貌更是做不得假。

  见徐氏过来,穆连康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  徐氏双手捧住了穆连康的脸颊,指腹擦过他的眼角眉梢,眼泪涌出:“没错,没错!你是我的连康,是我的儿子!娘认得的,娘不会认错的!”

  穆连康亦在仔细打量着徐氏,可无论他怎么去回想,脑海里都没有以前的记忆。

  他不知道从前的徐氏是什么样子的,这九年间,她又有了什么变化。

  他在徐氏的鬓角发现了银丝,徐氏这个年纪,原本不该生了华发的……

  穆连康的心痛了起来,望着面前眼泪连连的徐氏,他喑哑着唤了一声“母亲”。

  虽然他不记得了,但血脉相通的感情埋在了身体里,他会随着徐氏的喜而喜,悲而悲。

  这便是母子天性吧。

  一声“母亲”让徐氏再也忍耐不住,抱住穆连康痛哭出声。

  陆氏也在流眼泪,杜云萝扶住了她,轻轻抚着她的脊背。

  庄珂从车上下来,怀里抱着洄哥儿,另一手牵着潆姐儿,就静静等着。

  陆氏先收了眼泪,看了一眼彭娘子怀里的延哥儿,刚要说话,目光庄珂的面上划过,她微微一怔。

  “连潇媳妇,”陆氏唤杜云萝,“那是连康媳妇?她的眼睛……”

  杜云萝低声给陆氏解释:“婶娘,那位就是大嫂,她的父亲是生活在关外的汉人,母亲是胡人,她很好相处的,也会说汉话。”

  陆氏又不由得多看了庄珂几眼。

  穆连康这几年都在关外,娶个有胡人血统的媳妇,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  既然会说汉话,那平日里和徐氏交流就没有问题了。

  徐氏一心只要儿子回来,对儿媳不会挑剔的。

  一面思索着,一面看,陆氏越看越觉得庄珂如一朵娉婷的花,她就这么站在那儿,就叫人心生欢喜。

  再看那一双儿女,女儿可爱,儿子像极了小时候的穆连康。

  陆氏打心眼里羡慕起了徐氏。

  徐氏哭了一场,放开了穆连康,拿帕子胡乱抹了脸:“娘这是高兴坏了,却忘了这还是冷风里,赶紧随我去柏节堂,老太君他们正等着呢。”

  穆连康应了,转眸看庄珂。

  庄珂会意,上前给徐氏见了礼。

  徐氏瞪大了眼睛,她一心一意都是儿子,还顾不上想儿媳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  猛然间就一个秀气大方的娘子站在她的跟前,徐氏就有些懵了,尤其庄珂还有一双蓝眼睛。

  徐氏没有说话,可看到那两个孩子时,她的心就滚烫起来。

  这是她的孙儿与孙女,徐氏如何不欢喜?

  如此一来,对庄珂不禁也热络了些,徐氏笑着唤了一声“好孩子”。

  一行人往柏节堂去。

  行了两步,陆氏就瞧出穆连潇的不对劲来:“连潇媳妇,连潇的背……”

  杜云萝搂紧了延哥儿,低声道:“受过重伤,如今也不曾完全好,还要再多养些时日。”

  短短一句话,陆氏却听得心惊胆颤,能让背都直不起来了的伤,可想而知有多重。

  她心思一转,也就明白他们没有赶回京里过年的原因了。

  不是山峪关还要善后,是穆连潇的身体不允许。

  柏节堂外头,芭蕉翘首盼着,待见了他们出现,扭头跑了进qù,抬声道:“老太君,世子他们都回来了。”

  正歪在罗汉床上闭目养神的吴老太君睁开了眼。

  周氏的心跳加快,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暖阁里的二房众人。

  穆元谋放下了茶盏,穆连诚起身迎了出去,蒋玉暖抱着娢姐儿,低着头,面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  练氏正对着吴老太君,她的脸上挂着笑,藏在桌子底下的双手,把帕子绞得紧紧的。

  外头响起了脆生生的问安声。

  吴老太君赶忙调整了姿势,坐了起来,周氏替她垫了一个引枕,转眸就见帘子一动,一下子撩开了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