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七十一章 痛哭

第四百七十一章 痛哭

  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帘子是穆连诚撩开的。

  他站在外头,引着穆连潇和穆连康一家进来。

  原本以为早就死透了的穆连康返家,穆连诚从最初的意外惊讶,到现在的镇定小心,他不得不如此。

  当日在书房里,穆元谋与他商议了许多。

  毕竟是九年前的旧事了,穆连康又失去了记忆,根本无迹可寻。

  退一万步说,就算穆连康有朝一日想起来了,就算穆堂说了真话,所有的罪过都是穆元谋的,而不是穆连诚的。

  他的父亲,给他留了足够的后路。

  如此难看的家族内斗,不管是谁,都会掩着瞒着。

  吴老太君也是如此,真的到了所有的一切都捅出来,二房无路可退的时候,穆元谋的一条命,足够留下穆连诚和穆连喻的命。

  九年前的他们尚年幼,根本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有顶不住的左膀右臂的婆子丫鬟胡言乱语要说真话,也不过是奴才的几句话,没有实证,牵连不到穆连诚和穆连喻身上。

  连在古梅里城外谋害穆连潇的事体,都不会对穆连诚兄弟有任何影响。

  无凭无据,最多是得不到爵位,伤筋动骨的损失并不会有。

  对于父亲的打算和选择,穆连诚接受。

  夺爵的路本就不好走,穆连诚也不会天真地以为只要去夺了就一定会有收获。

  不成功便成仁,那是傻子所为,不会是穆连诚,也不会是穆元谋。

  穆元谋在最初就给儿子们留了活路,换作穆连诚,他也会给他的妻儿留活路。

  穆连诚从穆连康出现在视线里时,就仔细打量着他。

  九年未见,穆连康变了很多,穆连诚第一眼都没有认出来。

  等走到近前,穆连潇把他的身份告诉了穆连康,穆连康看向他,眼中迷惑,透着几分疏离。

  穆连诚对此并不意外,无论是谁,面对多年未见却又想不起来的亲人时,都是这样的反应,让穆连诚介意的反倒是穆连潇的态度。

  穆连潇的脸上没有什么笑容,若是从前,穆连潇会用手臂勾着他的背,邀他晚些去饮酒。

  而这一次,穆连潇没有这么做。

  穆连诚心中惴惴,直到他看到穆连潇走进了西暖阁,他的眸子倏然一紧,穆连潇的背有些弯。

  穆连潇见了吴老太君和周氏,刚要跪下磕头,穆连诚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。

  “阿潇,你的背怎么回事?”穆连诚惊讶。

  穆连潇的动作顿了顿。

  周氏的目光正落在早一步进来的杜云萝和延哥儿身上,闻言立刻看向穆连潇,皱着眉头站起来,绕到了儿子身后。【△網WwW.】

  穆连潇吞了口唾沫,他的背伤瞒不过人的,更别想瞒过周氏。

  “母亲……”穆连潇讪讪唤道。

  周氏的手掌沿着穆连潇的脊背抚过,眉头越皱越深:“受伤了?”

  穆连潇偏过头,见周氏眼中满满都是担忧,他赶忙道:“之前受了伤,还没有全养好。路上问了大夫,说是要慢慢养。”

  周氏叹了一口气,微微颔首,没有再问。

  行军打仗,哪有半点不受伤的?

  周氏心疼儿子,但也不会异想天开,不讲道理。

  当着吴老太君的面,周氏想多关心几句,还是忍住了。

  吴老太君为了穆连康的归家,今日定是大喜大悲的,不能再添刺激了。

  穆连诚盯着穆连潇的脊背,估摸着他的伤情。

  穆连潇身上还有伤,吴老太君说什么也不肯让他行大礼:“赶紧让你媳妇扶你去榻子上躺着,别阻在连康前头。”

  语气嗔怪,关心却是实打实的。

  杜云萝笑着把延哥儿抱到了吴老太君怀里,扶着穆连潇去躺了。

  “这就是我们延哥儿?”吴老太君搂着孩子,激动极了,“好好好,这模样可真是俊!”

  知道添了孩子,和亲手抱着孩子,吴老太君的心境是不一样的。

  延哥儿不怕生,一下子见了这么多陌生面孔,他的兴奋劲上来了,呀呀叫得热闹。

  吴老太君一点也不觉得吵,等抬眸看到不远不近站在那儿的穆连康时,她把延哥儿交给了周氏,朝穆连康招了招手:“过来让祖母瞧瞧。”

  穆连康略一犹豫,徐氏在背后轻轻推了推他,他这才上前走到了罗汉床前跪下。

  这样的高度,正好能让吴老太君看清穆连康的样子。

  老太君上上下下打量着他,眼睛一点一点红了起来。

  “元铭媳妇,元铭媳妇!”吴老太君颤着声唤徐氏。

  徐氏过去,就被吴老太君一把握住了手。

  “这孩子,长得跟元铭以前一模一样的,这眼睛,这轮廓……”吴老太君一手握着徐氏,另一手在穆连康的身边比划着,想触碰又有些不敢下手。

  徐氏之前刚哭了一场,听了吴老太君这带着几分哭腔的声音,眼泪又簌簌落了下来:“您说得是,和老爷当年像极了,连康小时候和老爷最像的就是眼睛,老太君,您看连康这眼睛,现在也还是像。”

  婆媳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,吴老太君又是激动又是心酸。

  想起穆元铭的英年早逝,想到穆连康的九年生死不明,吴老太君痛哭着抱住了穆连康,以手作拳,捶着穆连康的背。

  “你可算是回来了呀!你这孩子,当年说不见就不见了,你这是要了我跟你母亲的命啊!”

  吴老太君一哭,徐氏扑倒在罗汉床上,双肩剧烈抖着。

  周氏也被招得鼻子发酸,想开口安慰几句,又怕说出来的声音调子受情绪影响波折起伏,反而更让吴老太君伤心。

  单嬷嬷、芭蕉和其他屋里的丫鬟婆子们也在抹眼泪。

  练氏正对着吴老太君坐着,此刻面上是挂不得一点笑容了,她也想哭,陪着掉几颗眼泪,免得就她一人置身事外似的招人眼。

  可她哭不出来。

  分明今日这种状况,所有的事情都跟最初预想的不一样了,不仅不是按部就班,根本就跟脱缰了的野马一样,让她都回不过神来了,她其实是最想哭的那个人,可她偏偏没有眼泪。

  练氏用力吸了吸鼻子,没有半点儿酸楚,她只好去想穆连喻,想穆连慧,想所有让她不开心的事情。

  越想,心就越闷,几乎要窒息了,都没有什么用处。

  练氏心急,干脆狠狠在虎口上掐了一把。

  噢——

  练氏痛得几乎要叫出声来,可她还是忍住了,几个深呼吸之后,眼眶总算是红了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