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七十三章 敌意

第四百七十三章 敌意

  庄珂模样姣好,笑容明亮。

  蒋玉暖突然想起来一句诗,“葡萄美酒夜光杯”,庄珂不单是葡萄美酒,也不单是夜光杯,她是盛在了夜光杯中的葡萄美酒。

  两厢合宜,越发显得那美酒红艳如血,晶莹透亮。

  明艳,夺人眼球。

  尤其是那双碧蓝的眼睛,眸子一转自有风情。

  这样的庄珂,与蒋玉暖从前见过的女子都是不一样的,与她自己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。

  蒋玉暖犹自出神,在穆连康的一声“二弟妹”中回过神来,要不是娢姐儿坐在她腿上,她几乎要跳了起来。

  没有看穆连康,蒋玉暖低垂着眼,回了一声“大伯”。

  穆连康没察觉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,和庄珂一道夸了几句娢姐儿。

  蒋玉暖浅笑着,听着穆连诚与穆连康说话,心中五味杂陈,难以言喻。

  他果然是不记得她了……

  也对,他连他的母亲、弟弟们都忘记了,又怎么还会记得她呢……

  她对于穆连康来说,也不过就是表妹而已。

  蒋玉暖嗓子发涩。

  庄珂不知前事,也不知道杜云萝的梦,因而她对蒋玉暖并无恶意,又同样做了母亲,对娢姐儿便不由自主地喜欢起来。

  “姐儿看起来有两岁了吧?”庄珂笑着问蒋玉暖。

  蒋玉暖咬紧了后槽牙。

  她可以不去看穆连康,可以把过去的事都放下,可以安安心心和穆连诚过日子,但她没有办法心平气和地对待庄珂。

  这种排斥和不喜的敌意,蒋玉暖没有办法克服。

  只是,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,蒋玉暖不能无视庄珂,她只好含糊应了声:“是啊,两岁多了。”

  “会跑了吗?”

  蒋玉暖抿唇:“刚刚会跑几步。”

  庄珂回头看了坐在吴老太君身边的潆姐儿一眼,道:“这个时候最想跑了,自个儿又停不住,说摔就摔了,喏,我们潆姐儿膝盖上还有个小印子,就是两岁半的时候摔的。”

  蒋玉暖没吭声,吴老太君先关切了起来:“还有印子?等会儿我看看,姑娘家要漂亮,不能留下印子。”

  徐氏捏着洄哥儿的手,叹道:“一个人带两个孩子,是真的不容易。”

  毕竟是关外,不像关内大户,家中有仆妇,孩子们还有奶娘,在关外的庄珂全靠着自己养孩子。

  庄珂笑了起来,道:“我那会儿正怀着洄哥儿,要不然,也不会叫这小淘气给摔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和徐氏都笑了。

  蒋玉暖却笑不出来,身子里凉飕飕的,仿若外头的北风直接吹到了她的身上,她的双腿也变得冰冷。

  她只好又坐了回去,免得自个儿真站不住了丢人现眼。

  周氏见认亲认得差不多了,就与吴老太君道:“老太君,他们风尘仆仆地回来,这会儿还是让他们下去梳洗休息吧,人都到家了,以后****能瞧见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听得有理,便让他们各自散了。

  穆连康一家住的院子,周氏和徐氏老早就使人收拾出来了,离徐氏住处不远,走几步路就到。

  徐氏兴高采烈地领着他们过去,陆氏一道陪着去了。

  二房回去了,吴老太君把长房留了下来。

  “嫡长房的嫡长孙!”吴老太君怎么看延哥儿怎么喜欢,又把彭娘子唤来,亲自问了问。

  彭娘子进退得度,又把延哥儿照顾得极好,吴老太君满意了,让芭蕉看赏。

  延哥儿闲不住,在罗汉床上摇摇晃晃地走,逗得吴老太君开怀。

  吴老太君笑着问穆连潇:“打算什么时候进宫?”

  穆连潇答道:“等会儿就递折子,应当是明日里入宫回话。”

  吴老太君颔首,道:“身上的伤厉害不厉害?刚才人多,也就没顾上问你。”

  闻言,周氏也不禁紧张。

  穆连潇和杜云萝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对于伤势,他们不想隐瞒,虽然下手的人极有可能是穆元谋派来的,可毕竟还没有证据。

  碍于吴老太君的身子骨,陈年旧事的帐,此刻不翻出来,但有一些事情,还是要慢慢的,一点一点的让老太君有点准备。

  穆连潇斟酌着道:“孙儿这回能回来,除了大哥之外,也全靠鸣柳和疏影,要不是他们不顾自己安危坚持寻我,我就死在大漠里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的面色霎时一白,周氏亦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穆连潇从奇袭古梅里城开始,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。

  他是被自己人从背后砍了一刀,他被鞑子带入了大漠深处,他靠鸣柳的照顾活到了与穆连康和疏影会合……

  吴老太君听得心如刀绞,可她到底不是寻常的深宅老妇人,她见过战争,也杀过鞑子,况且,穆连潇现在就在她跟前,这给了老人无比巨大的力量。

  不害怕归不害怕,心痛一样是免不了的。

  吴老太君抹着眼泪道:“你这孩子,既然伤未曾痊愈,就该多休养才对!

  怎么能心急火燎地往京里赶?

  你刚还想给我跟你母亲磕头?你还是歇着吧!”

  周氏也心疼极了,催着穆连潇宽衣,让她仔细看看伤口。

  穆连潇拗不过周氏,杜云萝伺候他解了上衣,露出背后那可怖刀伤来。

  周氏瞪大了眼睛,泪水瞬间氤氲了眼眶,她的手哆哆嗦嗦地落在了伤口上。

  皮肉似是愈合了,只是最外层的伤口依旧骇人,周氏难以想象,到底是多重的刀伤才能把伤口弄成这样,几个月过后,还让人看得心惊胆颤。

  “大夫怎么说?”吴老太君问道。

  穆连潇道:“来时经过桐城,请邢大人看了。邢大人说,筋骨还未全好,让我多休养。”

  吴老太君皱眉,邢御医的医术自然没话说,可她怕穆连潇为了宽她们的心,故意往轻了说,便转眸去看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垂首,道:“邢御医是这么说的,他说一定要多休养,能躺着就千万别站着,等筋骨不痛了,再慢慢试着让背直起来。”

  “那你还自个儿走进来?家里没轿子抬你了?”吴老太君抬声道,“别仗着年纪轻就不好好养伤,落下病根了怎么办?连潇媳妇,你千万拦着他,别由着他性子。”

  杜云萝应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