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七十四章 咳血

第四百七十四章 咳血

  下一页

  周氏不疾不徐替穆连潇把衣服披上:“你说,是自己人偷袭你?”

  穆连潇垂着眼帘,道:“我将他挑落马下时,看到他穿着的是我朝兵士的皮甲。”

  周氏紧紧抿了抿唇。

  穆连潇见吴老太君亦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便朝单嬷嬷打了眼色。

  单嬷嬷会意,和芭蕉两人退出去,一个守了明间,一个守了屋门。

  吴老太君见此,不禁坐直了身子:“连潇,你这是有要紧事要说?”

  “是,”穆连潇沉声应道,“在桐城时,我和大哥去青连寺见了穆堂。”

  穆堂的名字就像刀子一样,吴老太君的心狠狠就是一抽。

  她暗暗有种感觉,穆连潇想要说的,也许就是穆元婧死前说的那番话。

  穆元婧胡言乱语,血口喷人,可那真的是喷在了吴老太君的心口上,血迹斑斑,挥之不去。

  周氏亦然,她给穆连潇回过密信,也对二房有了些戒备和疑心。

  穆连潇缓缓说了,说穆堂手下留情,让穆连康赌了天命,只是不能说穆元谋害死了老侯爷和兄弟的事情,只能把穆堂的缄默说成内心的不安和恐惧,以及良心的折磨。

  吴老太君颓然靠在引枕上,满是皱纹的眼角湿润一片,她静静流泪,没有质疑,也没有反驳。

  良久,吴老太君才道:“初一进宫磕头时,我和皇太后提过了,你有军功,也有子嗣,该承爵了。

  等一切尘埃落定,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,慢慢也就会散了。

  元谋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连诚,只要连诚没那个心思,他们翻不出浪花来。

  至于前事,连潇,不是祖母偏心,你现在要以爵位为重,生出些闲言碎语来,对你不利。”

  穆连潇应了。

  吴老太君有说得对的地方,他现在是该以爵位为重,把爵位牢牢握在手中,是他最应该做到的事情;

  可吴老太君也有说错的地方,穆连诚是有那个心思的,杜云萝的梦境里,他野心勃勃。

  只是,那个梦,不能说给老太君听,也不能说给周氏听。

  吴老太君的面上露出几分疲惫来,她今日大喜大悲,又坐实了心中最不想接受的穆元谋的阴暗面,此刻有些打不起精神来。

  周氏让单嬷嬷进来,伺候吴老太君净面,又安排了榻子,把穆连潇抬回了韶熙园。

  韶熙园里,连翘和玉竹坐镇,又有古福来家的,打理得井井有条。

  锦蕊和锦岚回来,没费多少工夫就收拾好了东西,厨房里又备了热水,就等着主子们过来。

  等穆连潇夫妇来了,围着听洪金宝家的说岭东故事的丫鬟婆子们才散了,各自做事。

  收拾了一番,这才又过去敬水堂。

  周氏正在等他们。

  苏嬷嬷守了明间,周氏让穆连潇躺下,问道:“那偷袭之人真的没有瞧清楚?”

  穆连潇苦笑摇头:“没有看清楚,我那一枪应该刺在了他的胸口上,他很可能是已经死了。”

  周氏微微颔首,既然不知道那人是谁,就不能从他嘴里挖出幕后之人,那么一来,那奸人还是死了好,下手伤了她的儿子,害的他差点儿死在大漠里,周氏都恨不能亲手将奸人生剥活剐了。

  “在老太君那儿,有些话不好讲,我琢磨着背后之人许是和你二叔父有关,”周氏叹了一口气,目光望着墙上的长弓,“你父亲走前,把这一家子都交给了我,可我到底没有办法做到最好。”

  穆连潇伸手握住了周氏的手。

  周氏的手有些凉,一如她此刻心境。

  穆连潇心痛极了,有那么一瞬,他不想把陈年旧事翻出来惹周氏心伤,理智却告诉他,必须说,不得不说。

  “母亲,穆堂还说了很多,”穆连潇刚一开口,周氏的身子就是一僵,穆连潇撇开脑袋不去看周氏,硬着心肠道,“祖父、父亲和三叔父都不是战死的,二叔父在四叔父战死后就在算计谋划了。

  他为了爵位,害死了祖父,害死了父亲和三叔父,战死沙场,无迹可寻。

  他不能让大哥回来,就让穆堂杀了大哥,穆堂下不去手,给了大哥一条活路。

  二叔父也想这样对付我,我死在了大漠里,就算大哥回来了,大嫂有胡人血统,爵位还会是二哥的。

  当年穆堂不敢说,说出来了,整个定远侯府都完了。

  他一直在等,我若承爵,他就把真相告诉我,我若死在二叔父手上,他就把秘密瞒一辈子。”

  周氏一动不动地听完了穆连潇的话。

  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都像晴天霹雳一般,她仿若是受了天劫,所有的雷电都劈在了她身上,让她浑身痛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饶是晓得穆元谋有野心,可周氏没有想到,他竟然可以狠到那一步!

  他怎么能够对兄弟下手?对父亲下手?

  周氏的胸口起伏,望着长弓的眼睛已然模糊。

  她想起了小时候。

  她和穆元策是青梅竹马,常常来侯府里做客小住。

  穆元策胆子大,六七岁的时候就敢爬园子里的高树。

  夏日里蝉声阵阵,当时还是大丫鬟的苏嬷嬷牵着她的手,跟着吴老太君逛园子,老远就看见那兄弟三人。

  穆元策趴在树上,穆元谋在下面仰着头指挥着左右,年纪最小的穆元铭抱着小竹篓,紧紧掩着盖子,就怕里头的知了飞散了。

  丫鬟婆子们在一旁急得团团转,又拿这三个小祖宗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  见了吴老太君过来,吓得她们赶忙跪下。

  树上的穆元策一惊,往下滑到一半没抓住,摔下来与穆元谋和穆元铭摔作一团。

  吴老太君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周氏躲在老太君的背后捂着嘴,没敢笑出声。

  幼年时,曾经是亲密无间的三兄弟,周氏只要闭上眼睛,还能想起那三个孩子的笑容,可转眼几十年过去,一切都变了。

  “你父亲一直很关心你二叔父,一直很看重他……”周氏颤着声,她胸口闷得厉害,连呼吸都不畅快了。

  咳咳……

  周氏咳嗽了两声,杜云萝上前替她抚背,周氏却咳了很久。

  张口哇的一声,吐出一大口鲜血。

  红得灼烧了他们夫妻的眼睛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