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七十五章 争气

第四百七十五章 争气

  鲜血喷在了秋香色金钱蟒锦缎条褥上,刺眼极了。

  穆连潇顾不上躺着,赶紧坐起身来,红着眼眶替周氏轻轻拍着背。

  他见多了血腥,别说是敌人的,自己身上的血淋淋的伤口都不会让他皱一皱眉头,但周氏的这一口血,仿佛把穆连潇的心肝肺都给挖出来了似的。

  杜云萝唤了苏嬷嬷。

  苏嬷嬷进来一看,脸色苍白,也顾不上多问,急匆匆去寻大夫了。

  杜云萝倒了盏热茶,伺候周氏漱口,又擦净了她唇边血迹,扶她躺下。

  周氏睁大着氤氲双眸,她张口想说些什么,只是话语都堵在了嗓子眼里,火辣辣的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  见周氏气急攻心到吐血的地步,杜云萝心里也不好受。

  她突然就想起了从前。

  在她昏厥后又醒来时,周氏曾经说过,说她在杜云萝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样子。

  可这一刻,在杜云萝眼中,悲愤恨、各种情绪掺杂、痛苦难言的周氏,不也是年老时得知真相的她吗?

  她与周氏并非血脉相连的母女,但杜云萝能深切体会周氏的心情。

  丧夫多年,一直以为丈夫是战死的,从未有过半点怀疑,直到知晓真相的这一刻,所有的情绪排山倒海而来,一下子击垮了心防。

  周氏胸口闷闷,她含泪朝穆连潇挥了挥手,示意他躺好,莫要担心她。

  穆连潇嗓子发苦,即便到了吐血的时候,周氏最关心的还是他的身体。

  舍不得让周氏痛苦之余还放不下他,穆连潇乖乖躺了回去。

  杜云萝也没让外头的人手进来伺候,拿着帕子把条褥上的血迹抹了抹。

  也只能抹去一层罢了,血色浸透,回头要整条都换了才是。

  大夫很快就来了。

  见周氏吐了一大口血,那大夫也极为慎重,仔细请脉,又开了调养的方子,千叮万嘱着不许周氏再费辛劳。

  苏嬷嬷送走了大夫,让人去抓药煎药,进来问道:“太太,怎么好端端地,又开始吐血了?”

  杜云萝一怔,穆连潇也皱紧了眉头,什么叫“又”?

  周氏不赞同地看了苏嬷嬷一眼,有气无力地道:“陈年旧事了,提起来做什么?平白惹他们两个担忧。”

  穆连潇见周氏不肯细说,转头看着苏嬷嬷。

  苏嬷嬷话已经出口了,又觉得周氏这般瞒着也不是个事儿,道:“太太原是操劳,断断续续吐了一个月的血,老太君就把中馈交给了二太太,让太太静养。

  如此养了几年,这几年身子虽比不上做新媳妇的时候,但好歹还算平顺。

  世子,太太一直没有告诉您,是怕您担心。”

  如此一说,杜云萝心里也有数了。

  周氏是在穆元策死后的头两年,一人操持中馈,身子大损,才有了后头的静养。

  不过,吐血这种事,毕竟是伤了底子根本,不是调养个几年就能彻底好转的,周氏这些年是不再吐血了,可刚才的讯息对她的打击太过沉重,这才会一口气屏不住,里头翻滚起来。

  只是,周氏当初的病……

  穆连潇也是这么想的,追问了周氏一声。

  周氏摇了摇头:“当时请了好些大夫来看,老太君甚至想法子请了御医来,都说是操劳所致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,她并不全信。

  邢御医说过的话,依旧在她的耳边,这种牵扯上侯门后院女眷们的争斗纷争的,有几个大夫会来蹚浑水?

  就算是太医,也多是明哲保身。

  只可惜邢御医的腿废了,要不然请他进京来,替周氏诊一诊,也好让大伙儿安心。

  周氏拍了拍穆连潇的手,喘着气,笑着与他们道:“我自己的身子,我最有数了。这一口血瞧着是骇人,可总比这口气憋在心里强。

  这事体,我们心知肚明就好,老太君那里,还是莫要透了风声。

  老太君年纪大了,我怕她一时半会儿扛不住。

  连潇,我知你恨他,我也恨,杀夫之仇,我恨不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。

  可是,你是世子,你很快要承爵,这定远侯府是压在你身上的,你不能为了复仇就把侯府、把你自个儿给赔进去。

  若是那样,老侯爷和你父亲在地底下都不会安生的。”

  穆连潇颔首应了。

  周氏疲了,歪在引枕上,良久都没有再说话。

  就跟她自己说的,那一口血吐出来,心中总算没有那么闷闷的了,只是闭上眼睛,想起穆元策的音容笑貌,周氏的心还是一阵一阵的痛。

  青梅竹马,十几年夫妻,周氏以为他知道穆元策的一切,可到头来,最最要紧的事,她一直被瞒了九年。

  穆元策战死的真相,她竟是在九年后,才窥得其中一角。

  若不是穆连康归来,若不是穆连潇身上累了战功,也许周氏这一生都不会知道答案。

  可周氏无法责怪穆堂。

  穆堂的选择是人之常情,是一个定远侯府的忠心老仆必定会走的路。

  当年在北疆,若换一个完全听命于穆元谋的人,穆连康早已经死了。

  穆堂无可奈何,回京之后不吐露一个字,也是为了这穆家满门。

  穆元谋设计,在战场上害死了穆世远、穆元策和穆元铭,谋危社稷的罪名足以诛九族。

  不仅仅是定远侯府,穆家族中、姻亲,九族之内,一个也躲不过。

  就算穆连潇当时未满十六岁,圣上也极有可能在盛怒之下一并处死,就算留下一条性命,流放三千里,亦或是与女眷一起充入官宦人家为奴,这一辈子,是无法翻身的了。

  周氏能让穆连潇在战场上与鞑子殊死相搏,但她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为奴为仆。

  穆堂的沉默,好歹给了长房喘息的机会,给了穆连潇长大成人的机会。

  至于穆连潇能不能抓住,能在二房的虎视眈眈之下,取得何种成就,那就跟被留在北疆雪地里的穆连康一样,一切都看造化。

  好在,她的儿子很争气。

  “明日里还要进宫面圣吧?”周氏柔声与穆连潇道,“你背上有伤,自己当心些,能休养的时候莫要逞强。”

  穆连潇颔首。

  进宫不比在家中,就算伤势未愈,也没有躺着进宫的道理。

  周氏叮嘱了几句,让他们夫妻先回韶熙园去,换下身上沾了些血的衣服,等晚上摆宴时,才到柏节堂里去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