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七十七章 沉闷

第四百七十七章 沉闷

  下一页

  穆元谋挑眉看着穆连诚。

  穆连诚斟酌着道:“我总觉得阿潇的态度有些奇怪。”

  不仅不似从前一般亲近,反倒是透着一股子疏离感。

  穆元谋没有回答,指尖轻轻敲着桌面。

  屋里,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除了西洋钟和手指敲打桌面的声音,再无其他动静。

  那两父子全然不觉这气氛怪异,歪在榻子上的练氏却觉得沉闷极了。

  她宁愿听穆元谋和穆连诚东一句西一句地说,也不想要这般安静的状况。

  一旦安静下来,她就忍不住胡思乱想。

  练氏深吸了一口气,干脆把话题从穆连潇身上转开,道:“连康的那个媳妇,到底是个什么来历?”

  穆元谋的指尖微微一顿,转眸看了练氏一眼,浅浅笑了起来:“能有什么来历?一个关外女子,连父亲的名讳都不知道,夫人不用把她放在心上。”

  练氏有些迟疑,她最初也是这么想的,可越听庄珂说话,越觉得她的教养并不简单。

  虽然练氏没有见过关外胡人女子,但京中的贵女们的言谈举止,她看过的可不算少。

  庄珂一举一动,不输给任何一个贵女。

  若说是这些日子跟着杜云萝学的,练氏有点儿不信,举手投足里的姿态都是骨子里带出来的,不是三个月半年就能学好了的。

  庄珂那不知身份名字的父亲,是很认真地教导过孩子的。

  练氏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穆元谋安慰她道:“夫人,就算她的父亲是官宦出身,可她的母亲是胡人,她的身份自然而然就低人一头,三房有这么一个儿媳妇,不足为惧。”

  这么一说,倒是平了练氏的心神,她点了点头。

  朱嬷嬷在外头通传了一声。

  穆元谋让她进来。

  朱嬷嬷眼观鼻鼻观心,垂手恭谨道:“敬水堂里请了大夫,听说是大太太吐血了。”

  歪在榻子上的练氏整个人跟一条被捞出了水面的鱼一样跳了起来,瞪大眼睛看着朱嬷嬷:“老朱,你说大嫂吐血了?好端端的,她怎么会吐血?”

  朱嬷嬷哪知道周氏到底是个什么状况,硬着头皮道:“奴婢听说,世子从柏节堂回韶熙园,再从韶熙园去敬水堂时,都是躺着让人抬了榻子的,许是背伤还很厉害。”

  穆元谋和穆连诚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练氏蹙眉,挥了挥手,让朱嬷嬷先退出去。

  这几年周氏已经没有再吐过血了,练氏都已经忘记这一茬了,突然听闻周氏又吐了,练氏不禁想着是不是哪里又出差池了。

  是谁又在周氏的汤药里放不该放的东西了?

  长房重掌中馈,练氏已经夺权无望,又怎么还会再用旧招数,她根本没有再给周氏添过麻烦,那为何突然之间……

  练氏吞了口唾沫,转眸看向穆元谋。

  穆元谋沉声道:“看来阿潇的背伤很厉害了,他没有回京过年,只怕不是山峪关有事未了,而是伤重不能出行吧?”

  穆连诚赞同穆元谋的看法,道:“他待我疏离,大抵也是因为背伤,像从前那样勾肩搭背,他现在的身体未必吃得消。”

  如此一想,父子两人都稍稍安心了些。

  话又说回来,就算穆连康和穆连潇隐约察觉到了穆连康失踪的真相,他们没有证据,就越不过吴老太君对二房下手。

  何况,穆连潇要承爵,有些风吹草动,对长房并无益处。

  他们不用心急火燎的,只要一步一步做好准备,机会落下来的时候,就能抓住。

  相较穆元谋和穆连诚父子的步步为营,练氏只能干着急。

  她有些想穆连慧了。

  当时****在跟前时,练氏次次都叫穆连慧的嘴给气得胸口发闷,喘不上气来,恨不能早早把她嫁出去,眼不见为净。

  现在当真嫁了,除了逢年过节回家走亲,轻易就见不到了,练氏反倒是想得慌。

  那两父子有什么话都埋在心里,只有穆连慧会跟她说说话,就算不好听,好歹不是大眼瞪小眼地干坐着。

  练氏幽幽叹了口气。

  想了穆连慧,又不由自主地想留在了北疆的穆连喻。

  这一走都两年半了,也不知道吴老太君什么时候能松口让穆连喻回来。

  都怪穆元婧那个不要脸的,自己作死,还非要拉上穆连喻。

  练氏越想越气,重重揉了揉胸口,这才稍稍好受些。

  等到了掌灯时,各房各院的都往柏节堂里去。

  不管底下有多波涛汹涌,这顿家宴在面子上还是热热闹闹的。

  穆连潇是被抬着进来的,穆连诚瞥了穆元谋一眼,上前道:“阿潇,背伤得这么厉害?”

  “能躺着还是躺一会儿,不然痛得厉害,背直不起来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“养伤急不得。”穆连诚劝解了一句。

  穆连潇并没有入席,杜云萝原是想伺候穆连潇用饭的,叫周氏给拦住了,让苏嬷嬷过去伺候。

  待散了席,周氏送吴老太君回了屋里,出来后,在庑廊下瞧见了徐氏。

  徐氏上前挽住了周氏的手,妯娌两人一道往外头走。

  “大嫂,连康能回来,全靠连潇,这份情,我心里会一直记着。”徐氏叹声道。

  话里有话,周氏听出来了,道:“一家人,不说两家话,他们兄弟且不去说,妯娌相处要讲缘分,我看连潇媳妇和连康媳妇就能说到一块去。”

  徐氏浅笑。

  韶熙园里,穆连潇躺在内室床上。

  延哥儿已经被彭娘子抱回去睡了,杜云萝从净室里出来,脱了鞋子在他身边坐下。

  “我还是不放心母亲的身体,”杜云萝勾着穆连潇的手指,“那么大一口血,说吐出来就吐出来……”

  穆连潇也有些忐忑,尤其是苏嬷嬷说,周氏原先就吐过血。

  杜云萝琢磨着道:“方便的时候,能不能把邢御医请来?让他给母亲请了脉。”

  穆连潇不置可否。

  邢御医受甄家供奉,杜云萝若是开口,甄老太爷和侯老太太定不会拒绝,京城和桐城算不上远,唯一麻烦的是邢御医的身子骨。

  他也是半百的老人了,还要来回折腾,实在辛苦。

  可京中的大夫里头,穆连潇一时也说不上哪一位可以全然信任,不仅愿意蹚浑水跟他们说实话,而且还能闭紧嘴,不把侯府里的见不得光的事情往外头说。

  此刻并没有这样的人选。

  穆连潇叹道:“等我伤好了,我去桐城接邢大人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