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七十八章 沉重

第四百七十八章 沉重

  这一夜,杜云萝睡得很是踏实。

  舟车劳顿回到了京城,熟悉的地方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。

  天蒙蒙亮的时候,穆连潇就醒了,可他却不能再跟从前一样去练功了,在筋骨大好之前,还是不能胡来的。

  穆连潇要进宫复命,马车一路将他送到了宫门外。

  杜云萝带着延哥儿回了趟杜府。

  洪金宝家的昨儿个已经来报过信了,甄氏扶着赵嬷嬷的手在二门上迎她。

  杜云萝刚下车,甄氏就三步并作两步上前,一把将杜云萝搂紧了怀里:“囡囡可算是回来了,这两年可想死娘了。”

  甄氏激动,杜云萝埋在她怀里蹭了蹭,娇娇唤了一声“母亲”。

  母女两人有说不完的话要讲,甄氏从彭娘子手里接过了延哥儿,与杜云萝一道往莲福苑里去。

  莲福苑里,杜公甫和夏老太太也在等着,苗氏和廖氏陪着说话。

  甄氏把延哥儿抱给夏老太太,笑着道:“这小子长得可真结实,才抱了这么会儿,我的手就有些酸了。”

  夏老太太哈哈大笑。

  晓得杜云萝带着哥儿回来了,夏安馨和唐氏过来看她。

  瑞哥儿瞪大眼睛和延哥儿说话,乐得大人们都笑声不断。

  唐氏的肚子已经六个月了,不大也不小,初见家中最得宠的小姑,唐氏笑容温婉:“祖母和母亲都说我这一胎瞧着像姑娘。”

  杜云萝莞尔,放柔了目光看着唐氏的肚子,道:“我也觉得是个姑娘,粉雕玉琢,跟年画里的似的。”

  唐氏笑弯了眼,头一胎,她也不在意是哥儿还是姐儿,只要家里人高兴便好。

  杜云萝问起了姜四娘。

  夏安馨笑道:“三弟妹快临盆了,就在屋子里歇着。”

  “所以说,这些小家伙们也是爱凑热闹的,说来了就一起来了,”夏老太太一边逗着延哥儿,一边道,“云茹的第二胎也差不多快生了吧?”

  杜云萝颔首应了:“算算时间是差不多了,大伯娘说,等大姐临盆时,她去临谷照顾。”

  “怀让媳妇有心。”夏老太太点头。

  这两年,杨氏把杜云萝照顾得不错,现在又紧张起了杜云茹,对家中出嫁的侄女们都如此上心,让夏老太太对这位常年不在跟前的长媳都生出了不少好感和满意来。

  甄氏问起了穆连潇:“世子是进宫去了吗?等下过来用饭吗?”

  杜云萝摇了摇头:“世子在山峪关受了些伤,一直没有大好,这回在桐城请邢御医看了,说让他尽量躺着,多休养一段时日,免得落下病根。今日进宫面圣,自然不能躺着去,所以从宫里出来后,还是早些回府歇了。世子说,等他大好了,再来给祖父祖母、父亲母亲请安。”

  一听穆连潇受伤了,甄氏不由心中一紧,可他既然能够进宫面圣,想来不至于危及生命。

  “请什么安呀,养伤最要紧。”

  这话正是甄氏想说的,可她作为媳妇,不能替夏老太太拿主意,这话由老太太说来,才得宜了。

  杜云萝跟着甄氏回清晖园。

  甄氏仔仔细细问了些在岭东的生活,末了,道:“大嫂在信上说过,宣城里围了昌平伯府,当时亏得你机敏,府衙里的女眷们才没有出事。囡囡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杜云萝面上一白,当日情景她一直不愿意去回忆,就算一切都尘埃落定了,她也不愿意想起来。

  尤其是她将那歹人砸晕,歹人烧死在了她的面前……

  只有亲身经历过,才知此番心境。

  杜云萝真真切切地开始懂得,为何吴老太君不爱提及她在北疆时的事体,尤其是她杀了鞑子的事,老太君决口不提。

  亲手抹去一个人的生命,不管那个人是谁,都一样沉重。

  她们只是女人,不是奋勇厮杀的将士,她们可以坚毅地把人命背在背上,却无法挂在嘴上侃侃而谈。

  “母亲……”杜云萝抿唇,扑到甄氏怀里,低声道,“不说好吗?我不想说……”

  娇柔的声音里透着几分不安,几分疲惫,甄氏听得心都痛了,赶紧抚着杜云萝的背,安慰道:“不说就不说,只要囡囡平安回来了,娘就不问了,听话,莫怕,跟娘说些高兴事情。我们说世子,他待你好不好?有没有欺负你?”

  杜云萝扑哧笑了出来。

  穆连潇出宫后来杜家接杜云萝和延哥儿。

  廖氏赶过来,小声问杜云萝:“他还好吧?”

  杜云萝抿唇颔首:“大公子一切都好,奇袭古梅里也有他的一份功劳。”

  廖氏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。

  穆连潇在马车里和甄氏请了安,这才接了妻儿回去。

  京城的下午很是热闹,外头人声不断,延哥儿竖着耳朵听,模样可爱。

  马车入了胡同,驾车的九溪一眼就瞧见一人从马上下来,用力拍开了侯府大门,顾不上通传就冲进了府里。

  柏节堂里,吴老太君柔声与周氏说话:“昨儿个吐血了吧?别想着要瞒我,既然身子不好,就多歇一歇,连潇媳妇也回来了,这家里事体你就交给她。”

  周氏笑着点头。

  外头脚步声传来,单嬷嬷出去看了一眼,见一个婆子跌跌撞撞过来,她沉声道:“做什么!”

  那婆子脚下一软,摔了个狗啃泥,她顾不上痛,手脚并用爬到单嬷嬷跟前:“出事了!”

  单嬷嬷的心狠狠一抽,这个场面,似乎与从前的某一幕重叠在了一起。

  “北疆那里刚刚传来的消息,四爷没了,四爷战死了!”婆子的声音徒然提高,尖声叫了出来。

  声音传进了西暖阁。

  吴老太君蹭得从罗汉床上坐了起来,难以置信地看着周氏,手臂颤颤巍巍抬起,指了指窗外:“外头说什么了?是老婆子的耳朵坏了,听错了吧?元策媳妇,外头那婆子到底说了什么!”

  周氏亦是半晌回不过神来,她听得很清楚,那婆子说的是穆连喻战死了。

  这怎么可能!

  穆连潇他们打下了古梅里,黄纭这会儿还在古梅里城中驻守,北疆退回去的鞑子也在城外被打退了……

  而且,现在还是冬天,北疆大雪纷飞的时候,怎么会出这种事!

  周氏倒吸了一口凉气,抬声唤道:“谁在外头,赶紧进来说话。”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