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七十九章 怜悯

第四百七十九章 怜悯

  </>  春寒料峭,一阵北风起,吹得人不住打寒颤。

  那婆子跪坐在庑廊下,听见周氏声音,她打了个哆嗦,颤颤巍巍想爬起来,腿肚子发软,几次都没有起身。

  单嬷嬷深吸了一口气,稍稍镇定了些,拉了那婆子一把,将她半扶半拖着进了西暖阁。

  吴老太君的屋里,以这婆子的身份是进不来的。

  她头一回进来,顾不上东张西望,单嬷嬷的手一松开,她又扑倒在地上。

  吴老太君瞪着眼睛看她。

  周氏一面给吴老太君顺着气,一面问道:“你刚才在外头说什么了?仔仔细细再说一遍。”

  “唉、唉!”婆子猛一阵点头,结结巴巴地,把话说了一遍,“北疆那里来报信的,说是鞑子犯境,四爷就、就战死了……”

  吴老太君的眸子倏然一紧,险险一口气没上来。

  单嬷嬷赶紧替吴老太君掐人中

  。

  周氏沉声问道:“消息准不准?这大冬天的,哪里来的鞑子?连喻到底是伤着了还是……”

  这些具体的事体,婆子就答不上来了。

  周氏又问她:“除了柏节堂,还去哪儿报信了没有?”

  婆子摇头:“还未去报。”

  周氏心中有数了。

  杜云萝和穆连潇进来,见里头气氛沉闷,不由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“祖母这是怎么了?”杜云萝问道。

  吴老太君歪在罗汉床上,整个人疲惫又悲痛,眼角满满都是泪水,连呼吸都弱了几分。

  杜云萝看得心惊胆颤,莫非穆元谋的那些“好事”让吴老太君知道了?

  穆连潇亦是这么猜想的,可抬眸看向周氏,周氏脸上没有明显的泪痕和悲痛,不像是说了有关穆元策的事情。

  “母亲,刚在大门口,我听说有人急匆匆地进府了,是不是有什么状况?”穆连潇问道。

  周氏让穆连潇先躺好,叹道:“刚报上来的,北疆出了战事,连喻战死了。”

  饶是周氏说得极其平静,语气里多少带着几分意外和诧异,末了低低叹息。

  杜云萝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穆连喻死了?

  在北疆,在冬天,在鞑子已经被釜底抽薪之后,穆连喻战死了?

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她是不喜穆连喻的,穆连喻是穆元谋和穆连诚的帮凶,可这么一个人,突然之间,说没了就没了,怎么能不叫人震惊。

  穆连潇皱紧了眉头,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:“谁来报的,让他来回话!”

  婆子颤颤巍巍去了。

  刚迈出柏节堂,就和练氏撞了个满怀,一屁股摔坐在地上。

  换作平日里,这么顾头不顾脚的行径少不得招来一顿呵斥,可这一回,练氏根本没空理会她,绕过她就往里头跑,后头跟着的丫鬟婆子们也跟没瞧见她似的,眼里只有练氏。

  练氏踉踉跄跄冲进了西暖阁,道:“我听说北疆有信传了来,说是跟连喻有关?又说不是什么好消息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心急火燎地问完了,练氏才注意到吴老太君的状态,老人眼角的泪痕让她整个脖颈都发凉了。

  “老太君……”练氏颤着声,张了张嘴,后半截话卡在嗓子眼里,就是说不出来。

  穆连潇和杜云萝的脸上写着惊讶,而周氏眼中更多的却是怜悯。

  这种怜悯如一把石锤,狠狠砸在了练氏的心上,她往后退了半步。

  “大嫂……”练氏吞了口唾沫,上前拉住了周氏的衣袖,“是不是我们连喻受伤了呀?是不是伤得还挺厉害的?这臭小子,去了边疆也不消停,一定要来给我折腾点事儿,等他伤好了回来了,看我不揍他一顿,跟小时候一样,揍他屁股,打开花了,就长记性了

  。”

  练氏一面说,一面重重点了点头,她的声音颤得很厉害,一个字一个字又格外用力。

  她就像是想要说服她自己一般。

  受伤,受重伤,她都能够接受,她都能够扛得住。

  可吴老太君和周氏的样子,又让练氏的心继续沉到了湖底。

  周氏不轻不重扣住了练氏的手腕,扶着她坐下,柔声道:“二弟妹,谁给你报信去了?还说得不清不楚的。”

  练氏微怔,“不清不楚”四个字却像是救命稻草一般,她一下子激动起来,道:“是不清不楚的,那个混账东西,不会说话就莫要乱传话,跟我说什么连喻不好了,出大事了,吓得我什么都没顾上就过来了。”

  周氏轻轻拍了拍练氏的背,眼神依旧怜悯,只是其中闪过了一丝冷意。

  刚才来传话的婆子分明说,还没有往其他地方报,而风毓院里却已经收到些风声了。

  各房各院本就有自己收集消息的渠道,只要不过分的,连吴老太君都不会管,周氏更不会弄什么只手遮天,在吴老太君跟前落些话柄。

  府里有什么事情,过上半天一天的,徐氏和陆氏那里也会听到些消息,可像练氏这样,得到信息的速度实在有些快。

  练氏就算交出了中馈,她也没有一刻放松,时时都瞪大眼睛瞧着府里的事情呢。

  周氏的手停在了练氏的肩膀上,道:“二弟妹,确实不是好消息,你可千万要顶住。”

  练氏的身子一僵:“大嫂……”

  “来报信的说,连喻战死了。”周氏沉声道。

  话音一落,周氏就察觉到她手掌下的练氏的肩膀硬得跟石头一下。

  练氏一动不动坐在那儿,像一尊石像,只有睫毛微微颤动。

  良久,她才缓缓抬起了头,看着周氏:“大嫂说什么?我怎么听不懂?”

  周氏没有再答。

  练氏又一次在周氏的眼中看到了怜悯,高高在上看着她,练氏蹭得就站了起来,摇了摇头:“不可能,大嫂,这种事不能胡说的。老太君,老太君……”

  练氏唤了两声,不见吴老太君应她,她转眸看去,吴老太君的眼泪清晰可见,练氏的双脚一下子就软了。

  她撑着桌子稳住身形,泪水模糊了视线:“这不可能,这绝不可能!”

  穆元谋和穆连诚一道进来。

  练氏摇摇晃晃走过去,死死拽紧了穆元谋的袖口,颤声道:“老爷,老爷,他们说连喻死了,他们骗我的吧?连喻怎么会死了?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