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八十四章 交接

第四百八十四章 交接

  翌日一早,单嬷嬷就使人到各房各院里,免了一切晨昏定省。

  杜云萝不用过去柏节堂了,可敬水堂那里,她是要过去一趟的。

  穆连潇也想一道去,叫杜云萝拦住了。

  “叫人抬进抬出的,你不嫌别扭,母亲看着还难过呢。”杜云萝笑着把延哥儿交给穆连潇,“在岭东的时候,你都没工夫陪哥儿,这回正好,趁着养伤,多陪陪延哥儿。”

  穆连潇捏了捏哥儿的小脸,倒也没再坚持。

  他之前岂止是没空陪着妻儿,连母亲身边都不能尽心尽力。

  说真心话,穆连潇当然想多陪陪周氏,可杜云萝说得对,他叫人抬进抬出的,周氏看着就会难过。

  要进宫回话时是免不了,平日里,周氏更愿意他能多在屋里养伤,莫要多花头。

  杜云萝领着人去了周氏屋里。

  周氏刚刚用了早饭,坐在罗汉床上,面前摆了几子,上头堆了一本账册。

  杜云萝福身行礼,心里有些疑惑,周氏素来要伺候吴老太君用饭,就算老太君免了晨昏定省,周氏也会过去柏节堂,怎么今日这样子,似是不出门了。

  苏嬷嬷看出来了,低声与杜云萝道:“老太君特特使人吩咐的,说太太前些日子身子就欠妥当,不许她再操劳了,她屋里用饭,还有四太太伺候,不消太太忙碌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,端起茶盏抿了一口。

  周氏这才从账册上抬起头来:“你们才刚回来,原本这些事情,不该心急火燎地就交接。

  可眼下,一是连康媳妇要见族里人,二是延哥儿要抓周了,再往下,等连喻回京来,府里治丧,各处都要打点忙碌。

  与其等事情都挤在一块时,不如现在就接起来。

  府里的状况你也知道,比起你们去岭东时,换了几个人手,回头你见一见。”

  杜云萝应了,周氏那日吐了一口血,就算这几日还精神,可毕竟伤元气,府里接连这么多事情,若样样操心,杜云萝都怕周氏的身子骨扛不住。

  不仅仅是周氏数的那几桩,杜云萝想了想,道:“昨晚上世子说,承爵的诏书已经在拟了。”

  周氏乌黑的眸子亮了起来,眼底滑过一丝笑意:“这是好事,不管如何,先承爵了,这家里的事儿才好理得顺。”

  定远侯府缺个能在官场上立足的男人,这些年,只有一个世子,到底显得单薄了些。

  穆连潇承爵后,虽然还是只有他一个人,但身份和称呼变了,很多规矩也会跟着变。

  只不过,因着穆连喻战死,无论是承爵还是延哥儿抓周,都不能热热闹闹大办。

  府中事物,旁的倒也好说,可抓周、承爵、治丧这种事情,杜云萝是头一回操办,很多不懂的地方都要一一与周氏商量。

  婆媳两人坐着说了一上午。

  等西洋钟打了点,周氏才回过神来,道:“先回韶熙园去吧,事情总归是一样一样来的。”

  杜云萝正要告退,想起穆连潇昨夜的话,又与周氏道:“圣上让世子领大伯进宫去,慈宁宫那里,说是让我带着延哥儿过去,还想见一见大嫂。”

  周氏抿唇。

  圣上对战功赫赫又以身殉战的侯府素来高看一眼,也是对将门勋贵的安抚。

  这些年,穆连潇颇受圣宠,此次在岭东,又除内患,又御外敌,伤重而归,之后的封赏是少不了的。

  而穆连康,这位在九年前失踪,又突然回来的定远侯府长孙,带领着将士们穿过大漠打下古梅里,颇有些传奇色彩,圣上想见他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  另有一点,穆连喻战死了。

  连字辈年纪最小的穆连喻死在边关,为了安抚人心,宫里少不得要有些表示。

  就像当年老侯爷和穆元策、穆元铭死后,慈宁宫封了穆连慧为乡君,更让她随着皇太妃去了普陀山一样,这一次,宫里的赏赐怕是会落在穆连康头上。

  “既然是皇太后的意思,自当谨遵。”周氏想了想,道,“赶紧让人给连康媳妇赶一身进宫穿的衣裳头面,既合身份,不会在慈宁宫里失仪,也不会违了连喻的孝期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应下。

  许是穆连潇身子未愈,宫里也没催着让他们进宫去。

  反倒是吴老太君先知会了族中,让庄珂认一认亲。

  杜云萝不喜和族中人打交道,只是这种事情,还真不能缺席。

  她等在二门上,见族长老夫妇下了马车,她上前问安。

  两位老人年纪不轻了,精神却极好,乐呵呵地与杜云萝说话。

  桂氏上前搀扶了老夫人,目光上下打量了杜云萝,笑着道:“老太君果真会调\教人,侄媳妇比起刚成亲时,瞧着可沉稳老练多了。”

  一句话,又夸杜云萝,又夸吴老太君,即便老太君不在这儿,这话都会传到柏节堂里去。

  杜云萝的面上依旧淡淡的,她恨桂氏,无论过去多少年,无论今生桂氏会不会见风使舵倒向二房,她都恨桂氏。

  恨归恨,明面上,还是少不能唤一声“浒三婶娘”。

  花厅里,族长老夫妇给吴老太君见了礼,因着穆连喻的事情,彼此面上都没有多少笑容。

  陆陆续续的,族中有头有脸的人都过来了。

  吴老太君清了清嗓子:“连喻的事情,大伙儿应该都知道了。

  原本不该在这个时候认亲,可过些日子,等连喻回到京城,府里治丧,族中也要过来,到时候两厢一见面,彼此都不认得。

  我琢磨着,还是先让连康媳妇把亲认了。

  除了连康媳妇,也让连康认一认,他离家久了,都记不清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说完,便让徐氏唤了穆连康夫妇和潆姐儿、洄哥儿进来。

  洄哥儿年幼,看着一屋子的人,只觉得好奇。

  潆姐儿见所有人都盯着他们一家,不由有些紧张,紧紧握住了庄珂的手。

  众人的目光在这两夫妻面上转悠。

  对于穆连康,只能说一个“像”字。

  他和逝去的穆元铭太像了,那双眼睛,也和众人印象里小时候的穆连康一模一样。

  只看这容貌,就晓得这就是当年失踪的穆连康,不是李鬼。

  再看向庄珂,所有人都是一怔。

  庄珂娉娉婷婷站在那儿,丝毫不回避众人的打量,她的碧眼如湖水般澄清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桂氏看了族长老夫人一眼,喃喃道,“鞑子?”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