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八十五章 轻贱

第四百八十五章 轻贱

  <></>

  桂氏的声音不重,可花厅就这么大,其余人又没有出声,她的话就尤为突出了。

  “鞑子”两个字落下,如石子落入了湖面。

  庄珂碧蓝的眼睛微微一动,落在了桂氏身上。

  桂氏的后脖颈一片发凉,庄珂的目光之中不含喜怒,可族长老夫人扫向她的视线是冰冷冰冷的,这让桂氏的心一阵狂跳。

  她咽了口唾沫,余光瞥见练氏。

  练氏的唇角讥讽一闪而过。

  桂氏不知练氏在讥讽庄珂,反倒以为练氏在讥讽她,她的脸不由就是一白。

  紧紧咬着牙,面上却不得不端出笑容来,桂氏清了清嗓子,讪讪道:“是婶娘没见识,侄媳妇莫怪。”

  桂氏先赔了礼,今日又是来认亲的,这事体能揭过去便揭过去,吴老太君朝徐氏抬了抬下颚。

  徐氏心里对桂氏一肚子火。

  “鞑子”两字是轻贱的称呼,而且,整个定远侯府,以及穆家上下,提起鞑子都不会有什么好感。

  只是,两军厮杀是战场上搏命的事情,对于关外的妇孺们,京中勋贵们虽不了解,甚至带了几分轻视,却通常不会以一声“鞑子”来轻贱。

  徐氏知道庄珂的出身肯定会受些委屈,可她已经认同了这个儿媳妇,自然看不得旁人指手画脚一番。

  当着吴老太君和族长两夫妻的面,徐氏没有当场发难,介绍起了庄珂:“这是连康媳妇,娘家姓庄,单名一个珂字。”

  徐氏话音一落,族中不少人都悄悄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庄珂看得懂他们的意思,不过是在想,她一个异族女子竟然也有汉名,又或者是她能否听得懂汉话。

  比起让人在后背猜测指点,庄珂宁愿自个儿把事情说开了。

  她笑容温婉,先给众人施了一礼,道:“我的父亲是汉人,母亲是胡人,我是在关外长大的,会说胡语,也会读写汉话。”

  庄珂态度恭谨之中带了几分不输人的傲气。

  练氏瞧在眼里,暗暗冷笑,这就是出身不好的缘故,母亲是胡人,父亲又没个具体的出身,只有自个儿摆出傲气来才能不丢人,要是个簪缨世家的贵女,往那儿一站就行了,哪里还需要多费口舌。

  族长老夫人不由得多打量了庄珂几眼。

  庄珂的规矩好,举手投足之间,自有一股贵气,这种姿态,可不是调\教一两个月就能有的。

  一口京畿口音,比族中几个外来的媳妇子说话都显得动听些。

  再者……

  族长老夫人瞟了吴老太君一眼。

  老太君都认下了这个不汉不胡的孙媳妇了,族里还能多什么话?

  这么多年,族里一直仰仗着定远侯府,她虽是族长老夫人,可面对诰命在身的吴老太君时,那还是低了一个头的。

  今儿个说了就是认亲,侯府请他们来,就是来认人的,不是让他们来挑三拣四,说这媳妇好坏的。

  族长老夫人认得清局势,赶紧笑着说了几句好话。

  徐氏引了穆连康和庄珂上前,先让他们给族长两夫妻行了礼。

  再往下,依着辈分和出身,一一见礼。

  到了桂氏跟前时,庄珂的礼数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,可桂氏心里直打鼓,她看得出来,庄珂看不上她。

  这叫桂氏不舒坦极了。

  族中是依附着侯府不假,她在侯府的妯娌们跟前,素来也是低头的。

  之前侯府里蒋玉暖认亲,蒋家败落了,不过,当时是练氏当家,对于练氏喜欢的儿媳妇,桂氏是柔声细语的;

  到了杜云萝,人家是捧着圣旨嫁进来的,又是嫡长孙媳妇,桂氏巴结还来不及呢,哪里敢生出打压的心思。

  如今轮到庄珂了,桂氏不敢说打压,但也算是长辈对上晚辈,却生生被庄珂看低了。

  分明就是个血统不清的,这等混血出身,放到哪家去都是只能供亵玩的婢女,却在定远侯府登场入室了!

  如此高攀一头,不收敛着做人,偏偏还要摆架子!

  桂氏的笑容里带了几分冷意。

  族长老夫人瞧在眼里,当着众人的面训斥提点不得,只能在心中骂了一声“蠢货”。

  原本认了亲之后要摆席面,不过穆连喻新丧,便略过了。

  杜云萝送了族长老夫妇出去。

  马车驶离了定远侯府。

  顾不上回去再说,族长老夫人在车上就训诫起了桂氏:“说话不过脑子!怎么说也是连康的媳妇,你开口就是‘鞑子’,老太君没把茶碗砸你头上,就给了你体面了。”

  桂氏委屈极了,低着头道:“这的确是媳妇思量不周,媳妇已经赔了礼了,您知道的,媳妇没见过什么胡人。”

  “赔礼了就该老实些,”老夫人哼道,“说你没见识,还真是没见识,那庄珂说话做事哪里像个低贱出身的?那股子贵气,我看连诚媳妇都比不过她!她母亲是胡人,也许人家是个公主呢?她父亲是汉人,你又怎么知道这姓庄的不是富贵出身?”

  桂氏被训得抬不起头来,嘴上道:“媳妇是没眼识,没瞧出您说的贵气,可是,她的父母要是拿得出手,老早就说出来了,怎么还会藏着掖着。”

  老夫人见桂氏回嘴,越发不满意了。

  庄珂的仪态挑不出错,可比起京中的贵女们,她更多了一份自在和洒脱,这许是她在关外生活造成的。

  但骨子里的东西是骗不了人的,老夫人自信不会看错。

  至于庄珂的出身,她撇了撇嘴:“人家不拿出来显摆,你就当人家底子薄了?”

  桂氏这回无话可说了,只能低着头,暗戳戳骂上几句。

  定远侯府的花厅里,练氏已经告退了。

  自打听闻噩耗,她的身子一直不爽利,可又怕吴老太君怪罪,这种场面不得不强撑着来。

  这会儿族中都散了,她也就不耐烦再陪坐了。

  毕竟,认亲的是别人房里的,他们二房,如今可是刀子一刀一刀剐着心呢。

  练氏一走,蒋玉暖也跟着走了。

  她可以逼着自己不去管穆连康的事情,可她没有办法面对庄珂。

  这个与她截然不同的女人,这个受了徐氏喜欢的女人,无时无刻不在刺着她的心。

  听着别人一声又一声的“连康媳妇”,蒋玉暖内心划过的不是痛楚,反倒是狐疑和怪异,那日练氏喃喃自语的话一股脑儿又涌了上来,包裹住了她。

  那些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……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