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八十六章 闻香

第四百八十六章 闻香

  下一页

  这几天,蒋玉暖想了许多。

  杂七杂八的念头闪过,各种匪夷所思、让她心惊肉跳的念头都冒出来过,只是蒋玉暖并不敢确认。

  她不敢认,更不想认。

  她只能把所有的心思都落到娢姐儿身上,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,不再去想那些让她浑身发冷的事情。

  二房前脚离开,后脚吴老太君就回了柏节堂。

  杜云萝和庄珂跟在后面,低声说着进宫的事体。

  “我倒是没那么慌,”庄珂笑着道,“我跟你讲,比起宫里的贵人们,我之前初次见祖母和母亲时,更怕些。”

  杜云萝扑哧笑了出来。

  她明白庄珂的心态,庄珂在乎穆连康,所以才会如此。

  至于皇太后和皇太妃,庄珂反倒是不会有患得患失的心情。

  毕竟,那两位娘娘见了她们,这会儿也只会和颜悦色的,断不会生出旁的心思来。

  即便庄珂有胡人血统,可定远侯府认下了,慈宁宫就不会在这个时候指指点点。

  穆连喻的棺椁还未抵京,慈宁宫若是挑剔庄珂,未免太让人寒心了。

  二月十九,观音大士圣诞日,宫里传了话来,等皇太后和皇太妃从国宁寺礼佛回来,就请杜云萝和庄珂入宫。

  定远侯府中,杜云萝陪着吴老太君在小佛堂里念经。

  徐氏素来心诚,如今儿子回来了,越发对佛事上心,她问过庄珂,晓得庄珂信了三清,倒也没有勉强。

  练氏在佛前磕头上香,听底下人说起庄珂,她冷笑了一声。

  又是一个头长角的!

  穆元婧无法无天什么都不信,穆连慧在普陀山拜了三年,回来就会站在大殿里发呆,现在,一个死了,一个嫁了,府里却又冒出来一个更新鲜的信三清的,往后是不是还要在兰语院里摆三清像?

  最让练氏愤怒的是慈宁宫里对庄珂的传召。

  练氏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可这是靠她的儿子的命换来的,穆连喻的死,得来的那点儿所谓的“好处”竟然要落到三房头上去……

  就那么点蝇头小利,换了她儿子的命!

  思及此处,练氏的心口就痛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唯一让她觉得安慰的,是穆连慧使人递了口信回来,说她明日里回府。

  第二日一早,杜云萝抱着延哥儿,和庄珂收拾妥当,随着穆连潇和穆连康进宫里去。

  宫门外,已经有内侍和宫娥在候着了。

  圣上体恤穆连潇的伤情,让内侍备了软榻。

  两兄弟去了御书房,杜云萝和庄珂则往慈宁宫去。

  杜云萝也有两年不曾进宫了,好在这一路过去,走着走着,对于禁宫的记忆一点点浮现了起来。

  宫娥引了她们到了慈宁宫外。

  “世子夫人,皇后娘娘与几位娘娘们来给皇太后请安,里头正说话呢。”慈宁宫正殿里出来了一位宫女,笑着向两人行礼。

  杜云萝会意,道:“既如此,我和嫂嫂便在花园里闻一闻腊梅香,皇太后得空时,烦请姑姑使人知会一声。”

  那宫女应了。

  杜云萝也算是熟门熟路,出了慈宁宫,转个弯,不远处就是小花园。

  白梅开得极艳,杜云萝抱着延哥儿,与庄珂一道站在有廊下看着白梅。

  宫女们站得有些远,庄珂放松不少,打量起了这后宫内院。

  一座连着一座的宫殿,只能让人窥到屋檐,经过的宫女内侍们都小心翼翼,就怕行错一步。

  这与庄珂从前所见的关外风光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定远侯府也讲究规矩,可跟宫里比起来,又是不同的了。

  庄珂沿着游廊走了两步,想了想,还是下到了园子里,走到那白梅前,闭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清新怡人,连后宫带来的压抑感都不知不觉散了。

  庄珂正要回身与杜云萝说话,不远处却是哐当一声。

 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。

  杜云萝循声望去,游廊尽头,一位老嬷嬷瞪大了眼睛,脚边落了黑漆食盒,里头的瓷盘都已经碎开,糕点散了一地。

  老嬷嬷的手颤颤巍巍的,那食盒应当是从她的手中滑落的。

  她的身后跟了六个宫女,各自手中都捧着东西,见老嬷嬷失手,一时诧异极了。

  这一下动静大,小花园里的都被惊动了。

  引着杜云萝和庄珂的宫娥快步过去,扶住了那老嬷嬷,道:“寒姑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  寒姑摆了摆手,走了几步,她死死盯着庄珂的碧眼,摇了摇头:“奴婢一时看走了眼,惊搅了贵人们,还请贵人们莫怪。”

  宫里的老人们各有身份,庄珂和杜云萝也不会傻乎乎地去得罪人,听寒姑这般说,两人赶忙回了礼。

  寒姑带着宫女们去了慈宁宫,那一地狼藉自是有人收拾。

  正殿里热闹,皇太后笑着与寒姑道:“听说你在园子里打翻了食盒?说你老了,你还不信。”

  寒姑向贵人们行了礼,这才摇着头道:“原是不该失手的,是奴婢一眼看岔了。”

  “看岔了?”皇太后奇道。

  “白梅前,有一位妇人闻香,奴婢一眼望去,那侧脸像极了庄贵妃娘娘,和娘娘年轻的时候,几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。”寒姑答道。

  皇太后一怔,皇太妃颤着声问:“像谁?”

  寒姑垂眸:“像先帝爷的庄贵妃娘娘。”

  先帝的庄贵妃苏氏,在活着的时候是庄贤妃,失宠时,若不是当时的皇太后、现今已故的太皇太后和如今的皇太后力保,别说是四妃的头衔,连“庄”这个封号都差点被夺了。

  虽说是保住了品级封号,可庄贤妃的心死了,熬了一年多就病故了。

  先帝临终前的那几年,回忆旧事时,想起了庄贤妃的好,也知道当年误会了她亏欠了她,便一个劲儿的追封。

  到先帝驾崩时,苏氏的谥号为孝静淑和慈仁端恪庄贵妃。

  可再多的追封也换不回卿卿性命,连庄贵妃所出、被先帝追封为顺王的五皇子李宪都在母妃死后离京,再不知其踪迹。

  皇太后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在园子里闻香的妇人是谁?”

  “是定远侯府的大奶奶,皇太后今日请了她和世子夫人一道进宫来。”身边的宫人答道。

  “是她?”皇太后急切道,“快,快去请进来,让哀家瞧瞧到底像不像!”(未完待续。)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