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八十七章 祖母

第四百八十七章 祖母

  花园里,庄珂还站在白梅下。

  延哥儿有些困顿,搂着杜云萝的脖子撒娇。

  杜云萝柔声哄着他,听见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,她不由循声望去。

  深宫内院里,宫娥们极少如此急切。

  领头的是慈宁宫里的茗姑姑,杜云萝认得她。

  茗姑姑向杜云萝施了一礼,唤了声“世子夫人”,目光便往白梅下的庄珂身上瞟去。

  庄珂回过头来,两人四目相接,庄珂莞尔一笑。

  茗姑姑怔了怔。

  她是这十年才进宫的,先帝的庄贵妃的尊荣,她无福窥见,可面前这位妇人的浅浅一笑,叫她如沐春风。

  茗姑姑低声问杜云萝:“那位是夫人的嫂嫂吧?大奶奶娘家贵姓?”

  杜云萝答道:“嫂嫂娘家姓庄。”

  茗姑姑闻言一怔,若真的与顺王有关,该姓李才是;要是出自庄贵妃的娘家,也该是姓苏的……

  为何是姓庄……

  疑惑刚划过脑海,茗姑姑自己就想通了。

  “庄”是贵妃娘娘的封号,以封号为姓,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她按捺住心中起伏,给庄珂施礼,道:“皇太后晓得夫人与大奶奶来了,让奴婢请二位进去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应了:“烦请姑姑引路。”

  跟着茗姑姑的脚步,从花园绕回了慈宁宫。

  杜云萝隐约觉得,茗姑姑今日的脚步比之前引路时快上几分,显得有些急切。

  穿过庑廊,到了正殿外头,茗姑姑进去通传。

  皇太后见她回来,道:“人呢?”

  茗姑姑禀道:“回皇太后,就在外头了,奴婢问了,夫人说,大奶奶娘家姓庄,您看……”

  皇太后连连摆手,催着让人进来,至于娘家到底姓什么,那都不要紧,只要让她看上一眼,就晓得像还是不像了。

  帘子挑起,杜云萝抱着延哥儿和庄珂一道进去。

  因着要见她们,之前陪着说话的众嫔妃们都已经散了,皇太后的身边只留下皇太妃。

  庄珂是头一回进宫,心中谨记着规矩,跟着杜云萝给皇太后与皇太妃见礼。

  不等她们行了大礼,皇太后便喊起了,又催着道:“快过来,让哀家仔细瞧瞧。”

  杜云萝起先只当是在唤延哥儿,可抬眸见皇太后盯着半垂着眼的庄珂,她轻轻催了庄珂一声。

  庄珂只好上前。

  不仅仅是皇太后,连皇太妃都一瞬不瞬地看着庄珂。

  庄珂的眼帘垂着,掩了她与众不同的眼睛,落在皇太后和皇太妃眼中,反倒是更像了。

  “像!”皇太妃颤着声,道,“寒姑说得不错,就跟一个模子里出来的。”

  皇太后扣住了庄珂的手,深吸了一口气:“这身段,这模样,哀家仿若是回到了四十年前,庄妹妹来请安时也是这么一副模样。”

  话音一落,皇太妃只顾着点头,杜云萝和庄珂都已经愣住了。

  一声庄妹妹,唤的应当是庄珂的长辈吧?

  同是姓庄,莫非是姑祖母?

  庄珂咬了咬下唇,道:“皇太后娘娘说的‘庄妹妹’,是指妾的姑祖母?”

  皇太后摇了摇头,道:“把脸抬起来,再让哀家看仔细些。”

  庄珂乖顺地抬起了眼帘。

  碧蓝的眸子如御花园里的湖水,又因着皇太后的话,庄珂心神摇晃,眼中亦带了几分涟漪。

  皇太后怔住了,偏过头看向皇太妃。

  皇太妃亦瞪大了双眼,抿唇道:“莫非你的母亲是胡人?”

  这并不是什么能掩盖过去的秘密,庄珂颔首道:“妾的父亲是汉人,母亲是胡人。”

  “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?”皇太妃又问。

  庄珂的心扑通扑通直跳。

  进宫之前,她知道自己血统不一般,慈宁宫里多少会问两句。

  可血统无法改变,慈宁宫不会在这个当口上挑剔定远侯府,也就不会抓着她的出身不放。

  只是庄珂并没有料到,慈宁宫里如此关心。

  而这份关心,并不是挑剔。

  从皇太后和皇太妃的言语上,庄珂明白,她们许是认得她的亲人她的长辈,她这一趟进宫,也许就能知道父亲到底是什么人,他有这什么样的过去。

  要是能知道这一切,庄珂也能和穆连康一样,寻到自己的根。

  庄珂稳住心神,道:“妾的父亲叫庄宪。”

  皇太后的眼中已有泪光,皇太妃死死捏着手中佛珠,道:“不矜而庄的庄,天之方难、无然宪宪的宪,是吗?”

  庄珂身子僵住了,她想起了小时候,她的父亲就是这么解释他的名字的。

  迎着皇太妃的目光,庄珂沉沉点头。

  皇太后哑声道:“你的父亲呢?他还跟你说过些什么?”

  “父亲在五年前过世了,”庄珂说完,皇太后和皇太妃的眼睛倏然一暗,满满都是悲伤,她吸了吸鼻子,又道,“妾随着父母在关外长大,父亲教妾念书习字,也会说一些关内的事情,但他几乎没有提过自己的事,唯一一次提起来,说妾的祖母是信三清的。”

  庄贵妃信三清,这在先帝爷的后宫里,是谁都知道的事情,连带着她的儿子李宪都信了三清。

  皇太后一把将庄珂抱在了怀里,沉声道:“好孩子,从今日起,你要记得,你说的祖母是先帝爷的庄贵妃苏氏,你的父亲是先帝爷的五皇子顺王李宪,你也姓李。

  以后,别说是在慈宁宫,在这天下的任何地方,你都不用自称‘妾’,圣上是你的皇伯父,哀家是你的皇祖母,太子是你的哥哥。”

  庄珂彻底怔住了。

  杜云萝亦惊呆了。

  她眼中的来自关外,和气良善,骨子里有着不输京中贵女姿态的大嫂,竟然出身皇家。

  庄珂成了李珂,她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,是顺王唯一的血脉,是亲王郡主。

  庄珂长睫颤颤,碧眼之中全是质疑和茫然,她有些慌,又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。

  皇太后看在眼里,以为庄珂介意的是她母亲的身份,宽慰道:“你母亲来自关外,也不能改变你的父亲是李宪,祖宗规矩,哀家会和圣上商量,你只要知道,你自己是谁。”

  庄珂抿紧了唇,心中波涛汹涌,她突然就知道了自己的来历,可一时之间,又不知道怎么面对了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