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八十八章 宝石

第四百八十八章 宝石

  杜云萝看了庄珂一眼。

  所谓的祖宗规矩,不过是外族女子不能成为皇家正妻罢了,圣上的后宫之中,一样有几位异族的妃嫔,碍于出身,她们的品级不高。

  可顺王的情况与圣上并不相同,别说是亲王妃了,侧妃与不上宗牒的妾室也一个都没有。

  顺王的女人可能只有庄珂的母亲一人,他们两夫妻又已经过世多年,有皇太后出面,圣上要抬举定远侯府,也许那胡人女子是可能上宗牒的。

  如此一来,庄珂的身份也就不同了。

  以杜云萝的年纪,对先帝爷的庄贵妃的生平,自是一点儿也不知道的。

  只是,看皇太后和皇太妃的态度,似是与庄贵妃十分亲近,对顺王李宪的不知所踪耿耿于怀,突然冒出来的庄珂一下子填满了两位老人的心。

  皇太后絮絮问了些李宪在关外生活的事情,又使人去御书房报了一声。

  庄珂此时平静了许多。

  人也许会有相似,可不仅模样像,连名字、年纪都对得上,那就太过巧合了。

  况且,在庄珂的心中,也盼着能寻到父亲的亲人,不管他们是什么出身,是贫穷还是显贵,庄珂都想见一见。

  却不曾想到,她的父亲,来自这天下最尊贵的皇家,是先帝爷的亲儿子,是当今圣上的兄弟。

  庄珂不疾不徐说着关外的生活,说父亲教绿洲上的人说汉话,说父亲带着她在大漠里策马而行,说父亲写得一手漂亮的字……

  “孩子,你的字与你父亲的像吗?”皇太后问道。

  庄珂斟酌着道:“从小是跟着父亲学的,我自个儿瞧着,勉强学到了七分。”

  皇太后颔首,茗姑姑通透,准备了纸笔,庄珂提笔,一时不晓得写什么,就写了“天之方难、无然宪宪”。

  略微吹干,庄珂把纸捧给皇太后。

  皇太后一看这字,捏着纸边缘的手就不禁颤颤。

  其他的字,如庄珂所言,学了李宪七分,只那两个宪字,与李宪亲笔如出一辙。

  外头传来问安声,圣上驾到。

  圣上进来,身后跟着皇太子李恪、诚王世子李豫,再往后头,是穆连康和穆连潇。

  两厢行礼问安。

  一直安安静静的延哥儿看到了穆连潇,欢喜地叫了起来,伸着手要抱。

  杜云萝垂眸。

  圣上看了延哥儿一眼,笑着在皇太后身边坐下,道:“多大了?”

  “上个月满的周岁。”穆连潇答道。

  “哦?”圣上挑眉,又问,“抓周时都抓了什么?”

  穆连潇摇了摇头:“正日子时,正在返京的路上,等回到京中,还来不及补上。”

  圣上了然,道:“也就小时候最亲,要你抱你就抱吧。皇太孙小时候也粘着朕,不理他就哭,现在见到朕就躲。”

  一番话说得李恪汗涔涔,想替儿子辩解几句,又不好开口。

  圣上的目光落在了庄珂身上,仔仔细细看了看,道:“确实和庄贵妃娘娘很像,要是遥遥往那儿一站,连朕都要看岔了。我听说,五弟已经过世了?”

  庄珂恭谨颔首:“父亲已经过世了。”

  “他生前可还有什么东西留下来?”圣上叹息问道。

  庄珂拧眉沉思,穆连康暗悄悄瞄向庄珂。

  他的妻子是顺王的女儿,这一点穆连康全然没有想到。

  应该说,他对旧事早已忘记,这一次进京,穆连潇与他说的也仅是现今勋贵们的状况,在几十年前就失去踪迹的顺王,连穆连潇都记不清,更别说穆连康了。

  他当然不在乎庄珂到底是谁,就像庄珂从不在意他的出身一样。

  无论他是失去记忆被首领带回绿洲的汉人,还是关内定远侯府的长孙,在庄珂心中,都没有高低。

  同样的,在穆连康的眼中,庄珂是皇家血脉也好,是绿洲明珠也罢,她都是他的妻子。

  只不过,突然之间的变化让穆连康多少有些惊愕,但回忆起逍遥之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贵气的岳父,他又觉得,皇子出身才是理所应当。

  庄珂想不起父亲还留下了什么,倒是穆连康想起了一样东西。

  “回禀圣上,岳父当时留下来一颗宝石。”穆连康道。

  如此一说,庄珂也想起来了。

  父亲弥留之际,她刚好怀上了潆姐儿,父亲把这颗宝石给了她,说若肚子里的是个姑娘,就把这宝石给她耍玩。

  生下来的的确是个姑娘,庄珂却一拖再拖,怕年幼的潆姐儿不知道珍惜,弄丢了长辈留下来的东西,就一直自个儿收着,想等潆姐儿再大一些,才交给她。

  这宝石,现在应该躺在她的妆屉里。

  圣上留了庄珂说话,让穆连康回府去取,也把潆姐儿和洄哥儿抱来,让皇太后和皇太妃见一见。

  穆连康孤身回府,从妆屉里寻到了宝石,又去徐氏那里接两个孩子。

  徐氏见他一个人回来,奇道:“你媳妇呢?连潇和他媳妇呢?”

  穆连康要赶回宫里,匆匆与徐氏道:“母亲,阿珂的出身恐怕不一般。”

  徐氏的心重重一跳。

  “宫里说她是顺王的女儿。”

  徐氏手中的茶盏险些落到了桌上,她深吸了一口气:“顺王?是先帝的五皇子?”

  见穆连康点头,徐氏喃喃道:“会不会弄错了?”

  “慈宁宫里认定了,说她和先帝的庄贵妃一模一样,圣上还在问话,让我回来取岳父大人留下来的这颗宝石。”穆连康把宝石交给了徐氏。

  宝石好坏,女人们最懂。

  徐氏只一眼就知道,这颗宝石绝非凡品,庄珂的父亲能拿得出这宝石,他的出身就定不一般。

  “那你先进宫去吧,这事儿先不张扬,万一传出去了,宫里又不认了,平白让人看笑话。”徐氏道。

  穆连康笑着颔首,徐氏是在替庄珂考量,庄珂的血统本就会惹人闲话,再起些风波,背地里还不知道会冒出什么话来。

  他们又不能恶言恶语去与流言蜚语比拼高下,到时候吃亏的还是庄珂。

  徐氏送了两个孩子上马车。

  这几日处下来,她是真心喜欢庄珂,这个儿媳妇到底是什么来历,徐氏早看开了,她求的是一家平顺。

  可这会儿,徐氏的心忍不住有些雀跃。

  若庄珂是天潢贵胄,那他们三房也就水涨船高,二房那里想算计他们,更要掂量掂量。

  就算不能把二房打击惨了,让他们堵心堵肺的,徐氏乐意极了。(未完待续。)}性感私房照露酥胸翘臀95后校花秒杀宅男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