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九十章 凤凰

第四百九十章 凤凰

  二房众人鱼贯而入,穆连诚抱着娢姐儿,蒋玉暖扶着练氏,与穆元谋一道给吴老太君请安。

  吴老太君摆了摆手,道:“人多了,这暖阁里就挤不开,就这么先过去花厅里吧。”

  老太君发话,自是一个个整整齐齐地过去了。

  花厅里烧着银丝碳,暖烘烘的。

  穆连慧的目光落在了归家的穆连康身上。

  穆连康能平安归来,穆连慧只能说一句天命使然。

  前世的二房实在太顺了,心想事成,就算穆连康没有死,也没有给他们造成任何麻烦。

  到了今生,简直就是把前世吞下去的全部都吐了出来,就没有什么顺心的事情。

  杜云萝的重生把整个定远侯府搅和得一塌糊涂,连穆连康都活着回来了。

  事已至此,她的父母还想着能与长房拼到最后?

  穆连慧冷笑。

  她唤了声“大哥”,轻飘飘地看向庄珂,唤了声“大嫂”。

  眼中没有喜恶。

  各自坐下后,刚才的话题也就没有人提了。

  丫鬟们摆桌,安安静静用了饭,老太君又让各处散了。

  练氏回到风毓院,歪在榻子上,道:“老太君也真是的,不过就是一顿午饭,非要凑去花厅里用。”

  朱嬷嬷从外面进来,目光在蒋玉暖身上一转,垂下了眼帘。

  练氏没瞧见朱嬷嬷的眼神,问道:“什么事儿?柏节堂那里说了些什么?他们今日进宫如何?”

  一连几个问题,朱嬷嬷面色为难,还是硬着头皮答了:“慈宁宫里认了大奶奶,说她是、她是……”

  “她是什么?”练氏瞪了支支吾吾的朱嬷嬷一眼,“哦,她是蓝眼睛,难不成说她是胡人里的仙女?菩萨?圣姑?还是叫什么来着……哦,真神?”

  朱嬷嬷一听练氏这鄙夷的口气,心中就直打鼓,实话实说的话,练氏指不定又一口气哽住了,可不说……

  不说,也是不成的。

  朱嬷嬷闭上眼睛,心一横,道:“宫里说了,大奶奶是先帝庄贵妃所出的五皇子、顺王爷的女儿。”

  “什么?”练氏猛得坐了起来,瞪大了眼睛,胸口起伏,她重重喘了几口气,一把捏住了穆连慧的手,眼眶红了,“你看看,你看看这都什么糟心的事儿!

  我儿战死了,拿我儿的性命换封赏,金银珠宝买我儿的命,这也就算了,可现在呢?

  啊!为了给封赏,竟然说那胡女是皇家血脉?

  这皇家血脉可真不值钱!

  顺王离京都多少年了,几十年不提,这会儿倒是把他拉出来做文章了!

  我记得先帝爷驾崩前很是挂念庄贵妃吧?人都死了那么多年了,都一层一层往上追谥号。

  先帝爷晓得皇太后和圣上就这么利用庄贵妃和顺王,哼!”

  穆连慧手上吃痛,挣了两下才挣开,她没理会练氏,只问朱嬷嬷:“说仔细些。”

  “奴婢听说的,大爷中间回府过一回,奉命来取大奶奶的父亲留下来的一样东西,送进宫里去比了,与庄贵妃留下来的东西比得上。”朱嬷嬷清了清嗓子,犹豫着劝了一句,“事关皇家体面,若大奶奶不是顺王子嗣,只那双眼睛,宫里应当也是不想认的吧。”

  练氏的呼吸一窒:“不可能!”

  穆连慧瞥了练氏一眼:“原来祖母说的又要接圣旨了,是指这么一回事。”

  “慧儿?”练氏转过身来,扶住穆连慧的肩膀,“那庄珂真的会是……”

  穆连慧嗤笑:“母亲,您管她是不是真的,慈宁宫里要认,全天下谁敢说她是假的?

  您说宫里要抬举他们,就像当年封我做乡君一样。

  可为何我就只是一个乡君,她却是亲王女儿?

  只要皇太后开口,让京中哪个勋贵收她做个义女,她就能得乡君、甚至县主的封号,慈宁宫为何要把庄贵妃和顺王扯下水?

  那就唯有一个可能,她就是顺王的女儿。”

  练氏的眸子倏然一紧,仰倒在榻子上,一张脸惨白。

  胸口闷得难以呼吸,练氏使劲揉了揉,依旧觉得气闷,朱嬷嬷赶紧上前替她揉压。

  练氏喘着气,脑海里跟夏日的雷雨天一样,噼里啪啦炸个不停。

  他们原本还说,穆连康孤身在关外,没有身份没有地位,娶不到好出身的女子。

  就算他回来了,有这么一个妻子在,他都无法参与到爵位之争中来。

  庄珂的胡人血统,她的眼睛,会成为京中的笑话,会让勋贵女眷们都看不上她。

  却不曾想,庄珂竟然会是顺王的女儿!

  一旦成了皇亲贵胄,那就是天家,谁敢看不起她?

  这京中,除了后宫里的娘娘们,除了几位公主、亲王妃和郡主,谁能对她指手画脚?

  一只杂毛鸭,转身成了金凤凰!

  思及此处,练氏的胸口就胀痛得厉害。

  庄珂是母亲是胡人不假,那也会变成顺王爷的胡姬爱妾,沾染上天家,自然是宫里怎么说就怎么算了。

  连字辈四个儿子,穆连康是郡主仪宾,穆连潇承爵,就只有她的两个儿子,一个死了,一个还什么都没有。

  他们这些年谋划算计了这么多,到头来却成了这样……

  练氏越想越不甘心,眼前全是庄珂笑盈盈的模样,那双蓝色的眸子让她几乎窒息。

  朱嬷嬷一面替练氏揉压,一面劝着,又不住给穆连慧和蒋玉暖打眼色。

  穆连慧坐在那儿,心跳加快,她还真没看出来,那个庄珂竟然还有这样的来头。

  至于蒋玉暖,她已然呆住了。

  她不喜欢庄珂,从性子到模样都不喜欢,她们两个是截然相反的,这样的认知让蒋玉暖很不舒服。

  而唯一能让她觉得安慰的是出身。

  蒋家再是败落,蒋玉暖也是京中官宦人家的女儿,比来历不明还混了胡人血统的庄珂好上千倍万倍。

  现在,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这一点也没有了。

  人家,是顺王的女儿,是皇家郡主,是真真的娇女。

  穆连康终究是娶了最好的那一个。

  练氏好不容易才稳住了气息,她在穆连慧和蒋玉暖的眼中都看到了难以置信,就算知道会是真的,她们也无法接受。

  谁都接受不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