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九十三章 抓周

第四百九十三章 抓周

  </>  杜云萝依着甄氏,小声道:“也不知道他会抓什么?”

  “你小时候抓了一只笔,你父亲刚想夸你,扭头又抓了一把姜糖。”甄氏低声答道。

  这事体从小到大,杜云萝听甄氏说了无数次了,每次听都让她想要娇娇求饶,不说那姜糖,她好歹也是先抓了笔的,不算丢人了。

  再看延哥儿,双手往前一撑,撅着屁股就站了起来,摇摇晃晃在大案上走了两步,圆溜溜的眼睛居高临下看着桌面。

  突然之间,延哥儿弯下腰去,伸手就往前抓去。

  延哥儿抓的是虎符。

  那是用木头仿造虎符的样子雕的,很小一只,正好让延哥儿能握得住。

  延哥儿刚抓住虎符,另一只手又要往别处探去,就被穆连潇一把抱了起来。

  “看来我们延哥儿,以后也想领兵当大将军。”穆连潇笑着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。

  延哥儿被打断了,也不恼,回头在穆连潇脸上吧唧吧唧留下一串口水。

  将门出身,抓个虎符自然是赢了一堆赞美之声。

  吴老太君也高兴,让穆连潇把延哥儿抱给她。

  延哥儿抓完了周,姻亲们也没马上就散,三五成群的凑在一道说话。

  杜云萝拉了拉穆连潇的衣角,压着声问他:“延哥儿还想抓呢,你打断他做什么?我瞧着他在往那把枪伸手。”

  穆连潇扑哧就笑了,上下睨了杜云萝两眼,指了指自己的耳朵:“我听见了

  。”

  听见了?

  杜云萝微怔,很快又想明白了。

  他那是耳力好,听见她和甄氏说话了。

  “见好就收,谁知道延哥儿下一手会抓什么。”穆连潇弯着眼道。

  杜云萝的后脖颈一下子烧了起来,要不是在人前,真想狠狠踹他一脚。

  抓糖怎么了?

  她就爱吃甜的,怎么了?

  就算延哥儿也学她抓糖,这世上就不许有爱吃甜食的大将军了?

  杜云萝抿唇瞪着穆连潇,穆连潇笑意更浓。

  这厢两人低声说话,那厢传来桂氏声音。

  “连康媳妇,潆姐儿和洄哥儿,抓周时抓了什么?”桂氏堆着笑,问道。

  花厅里头热闹,桂氏的声音却不低,一时之间人人听见了,便都止住了话,转头看向庄珂。

  族长老夫人正跟吴老太君说话,听了这一句,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。

  她前回就训过桂氏了,还当她会收敛些,哪知道转过头就又去寻庄珂麻烦。

  人家从关外来的,谁知道兴不兴抓周。

  可不管如何,这又是何必呢?

  庄珂静静看着桂氏,道:“浒三婶娘,我在关外时没有给孩子们抓过周。”

  桂氏咯咯笑了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:“哎呦瞧我,倒是忘记了,各地习惯不同,咱们兴这个,每个孩子都要抓,你们那儿不兴……

  不过啊,好歹是回京里来了,往后吃穿用度就是京里的规矩了。

  孩子们小,要矫过来倒是不难的,回头添两个管教姑姑,以后说话做事,就是京里气派了。

  哎,连康媳妇,你对京里的生活可还习惯?

  有什么不懂的,大可以问你两个弟妹,她们都是京里养大的,该知道的都知道。”

  庄珂还没什么表情,族长老夫人差点一口水都喷了出来。

  贬低不算,这还顺带挑拨起了人家妯娌关系,她从前怎么没看出来,这个儿媳妇的嘴这么刁了。

  而且,什么叫京里气派?

  庄珂除了那双眼睛,说话做事哪里没有京中气派了?

  连她两个妯娌都未必比得上!

  族长老夫人重重咳嗽了一声,恶狠狠瞪着桂氏。

  桂氏看婆母怒了,也就见好就收。

  庄珂一点也不想理会桂氏,面不改色说了几句“谢过婶娘提点”,就彻底忽略了桂氏

  。

  另一边穆连康皱眉想出声,庄珂转眸望过去,碧蓝的眸子浅浅含笑,止住了穆连康。

  徐氏看在眼里,低声与穆连康道:“今儿个是延哥儿抓周,何必与这种不知所谓的人计较,在坐的眼睛都雪亮的,孰是孰非都晓得。等圣旨下了,哪个又会说你媳妇闲话?”

  庄珂打了一通太极,这事儿也就揭过去了。

  蒋邓氏暗悄悄打量着庄珂,附耳与蒋玉暖道:“那就是你大嫂?那双眼睛,哼,透着一股子邪气,一看就不是正经人。”

  蒋玉暖垂眸,拽着蒋邓氏的袖口摇了摇头:“嫂嫂莫胡说,她、她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。”

  “皇……”蒋邓氏捂住了嘴才没有大声叫起来,她悄悄看了庄珂一眼,又转过头来,瞪大了眼睛与蒋玉暖道,“胡人的皇亲?”

  蒋玉暖不想细说。

  花厅里各自散了。

  蒋方氏和蒋邓氏跟着蒋玉暖回了尚欣院。

  等打发了下人,蒋方氏才冷声与蒋玉暖道:“瞧瞧,人家长房嫡长孙就是风光,娢姐儿百日、抓周,哪一次热闹过?

  叫你不争气,不生个儿子出来!

  现在好了,你小叔子又没了,这生生又要往下耽搁!

  你自个儿说说,姑爷去年冬天回来的吧?到现在又有两三个月了,你这肚子就是铁树也该开花了,真是没点儿本事!

  等又过了孝期,你自己算算,哎,我好歹也是儿子女儿不断的,你两个姐姐也是争气,就你,就你!”

  蒋方氏越说越生气,又要伸手来戳蒋玉暖的脑门。

  蒋邓氏看在眼里,心里急得发憷。

  往日姑爷不在家也就算了,今日不仅他在,还有好多姻亲在,蒋方氏再把蒋玉暖骂哭了,回头叫姑爷知道了,可怎么是好?又传出去,那些姻亲怎么看?

  “阿暖啊,你刚才跟我说,你那大嫂是皇亲?”蒋邓氏赶紧岔开话题。

  蒋方氏闻言,手上动作一顿:“什么皇亲?就那蓝眼睛还能当皇亲?”

  蒋玉暖缩着脖子,道:“她是先帝的五皇子、顺王爷的女儿。”

  蒋邓氏倒吸了一口寒气。

  “什么?”蒋方氏撇嘴,“她信口开河的吧?

  顺王爷都离京多少年了?哦,是离京后去了关外还得了个女儿,这话说出来还有人信?

  她要是顺王爷的女儿,她怎么不姓李?

  还是说,她那个蓝眼睛的胡人娘姓庄?

  呵!你这是要笑死人呐!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