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九十四章 一样

第四百九十四章 一样

  </>  “又不是我说的,”蒋玉暖撅着嘴,移开了视线,叹道,“前些日子她进宫去,宫里认的,顺王爷的母亲是庄贵妃,所以她才姓了庄。”

  蒋方氏脸上一僵,动了动嘴唇,半晌冒出来一句:“真是?宫里认了?”

  蒋玉暖点头:“就是宫里认的。”

  “哎呦还是个郡主!”蒋方氏在几子上拍了一下,“你看,你看!

  亏得我当时让你嫁给姑爷,不然呢?

  康大爷带着个郡主回来,人家还有一儿一女了,你要是守着守着你拿什么跟人家比?

  你有见过皇家郡主做小的?

  真成了那样,你就当妾去吧!

  所以我说,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,让你听我的就没错!

  你还老跟我拧,一副我亏待了你的样子,你自己来说说,我到底亏待你没有?

  自己笨,还想不听话,摔大跟头吧!

  我告诉你啊,回头出了孝期,隔两个月你的肚子要是还没动静,就把我给你的那两个丫鬟开脸抬举了。

  我就不信你肚子不灵光,那两个的肚子也跟死水一样。

  到底是娘家带过来的人,她们家里人,我都能拿捏,不怕你个蠢的给她们欺负。

  真等到你婆母忍无可忍给你屋里添人了,你到时候找谁哭去!

  听明白没有?

  哎,说你呢,别白着个脸又要哭,你个没出息的!

  罢了罢了,我现在懒得跟你说,看着你就来气,这事儿等年底出孝期的时候我再来跟你说。”

  蒋方氏自顾自说了一通,唤上蒋邓氏便往外头走,刚一出屋子,迎面碰见穆连诚,她赶忙笑着唤了声“姑爷”。

  穆连诚给蒋方氏行了礼,等进屋子一看,蒋玉暖呆呆坐在榻子上,眼睛通红一片

  。

  “岳母跟你说什么了?”穆连诚搂住了蒋玉暖。

  蒋玉暖身子僵了,很快又放松下来,倚着穆连诚,哑声道:“没什么。”

  庄珂的事情,她不想说,蒋方氏让她给穆连诚抬妾的事情,她更加不想说。

  穆连诚轻轻抚着蒋玉暖的背,没有再问。

  送走了姻亲们,杜云萝回到韶熙园时,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疲惫。

  她有些怀念在岭东的生活了。

  除了他们夫妻带着孩子,要来往的也只有杜怀让一家和穆连康夫妻,娘家人让她觉得舒心,庄珂又是个极好相处的人,杜云萝是真正的生活简单。

  回到京中,要面对的人和事一下子多了起来,不仅仅是侯府里头的,作为嫡长房的嫡长媳,杜云萝要来往的不只是姻亲,还有其他勋贵府中的人事。

  这亏得回来后已经过完年了,要不然,够她手忙脚乱一阵的了。

  不过,怀念归怀念,杜云萝明白,京中这样的生活是她躲不开的,也不该去躲的。

  穆连潇马上要承爵,作为他的妻子,她理应做好这些事体。

  锦岚帮着杜云萝敲打双腿。

  杜云萝眯着眼睛才歇了一小会儿,就听得外头脚步声,她赶忙坐起身来。

  穆连潇兴冲冲地抱着延哥儿进来。

  杜云萝趿了鞋子迎上去,一把将延哥儿接了过来,嗔道:“抓周都抓完了,你还总抱着他,你的伤不顾了?”

  穆连潇刚想说背伤好多了,触及杜云萝关切又心疼的目光,他的心不由软了,柔声哄她:“听你的,都听你的。”

  屋里几个丫鬟忍俊不禁。

  杜云萝红着脸瞪了穆连潇一眼。

  穆连潇在罗汉床上躺下,杜云萝把延哥儿放到他身边,拉过锦被替穆连潇盖上,这才自己落座。

  “云萝,你刚才在歇午觉?”穆连潇握着杜云萝的手,见她颔首,又问,“累着了,要不要再歇会儿?”

  杜云萝抿唇笑了:“哪里就这么精贵了,我就是一个人闲着躺了会儿,现在就不躺了。”

  穆连潇含笑看她,指腹在她的掌心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。

  他的云萝,什么时候不精贵了?

  他可是一直捧在手掌心里,娇着宠着,舍不得她受半点儿委屈的。

  漆黑的眸子如有浅淡水光,眉目含情,杜云萝看得真切,心中甜着腻着。

  带着薄茧的指腹从掌心滑到了食指尖,穆连潇看着那青葱玉指,道:“云萝,你第一次喂我吃的东西,可还记得?”

  杜云萝一怔

  。

  她下意识地去回忆从前。

  那时她脾气大,横竖都要和穆连潇闹,他总是事事都顺着她。

  她还真没有喂过穆连潇吃什么。

  直到有一回,穆连潇回京时身上还带着伤。

  那伤口原本好得差不多了,偏穆连潇思她久了,诓着哄着她要了一回,伤口又肿了起来,起热烧了两日。

  那两日烧得迷迷糊糊的,连药都喝不进,全是杜云萝喂的。

  如此想来,她第一次喂他吃的,竟然是那苦兮兮的药。

  “云萝?”见杜云萝走神了,穆连潇柔声唤她。

  杜云萝回过神来,对上穆连潇沉沉湛湛的目光,她突然醒悟过来,她记得的前世的第一次,穆连潇是不记得的。

  虽然与他说过黄粱一梦,可梦中的路太苦,杜云萝不想在这个时候再与穆连潇去提。

  她赶紧努力想着今生。

  指尖酥麻的感觉让她一下子便想了起来,而后整张脸都烧了个透。

  今生,杜云萝第一次喂穆连潇吃的东西是一颗姜糖。

  她坐在马车上,穆连潇骑着马走在一旁。

  彼时两人还未成亲,她想将姜糖递给他,哪知穆连潇突然俯下身来,就着她的手含住了糖。

  舌尖滑过指尖的感觉,杜云萝到现在还记得。

  穆连潇此刻提起来,分明是为了今日甄氏的话在笑话她,实在是可恶!

  心跳一下快过一下,杜云萝想把手抽出来,穆连潇却不肯放,反倒是更往身前带了几分力道,落在唇边轻轻啄了啄。

  屋里伺候的丫鬟们早就知趣地退出去了,只留下什么都不懂的延哥儿趴在内侧睡觉。

  杜云萝也就不挣了,鼓着腮帮子道:“我就是抓了一把姜糖,有什么不好的。”

  穆连潇闷笑,眼中如星辰闪烁:“没什么不好的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让延哥儿继续抓了?”杜云萝的下颚抵着他的肩膀,“抓到枪不也挺好的?”

  穆连潇笑意更浓了:“他想抓的难道不是枪边上的那盒胭脂?”

  杜云萝愣了。

  延哥儿是朝着胭脂下手的?

  那还是算了,一个哥儿抓了一盒胭脂,说出去叫人笑话。

  “其实胭脂也不错,”穆连潇偏过头,垂着眼帘看杜云萝,唇角全是笑意,“做个疼媳妇的侯爷,就跟我一样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