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百九十六章 封赏

第四百九十六章 封赏

  <>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  离得远了,那股子药味才散了些。【△網WwW.】

  朱嬷嬷深深吸了两口气,远远见一个眼生的婆子跟着韶熙园里的洪金宝家的经过,她不由多打量了两眼。

  使人去打听了一声,才知道那眼生的婆子是杜家过来报喜的。

  朱嬷嬷垂下了肩,报喜的事体,还是不跟练氏提了。

  韶熙园里,杜云萝的心情不错。

  刚刚来的婆子说,姜四娘得了个哥儿。

  一生下来,脸还皱巴巴的没长开,看不出来像谁,却有一头乌光发亮的头发。

  廖氏很是喜欢,连声说这哥儿往后一定是个俊俏的。

  杜公甫和夏老太太也欢喜,家里添人丁,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叫人高兴的大事体。

  哥儿的名字自然是由杜公甫来取。

  杜公甫前几日入宫,圣上与他提起了顺王。

  顺王离京时,杜公甫正在翰林院里摸爬滚打,对顺王的事体多少听闻了一些。

  杜公甫是聪明人,不愿意评说皇室是非,尤其事关先帝爷,说错一句话就是大麻烦,干脆把话题转到了顺王和庄贵妃信奉的三清上。

  读书人说三清,最后便落到了道家典籍上。

  圣上与杜公甫相谈盛欢,杜公甫回府后,取了《淮南子》来看。

  今日里姜四娘生下哥儿来,杜公甫就从《淮南子》里取了字。

  “圣人守清道而抱雌节”,哥儿的名字是清哥儿。

  杜云萝觉得这名字不错,清哥儿洗三的时候,她肯定是不能前往的,便让人备了金银锞子和礼物,让那婆子捎了回去。

  二月一过,三月初时落了几场雷雨,天气渐渐暖和了起来。

  穆连潇的脊背没有再生剌剌的痛了,他照着邢御医的吩咐,慢慢拉伸着筋骨,试着让背挺起来。

  杜云萝看着他练,极其寻常的动作,对于穆连潇来说,却变得艰难了许多。

  光看着倒还好,穆连潇不会叫疼叫苦,只是额头上的汗水骗不了人。

  杜云萝和周氏都劝他再歇上半个月,穆连潇却不肯。

  穆连潇说,穆连喻的棺椁再半个月一个月就抵京了,面对死在战场上的弟弟,穆连潇要挺着背接他回来。

  杜云萝没有劝他了,她明白穆连潇的意思。

  前世今生,有许多事情是他们夫妻无法原谅穆连喻的,可恨归恨,穆连喻也是为了朝廷战死沙场的。

  穆连喻做错了不少事情,尤其是穆元婧和安娘子的事,就足够让他抬不起头来。

  只是,他死在了战场上。

  他的血,对得起定远侯府这块匾额。

  人已经死了,对对错错,也都要入土为安了。

  兄弟一场,穆连潇想站直了迎他,也是人之常情。

  杜云萝能做的,就是每日空闲时替穆连潇按一按他的脊背筋骨,帮着他放松一些。

  三月末时,春雨阵阵。

  比不得江南淅淅沥沥的缠绵,整个京城也笼罩在了雨幕之中。

  城门大开,穆家几个兄弟出城相迎,棺椁入了京城,穿过东大街,白纸在雨水之中沉甸甸落了一地。

  蒋玉暖扶着练氏站在定远侯府门口。

  眼看着棺椁出现在胡同口,练氏双脚发软,脸上雨水泪水混在一块,她的视线已经模糊了。

  “我的儿!我的连喻!”练氏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。

  杜云萝和庄珂两个人一道撑着吴老太君,才没有让老太君倒下去。

  徐氏低垂着头,她的眼眶也是通红一片。

  她想到了九年前,穆连康没有回京,她面对亡夫的棺椁,心比练氏更痛。

  她恨,恨二房的所作所为,但她也心酸,她想起了曾经的自己。

  母子天性。

  练氏的哭声勾出了徐氏的眼泪,她倚着陆氏,嗓子发酸,酸到连“因果轮回”都哽在了胸口。

  侯府里已经支起了灵堂,人人素衣。

  灵堂里堆了不少冰盆,一走进去,仿若又回到了寒冬一般。

  练氏扑在棺椁上大哭了一场,哭得接不上气来,才被人拖开了。

  穆元谋背手站着,看着眼前的景象,眼眶通红。

  他紧紧咬着后槽牙,下颚绷成了一条直线,眼睛几乎要滴出血来。

  族中、姻亲、其他相熟的公候伯府、官宦人家纷纷来吊唁。

  吴老太君坐在花厅里,神色疲惫。

  这种时候,杜云萝是忙得脚不沾地,庄珂过来看了老太君,问道:“祖母,可要回去歇一歇?”

  吴老太君摆了摆手:“在哪儿都是一样的。”

  正说着话,洪金宝家的快步过来,禀道:“夫人让奴婢来给老太君报信,宫里圣旨到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看了庄珂一眼,缓缓站了起来。

  她已经猜到了。

  承爵和封赏的诏书迟迟未下,圣上定然是等着穆连喻归京的这一日的。

  吴老太君回柏节堂里更衣梳头,杜云萝也忙着按品大妆,世子夫人的冠服鲜艳,在阖府灰白之中,格外显眼。

  穆连潇穿戴比杜云萝方便些,两人收拾妥当了,这才赶去前头接旨。

  一共两道圣旨。

  一道是穆连潇承爵,封赏一抬接着一抬,另一道是认下了庄珂的宗亲身份,封郡主和仪宾。

  慈宁宫里另给了杜云萝和庄珂赏赐,玲琅满目,看得人目不暇接。

  练氏跪在地上,眼前的红色是那般的刺目,她的眼睛几乎要烧了起来,而各种金银玉器、首饰头面、布匹锦缎,落在练氏的耳朵里,就成了一把把的尖刀。

  这就是穆连喻的命换来的,他的儿子的命,就那这么点东西算数了?

  练氏的身子摇摇晃晃,别人三呼万岁,她哀嚎一声,厥了过去。

  穆连诚和蒋玉暖赶忙把练氏搀起,一顶软轿抬回了风毓院。

  穆连潇垂眸与传旨的内侍道:“二婶娘丧子,痛苦万分,失仪之罪,等我入宫之时向圣上请罪。”

  这厢说着话,圣旨上的内容便在来吊唁的人之中传开了。

  穆连潇承爵是意料之中的,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浪来。

  庄珂是顺王的女儿,一举从叫人忍不住打量几眼的关外女子,变成了皇室宗亲,这就叫人惊讶不已了。

  族长老夫人过府来陪吴老太君说话,听了这一消息,闭着眼睛叹了一口气。(未完待续。)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