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百零一章 不顺

第五百零一章 不顺

  </>  见杜云萝皱眉,婆子一拍脑袋,道:“是奴婢糊涂了,夫人那年接手中馈的时候,紫竹已经出府了,花名册上没有她的名字,也难怪夫人没印象了。”

  杜云萝端起茶盏抿了一口,道:“那个紫竹怎么了?”

  婆子的脸色一暗,干巴巴道:“昨夜里没了,投井自尽了。”

  杜云萝的手不由地就是一颤:“自尽了?”

  “她出府后嫁给了四太太铺子里的一个小管事的儿子,她家里今儿个一早来报的,说人捞起来的时候,早就没气了。”婆子一面说,一面打了个寒颤。

  杜云萝捏着茶盏,浑身都有些不自在。

  昨天锦灵还跟她说起了紫竹,说紫竹精神恍惚,整个人瘆得慌。

  原来,就是这样的瘆得慌。

  夜里就直接跳井了!

  若是悬梁也就罢了,偏偏是跳井!

  三年前,苍术就是死在井里的,让紫竹亲手给推下去的。

  那桩人命案子,以苍术失足来了断了,不管府里人信不信,三年过去了,也没人会再提。

  而知道凶手是紫竹的,不过寥寥数人而已。

  紫竹这是扛不住良心,以同样的法子自我了断了吗?

  杜云萝有点儿冷,茶盏的温度才让她舒坦一些。

  她深吸了一口气,想了想,又觉得事体有些怪

  。

  一个出府嫁人的丫鬟的生老病死,就算是自尽的,也不会特特报回府里来。

  “没气了,就入土为安吧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那婆子点头,顺着杜云萝的话,道:“夫人,奴婢们也是这么想的,可她家里却说,紫竹自打知道四爷没了就精神不振。

  四爷归京的时候,她还厥了过去,想进府里来给四爷磕个头,她家里人怕府里治丧忙不开,就拦着她没让她来。

  为此,四爷出殡的时候,她追着跟了一路,又晕过去了。

  哎!可怜的呦!

  清明里,说是紫竹****夜夜都诵经祈福,迷迷糊糊说做梦梦见四爷了,说爷在下面没人伺候,她要跟去伺候。

  当时还以为她在说胡话,哪知道今日早上一看……

  为此,她家里人来报了,说是跟着四爷去的。”

  杜云萝徐徐吐了一口气。

  人死不能复生,跟着穆连喻去伺候了,听起来也算忠义。

  她家里人来报,大抵也就是为了多些丧葬银子。

  这事情不大,杜云萝能拿捏,就让底下人办事了。

  回了韶熙园,杜云萝琢磨了一番,让锦蕊取些孕妇安胎的食材药材,给锦灵送去。

  锦灵请了锦蕊进屋,低声道:“是为了紫竹的事儿吧?她婆家使人来说了,李家大娘哭着去瞧去了。”

  锦蕊把东西放下,道:“正好是事情当头,夫人怕你接连两日进府,反倒叫人联想起什么来,就让我带着这些东西来看你。

  紫竹家里给府里报丧,说的是紫竹梦见四爷没人照顾,下去伺候四爷去了。

  你昨日见过她,你觉得呢?

  真的已经恍惚到要跳井了?”

  锦灵面色发白,叹了一口气,把昨儿个紫竹说过的话又与锦蕊说了一遍:“我瞧着,不像是为了伺候四爷,是整个人都被压垮了。”

  紫竹说的那些话着实有些唬人,什么人都死了就剩下她了,锦蕊听得后脖颈发麻。

  “人死了,也不说她长短了,”锦蕊念了一声佛号,“那只金镯子如今在哪儿?”

  锦灵摇了摇头,道:“自打那之后就再也没见过,大抵是她自个儿藏起来的,那镯子精细,她便是想拿去熔了,金铺里都要多问两句的,就怕是来路不明的东西。”

  锦蕊颔首,关照了锦灵两句,便往紫竹的婆家去。

  紫竹的公爹在陆氏的一家铺子里当差,家就住在离铺子不远的地方。

  家里死了个媳妇,门口就热闹了。

  李家大娘的哭声隔着半条街都能听见

  。

  锦蕊想走上前去,遥遥的瞧见一个眼熟的身影,竟然是朱嬷嬷。

  朱嬷嬷神色郁郁,锦蕊不想叫朱嬷嬷发现她,拐进了小胡同,绕了两个弯儿就回了定远侯府。

  韶熙园里,杜云萝阖着眼养神,听见锦蕊进来,她道:“如何?”

  锦蕊把锦灵的话说了一遍。

  杜云萝叹了一口气:“她是撑不住了啊。”

  “奴婢去她婆家外头瞧了,远远看见了朱嬷嬷。”锦蕊又道。

  “谁?”杜云萝睁开了眼睛,冷笑道,“风毓院里的朱嬷嬷?难道是二婶娘听了紫竹的忠义,让朱嬷嬷去添银子?”

  锦蕊赶忙摇头:“瞧着不像,朱嬷嬷的脸色可难看了。”

  杜云萝深吸了一口气:“也许是查到了些什么吧……”

  锦蕊闻言,心扑通扑通直跳。

  朱嬷嬷查到了紫竹和穆连喻的事情有些关系,所以紫竹死了?

  不对呀,朱嬷嬷挖出些旧事来,总要有根据才能寻他们长房的麻烦,怎么会灭口呢。

  “夫人……”锦蕊喃喃着。

  杜云萝按了按眉心,道:“人都死了,只靠朱嬷嬷一张嘴,也是无用的。”

  风毓院外头,朱嬷嬷的脑袋痛得厉害,她还没来得及找紫竹问话呢,那紫竹竟然就跳井了。

  朱嬷嬷硬着头皮进了屋子。

  练氏抬眸,郑重道:“紫竹怎么说?”

  朱嬷嬷摇了摇头。

  “她不认?”练氏道。

  “不是,”朱嬷嬷垂下眼帘,根本不敢看练氏的眼睛,“紫竹昨儿个夜里投井自尽,说是四爷没人伺候,要跟着去。”

  “死了!”练氏蹭得站了起来,动作太急,她一阵头晕脑花,险些就倒了下去。

  扶着椅背,练氏深吸了几口气,待眩晕的感觉稍稍散了一些,她沉声道:“跟着连喻去伺候了?哈,我从前怎么没发现她是这么个忠义的丫鬟?我刚查她,她就死了!这世上还真有这种巧事?”

  朱嬷嬷扶着练氏,劝了她坐下:“太太,听说那紫竹从四爷的消息传回来开始,整个人就不对劲了,说是清明时梦见了四爷,就……”

  练氏闻言一怔,下一秒泪水就涌了出来:“连喻都没给我托梦,怎么就寻她去了?我不信,我才不信哩!”

  嘴上说着不信,练氏抱着朱嬷嬷哀声痛哭起来,一面哭,一面道:“我就想知道了来龙去脉,莫要叫人白白算计了,可怎么就这么不顺呢,刚查到她,她就死了,就像是跟我作对似的,老朱,你说,怎么事事都不顺了?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