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百零二章 儿孙

第五百零二章 儿孙

  没凭没据的事情,练氏也不能去吴老太君跟前开口。

  胡同里的人说见过金镯子,可金镯子如今在哪儿?

  穆元谋回来时,练氏试探着提了两句。

  “这事儿莫要再提。”穆元谋淡淡道。

  练氏不解:“为什么?”

  穆元谋走到榻子旁,居高临下看着撑坐起来的练氏,道:“夫人,我知道连喻没了,你受了极大的打击,可你现在不能自乱阵脚。你乱了,他们就该笑了。

  金镯子没有下落,紫竹又死了,你这时候翻旧账,会让母亲觉得你刻薄。

  你说镯子是紫竹偷拿的,可旁人会觉得是连喻给的,死无对证。

  连喻当初的丑事好不容易才淡了些,你还要再去翻出来吗?

  你想坐实了连潇媳妇知道连喻和元婧的事情,但这状况拿去母亲跟前说,她不痛不痒地继续管家,你呢?

  连喻已经没了,让他安静些吧。”

  练氏的肩膀不住抽动着。

  道理她又何尝不懂?

  这本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,可什么都不做,连这一千都不去伤,她心里不痛快。

  “老爷,我们等了十几年,难道是为了等这一刻吗?”练氏的声音发抖,带了些哭腔,“我们谋爵位,不就是想让二房风光些吗?现在,连喻没了,我……”

  穆元谋的眸子阴沉,如暴风雨来袭,他沉声道:“现在不是说这些丧气话的时候!”

  练氏嘴唇嗫嗫,还想说什么,穆元谋已经一甩袖子转身走了,留下她一人,眼泪簌簌落下来。

  紫竹的死在侯府里多添了些丧葬银子之后,就无声无息地过去了。

  这事体也没有报到吴老太君那儿。

  一个出府嫁人的丫鬟的生死,不足以叨扰老太君。

  况且,说的又是下去伺候穆连喻,当着吴老太君的面说了,难免勾起老太君的心伤。

  杜云萝只跟周氏提了一句。

  周氏念了佛号。

  府里平静了许多,杜云萝每日打理家事,余下的时间便陪着延哥儿,日子倒也轻快。

  四月过半。

  杜云萝正亲手给延哥儿缝布老虎玩,连翘就从外头进来,脸上笑盈盈的。

  “夫人,奴婢听前头说的,侯爷回府了。”连翘道。

  杜云萝手上一顿,抬起头来:“回来了?刚到的?”

  连翘颔首。

  杜云萝让锦蕊把绣篮收了,与连翘道:“你倒是机灵。”

  连翘抿着唇摇了摇头,眼珠子一转,道:“奴婢是陪着芭蕉去前头寻人的,正好得了消息。”

  杜云萝讶异。

  屋里的四个大丫鬟,除去锦蕊和锦岚不说,连翘和玉竹两人,杜云萝是很满意的。

  这两人都是闷头做事的人,话不多,知道该做什么。

  连翘的性子比玉竹稍稍活络些,她原本是柏节堂里出来的,在各处都有个好人缘。

  往日里,连翘极少说旁人事体,她提起来,定然有原因。

  杜云萝示意连翘继续往下说。

  连翘上前两步,压低了声音,道:“去年,芭蕉和前院回事处的小卓管事说了亲了,老太君点的头,说是等侯爷和夫人回京之后,挑个好日子,把芭蕉嫁过去。

  不想却碰上了四爷的事儿,那两人的婚事也就耽搁下来了。

  这个当口,芭蕉也不能和老太君说这些,今儿个是给小卓管事送东西去了。

  单嬷嬷倒是和芭蕉说了,等再过些时日,等夏天或者秋天,她去和老太君开口。”

  杜云萝了然,朝连翘点了点头。

  芭蕉是吴老太君的左膀右臂,几个大丫鬟里头,就属芭蕉最受老太君喜欢,因而其他的大丫鬟们都依着年纪放出去了,就芭蕉多留了两年。

  可也到了不好再留的年纪了。

  吴老太君如今屋里那几个,不过是这两年新提进屋里做事的,不像芭蕉这般得宠,等芭蕉出去了,再提谁上来,就有学问了。

  连翘会跟杜云萝来提这一茬,也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往后吴老太君身边做事的,总归要是自己人才好。

  不一定是要偏心长房的,起码要不能是二房的人,也不能是见风使舵搬弄是非之人。

  芭蕉最多也就再留半年,屋里的人手是该挑起来了。

  前院里给杜云萝捎了口信,穆连潇和邢御医一道,先去柏节堂了。

  杜云萝闻言,便抱着哥儿去了柏节堂。

  她前脚刚进屋里坐下,后脚穆连潇和邢御医也来了。

  彼此见了礼。

  吴老太君坐在罗汉床上,看着老迈又坏了腿的邢御医,叹道:“说起来也就十年出头吧?当真是什么都变了。”

  邢御医嘿嘿笑了笑:“的确都变了。”

  当年他进府来给穆世远看诊的时候,穆世远还健硕,吴老太君还是侯夫人,等他离京没多久,穆世远和两个儿子就相继战死,到如今,他要称呼面前的这位为“老太君”了。

  从告老还乡到现在的事体,邢御医已经看淡了,如今的生活,他也很是习惯,因而不像吴老太君这般感慨。

  吴老太君听穆连潇说过邢御医的腿伤,那毕竟是别人家的私事,而且还是丑事,吴老太君不会去揭人伤疤,请邢御医饮茶,又说了几句家常话。

  邢御医给吴老太君看诊。

  吴老太君把手腕搭在了迎枕上,笑道:“我对自个儿的身子骨,多少还是有些数的,年纪大了,毛病多多少少有一些,不过还没老透,还能再多活几年。”

  邢御医哼道:“既然知道,就自己多保重些,吃穿讲究些。

  说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,儿孙最多的就是烦心事!

  多活两年,还能给他们耳提面命一番,真等到两眼一闭双腿一蹬的时候,他们在上头闹,你在地底下干着急。”

  杜云萝的眼皮子跳了跳,邢御医的话是意有所指。

  吴老太君哈哈大笑起来,笑完了,又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果然是年纪大了,脾气也变了,邢大人当初是不会说这些话的。”

  邢御医瞥了杜云萝一眼,道:“以前是在宫里当差,明哲保身,现在是受别人家供奉,浑水不想蹚也要蹚。”

  吴老太君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精光。

  邢御医开了养身的方子,让吴老太君先喝上半个月,便依着穆连潇的意思,去给周氏看诊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