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百零四章 平顺

第五百零四章 平顺

  夜色浓郁。

  彭娘子带着延哥儿下去歇了,杜云萝才转身去了净室去梳洗。

  等妥当了出来,穆连潇坐在床边等她,杜云萝笑着过去。

  “邢御医给三婶娘和四婶娘诊了诊,说是身子还不错,”杜云萝爬进了被窝里,柔声与穆连潇道,“他前回不是觉得大嫂眼熟吗?我跟他说,大嫂是顺王爷的女儿,他才恍然大悟,说他在太医院里当个小学徒的时候曾经跟着师父给庄贵妃看诊过。”

  穆连潇含笑听着,等杜云萝说得打哈欠了,他才吹灯落帐。

  幔帐里一下子暗了下来,杜云萝揉了揉眼睛,道:“对了,邢御医说二婶娘有心病,死不了,一旦情绪起伏大了,就会不舒服。”

  穆连潇搂着杜云萝的肩,手上轻轻拍了拍,表示知道了。

  杜云萝却在想旁的。

  前世她从不知道练氏有心病,甚至没见练氏那儿动不动就支了药炉子。

  可见是前世事事顺心,她没有犯过病,今生麻烦不断,这才发作起来了。

  模模糊糊的,杜云萝睡了过去。

  翌日里,杜云萝夫妇两人和邢御医一道去了杜府。

  甄氏仔细问了邢御医一些娘家人的状况,尤其是甄老太爷和侯老太太的身子,晓得他们一切安好,这才放下心来。

  杜公甫和夏老太太的身子也算不错。

  而杜公甫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邢御医,不由也感慨万千。

  他的腿比邢御医伤得早,邢御医伤得却比他彻底多了,与邢御医一比,杜公甫越发不觉得自己的腿伤是什么大碍了。

  府中还有一个孕妇。

  唐氏的肚子圆滚滚的,这几日被肚子里的小东西踢了几脚,腰酸背痛着,在屋里歇着。

  甄氏请了杜云萝和邢御医一道过去。

  杜云萝从前住的安华院,现今已经给了杜云荻夫妇,对此杜云萝也是认同的,就跟从前她和杜云茹说的一样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

  虽然换了主人,安华院却和她住的时候没有什么大的变化。

  唐氏歪在榻子上,刚要起身问安,就被甄氏劝了回去。

  邢御医对妇人孕中的状况不算顶顶精通,但毕竟是做御医出身,各科都有涉猎。

  甄氏在一旁坐下,一面等候邢御医看诊,一面低声与杜云萝道:“你嫂嫂娘家也是心急,离生产还不多还有两个月呢,就已经送了催生包了。”

  杜云萝莞尔。

  她记得,前生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,闹出了施莲儿的事体,唐氏受刺激小产。

  今生那施莲儿早就成了安冉县主手中拿捏的蚂蚁,施仕人仕途受挫,这两兄妹都掀不起风浪来,也祸害不到杜家。

  唐氏肚子里可爱又懂事的姐儿,总算可以平平顺顺地生下来了。

  甄氏又与杜云萝说起了杜云茹:“你大伯娘送了信回来,说是正月里生的,这回是个儿子,小胳膊粗壮,一看就是个精神的。

  邵家那儿也得了信了,欢喜得不得了,云茹现在是儿女双全,元洲在岭东又有大伯关照着,家里也都放心。

  之前听闻大伯要调任,可文书一直没下,也不知道准不准了。”

  杜云萝知道杜云茹这一胎定是个儿子,可听甄氏说了,心中还是欢喜极了。

  至于杜怀让的官途,这几年总说着要调,却有没动静。

  杜云萝琢磨着,今年不调江南,明年也该调任了。

  许是宣城昌平伯府刚倒,圣上想让他再在岭东兜个底。

  说到了杜云茹那儿,就少不得说杜云瑚几个。

  沈温彧在翰林院里做事,他性子温和老实,与他亲大哥和杜云荻这个隔了房的小舅子同僚做事,也没任何不自在。

  杜云瑚是彻底轻松了,养了两个月的身子,如今那肚子也显怀了。

  诚意伯府里待杜云瑛极好,她生头一胎时伤了身,这两年一直在养。

  “我与你交个底,”甄氏压着声儿道,“云瑛过年时回来,我瞧着她是圆润了不少,可二嫂前回跟我说,云瑛的肚子就是没动静了,诚意伯府里也请了御医看诊,药吃了不少,就是怀不上。

  邢御医在,二嫂把人请去诚意伯府,许是会让伯府里忌讳,觉得我们看不上他们请的大夫似的,我琢磨着,二嫂可能这两日会让云瑛回一趟娘家来。”

  杜云萝听了便有数了,颔首道:“若二伯娘提起来,您使人跟我来说。”

  又说杜云诺,正月里生了个儿子,坐月子没回娘家来,倒是廖氏去应家看了她两回,只说一切都好。

  “侯爷原就说过,那应稽是个耿的,想来也不会欺负四姐姐。”杜云萝笑着道。

  甄氏抚掌笑了:“他们应家是有求于杜家,又想要两个得力的连襟姻亲,那应佥事做事灵巧,佥事夫人更是活络人,云诺的日子不会不舒坦的。”

  两人正说着,苗氏就使了人过来,为的就是杜云瑛的事体。

  甄氏和杜云萝都心知肚明,问了邢御医一声,就把这事儿给应下了。

  等杜云瑛带着儿子回娘家那日,杜云萝没有回去。

  邢御医过府瞧了瞧,说是从前生产时伤身了,月子里没养回来,这些年看着人圆润了,底子还亏着,就算怀上了孩子,生下来也不好养。

  杜云瑛听了疑惑,只说伯府里请的御医没仔细说过这一茬。

  邢御医嘿嘿直笑,问杜云瑛道,月子里调养时是谁开的方子。

  杜云瑛这才明白了,那御医本事不济,耽搁了她的身子,这会儿不敢明说,想把她养回来,却始终差一口气。

  苗氏连连道了谢,让邢御医新开了方子。

  在京中小住了五日,鸣柳又把邢御医送回了桐城。

  邢御医留下的药方使得敬水堂和柏节堂里都添了药味。

  风毓院里的药一直没有断过,至于用的是谁的方子,杜云萝就不晓得了。

  天气一日比一日暖和,吴老太君的精神气也好了不少。

  眼瞅着就是端午了。

  杜云萝让人去厨房里取了包粽子的材料,亲手给杜公甫和夏老太太包了些粽子,让洪金宝家的送回去。

  娘家里送了,婆家也少不了,便又依着口味,给吴老太君和周氏送了几只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