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百零五章 未知

第五百零五章 未知

  五月初五一大早,杜云萝就忙着按品大妆,要随吴老太君和穆连潇进宫磕头。

  侯夫人的冠服前两日就送来了,依着杜云萝的尺寸新做的,稍有些不合身的地方也已经改了。

  杜云萝坐在梳妆镜前,看着身上的华服,目光灼灼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在进宫时如此装扮。

  穆连潇笑着与她道:“还挺好看的。”

  杜云萝嗔了他一眼。

  吴老太君昨夜歇得不错,今日面色也好了许多。

  庄珂和穆连康也收拾妥当了,与他们一道进宫。

  马车到了宫门外,穆连潇和穆连康去了前朝,吴老太君带着杜云萝与庄珂往后宫去。

  外命妇给内命妇请安,素来规矩多,吴老太君毕竟上了年纪,在礼数周全之后,和镇国公老夫人一道被请去了慈宁宫。

  待娘娘们离开之后,外命妇们活络了许多,目光便时不时往庄珂身上打量。

  定远侯府设灵堂时过府来上香过的夫人们是见过庄珂的,余下的皆是头一回。

  庄珂的出身和她的蓝眼睛成了众人关注的点。

  饶是庄珂大方,都叫她们暗悄悄递过来的目光给看得够呛。

  好在没过多久,皇太后又使人来唤庄珂,这才让她松了一口气。

  杜云萝陪着庄珂一道往慈宁宫走,半途南妍县主不疾不徐过来,柔柔朝杜云萝笑了。

  杜云萝亦是莞尔,她和南妍也有几年不见了。

  许是生了孩子的缘故,比起杜云萝离京的时候,南妍县主丰腴了些,不再是从前那般纤瘦。

  庄珂进了正殿,杜云萝和南妍县主站在庑廊下说话。

  “没有带着你家小世子来?”南妍语调轻快。

  杜云萝抿唇笑了起来:“我也没瞧见你家的小郡主。”

  打趣过后,几年不见的疏离消散了许多。

  “昌平伯的事体,你是清楚的,对吗?”南妍压低了声音,几乎是附耳与杜云萝说的,见杜云萝点头,她又道,“我从前是不知道的,前生谁效忠了谁,我一概不知。

  这一回,偶然听见世子与王爷说话,才猜出来一些。

  虽说倒了一个昌平伯,对王爷不至于伤筋动骨,可他的胜算,比起从前,越发小了。”

  后头的话,南妍县主没有说下去,杜云萝也没有接。

  胜算小了,却未必挡得住贪婪的心。

  前世瑞王起兵造反就是匆忙的,根本没有做好万全之策,可他还是搏了一把。

  今生少了昌平伯,李享和李栾会如何选择,对杜云萝和南妍来说,都是一个未知数。

  南妍的笑容略显轻松,她是想明白的,最坏不过是永守皇陵,她一开始就做了这样的准备,根本不会迷茫和害怕。

  只是心中的期冀有丝丝萌芽,就如春日的微风拂过。

  这个沉重的话题,两人都不想过分纠结。

  南妍县主另起了一个话题:“知道今日里,外命妇里都在议论什么吗?”

  杜云萝眼珠子一转,笑了:“是在说我家嫂嫂吧。”

  “是,”南妍县主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额发,道,“也不全是。”

  杜云萝等着南妍继续往下说。

  “郡主自是躲不开议论的,宫中下旨的时候,有不少人将信将疑,顺王爷了无音讯几十年了,怎么就突然冒了个女儿出来,因而今日都在看,郡主与庄贵妃和顺王爷到底像不像。”南妍往正殿方向瞟了一眼,“我年纪轻,从未见过庄贵妃和顺王爷,那些年长的,这会儿就都闭嘴了,郡主是金枝玉叶。”

  杜云萝微怔,多少品味出了南妍的意思。

  南妍册封县主,是因为父亲战死,母亲殉葬,皇太后怜惜她才抱回宫中抚养。

  在没有见过庄珂之前,有不少人猜测庄珂也和南妍一样,是定远侯府里的另一个“嘉柔乡君”,宫中为了安抚侯府才册封的。

  可事实上,庄珂真的是宗亲出身。

  南妍若是宗亲,即便父母都不在了,她的人生、起码她前世的人生会截然不同。

  她不会被云华公主逼着嫁给一个病秧子,皇太后绝对不会允许,而不是像前世那样,因着偏宠云华公主而默认了。

  那南妍也不需要用那样破罐子破摔的法子来走出困局。

  能在后宫家宴上出入的皇亲国戚之中,男子本就稀少,他们家中都有妻妾,唯有太后的亲儿瑞王,妻子过世,又能多饮几杯酒在御花园里走动透气。

  南妍豁出去了,一来瑞王这条路能走通,二来也是为了离李栾近一点。

  杜云萝心里明白,嘴上不会把这种揭人伤疤的事情说出来,便顺着南妍县主的话,问道:“刚才说的‘不是’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  南妍县主抿唇,几分不屑几分讥讽:“都在看景国公府的笑话。”

  杜云萝挑眉:“新夫人的儿子这才多大,现在就要闹起来了?”

  京里的这些谈资,南妍县主比杜云萝清楚多了。

  景国公老夫人和世子新夫人倒是没有闹僵,只是事情搁置了。

  为的就是叶毓之的婚事。

  叶毓之的年纪不小了,又撒了腿跑去了山峪关,老公爷夫妻两个气得要命,又没办法。

  如今见战事歇了,倒是想出了个法子——给叶毓之娶亲。

  老公爷夫人不喜叶毓之,没想好好给他挑个媳妇,就打算娶一个门户低一些的,免得以后让叶毓之得了岳家助力。

  新夫人可不想那么做,她如今是叶毓之名义上的嫡母,进门才几年,就给庶子挑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媳妇,她往后还怎么抬头做人?

  真真是要被京中的贵人们笑话、看低了。

  她想挑个好的,反正叶毓之是庶子,就是战功在身,也断不可能越过嫡出的弟弟们。

  新夫人眼中,她的姐姐留下来的嫡子,才会是心腹大患。

  新夫人想挑个好的,但京中门当户对的人家,谁不知道景国公的那些破事,又有谁肯嫁姑娘进去?

  “这会儿还只是叶大公子的婚事,等再过两年,原夫人留下来的嫡长子也该说亲了,到时候还有的闹呢。”杜云萝叹道,“叶大公子为人极好,这次我大伯能被寻回来,全是他的功劳,我三婶娘也说,要记着人家的恩情。”

  南妍县主低低应了一声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