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百零六章 提醒

第五百零六章 提醒

  春风拂过,舒人心脾。

  南妍县主闭着眼睛,稍稍回忆了一番,道:“恩荣伯府失了皇太后的抚照,你记得吗?”

  杜云萝瞪大了眼睛。

  恩荣伯府是先帝封的,靠的不是功绩,而是出了一位四妃。

  先帝爷的宠妃是如今的恩荣伯的姑母,替娘家挣了这份体面,在先帝爷驾崩后,她就随着去了。

  恩荣伯府只传五代,如今不过第二代。

  杜云萝记得,恩荣伯府没有传到第五代,在三十几年后,也就是霍子明的嫡兄承爵之后,就因着子弟教养被革爵。

  但那个时候,南妍县主早就已经自尽,她是不知道这一点的。

  南妍会提出来,可见是在她还活着的时候,恩荣伯府就惹了皇太后厌烦了。

  杜云萝把自己的记忆提了一提。

  南妍惊讶之余,也有些感慨,世家传承便是如此,叫御史参上两本,够喝一壶了。

  “我要与你说的事,差不多就是后年的事情。”南妍县主沉声道,“平阳侯的幺孙失足摔死的事体。”

 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。

  从前,恩荣伯府也好,平阳侯府也罢,跟杜云萝并没有什么关系,她平素也不和那些夫人们往来。

  今生却不一样了。

  恩荣伯府的庶子霍子明娶的是安冉县主,而穆连慧嫁的就是平阳侯的幺孙晋尚。

  南妍细细给杜云萝讲了讲。

  前世,晋尚的妹妹和霍如意是隔了房的两妯娌,两人没少唇枪舌战的折腾。

  闹得多了,连两人的丈夫彼此都生出些嫌隙来。

  那年秋天,一家人去婆驼山上香,在庙里又争了几句,恰好让晋尚给遇见了。

  晋尚嘴上说着劝和,但多少都会偏袒自家妹夫,几人争得过了头,晋尚失足摔下来。

  两妯娌相争,最后闹出了舅爷的人命。

  这事情太难看了,哪家都不肯说实话,就想遮遮掩掩的过去。

  平阳侯府死了个儿子,吃了大亏,来慈宁宫里说道了两句,恩荣伯府却说大家半斤八两,各打五十才对。

  皇太后最烦这种乌七八糟的事情,听了就脑门子痛,两家谁也没落得好,都叫皇太后给训斥了。

  杜云萝听了也头痛,这种状况,也难怪会叫皇太后不喜。

  皇太后喜欢为人端正、不添是非的姑娘,这两妯娌闹得兄弟失和,又害了劝架的舅爷,依皇太后的意思,自当闭门思过去,偏偏都要进宫来评高下,这是犯了皇太后的忌讳了。

  从前这些事,宫里自不会往外说,南妍毕竟是瑞王妃,多少听身边的仆妇们提起来过,而杜云萝就是全不知情的。

  南妍知道,那穆连慧也一定知道。

  杜云萝想,这大概就是穆连慧敢嫁给晋尚的原因了。

  今生,霍如意和晋尚的妹妹还是两妯娌,但穆连慧不叫晋尚去掺合那兄弟两人的纷争,就不会再出晋尚失足之事了。

  杜云萝看向南妍,南妍把事情告诉她,为的自然不是晋尚的性命,而是安冉县主的立场。

  定远侯府记了叶毓之的情,杜云萝也不希望安冉县主被那愚不可及的事情牵连到。

  霍如意是霍子明的亲妹妹,虽是嫁了人了,但妯娌相争,总归牵扯上娘家教养。

  杜云萝微微颔首,谢过了南妍县主。

  两人絮絮说了不少话,茗姑姑出来请她们进去。

  皇太后与几位老人一道说着话,待疲惫了,这才让她们散了。

  杜云萝和庄珂扶着吴老太君到了宫门口,外头只穆连康候着。

  “连潇呢?”吴老太君问道。

  穆连康答道:“圣上要观龙舟,让阿潇跟着去了。”

  往年多是如此,吴老太君便没放在心上。

  马车徐徐回府。

  因着是端午,百姓们要去看龙舟,街上格外热闹。

  马车行得慢,杜云萝透过轻纱帘窗往外头看,说巧也巧,在东街的一家酒楼外头看到了霍子明和安冉县主。

  杜云萝略一思忖,便有了打算。

  她和安冉县主见面并不方便,既然撞上了,也就不错过了。

  与吴老太君说了一声,杜云萝在酒楼外头下来,让店家引她上楼。

  安冉县主在雅间里。

  杜云萝隔着门唤她,里头的人听了动静,赶忙过来开门。

  绕过屏风,杜云萝便见到了霍子明和安冉县主。

  “你这是才从宫里回来?这一身冠服,我看着都沉,难怪店家敢让你来敲门。”安冉县主撇着嘴,道。

  杜云萝看了一眼自己的着装,不由笑出了声。

  见杜云萝有事要说,霍子明寻了个由头避了。

  杜云萝还没来得及开口,安冉县主先心急火燎地问起了叶毓之。

  “叶大公子一切都好,”杜云萝答道,“在黄大将军麾下做事,放心吧。”

  安冉县主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,她的哥哥去战场上搏命,说到底就是因为景国公老公爷夫妇逼得太紧,他原本只想蒙荫,不求大功名,却被堵了路,不得不搏。

  可那些国公府里的糟心事,安冉县主不说,杜云萝也是知道的。

  再说了,安冉县主也不知道要从何开口。

  晓得叶毓之平安,悬着的心也就落下了。

  “你来寻我,总不会是报平安的。”安冉县主道。

  杜云萝颔首,透过开着的窗,正好能瞧见远处水面上的龙舟,比起岸边拥挤,此处倒是一个不错的观赏位置。

  她看了两眼,道:“乡君嫁去了平阳侯府,她的小姑子与你的小姑子是妯娌吧?”

  安冉县主轻哼一声。

  她不喜欢穆连慧,对霍如意那阴阳怪气的脾气也头痛。

  “我今儿个听说的,那两妯娌闹得厉害,以至于两兄弟都起嫌隙了。”杜云萝斟酌着道。

  安冉县主的眉头一点点皱了起来:“你听谁说的?那些外命妇们又嚼舌根了?”

  “她们嚼舌根,回头传去慈宁宫里,落下一个教女无方,平阳侯府是世袭罔替,恩荣伯府只传五代,到时候吃亏的是你们伯府。”杜云萝点了一句。

  再往下头,杜云萝不说了,安冉县主也琢磨过来了。

  霍如意跟她妯娌折腾,原本是内宅小事,可闲话一多,传开了,几家人面子上都不好看了。

  要是别人家的戏,安冉县主还能作壁上观,现在登台的是霍如意,她作为嫂嫂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不管如何,总要与霍如意说一声,让她莫要再和晋氏掐尖了,后院妯娌之争,说到底是男人之争,她们两个掐来掐去,能有个什么意思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