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百零七章 为人

第五百零七章 为人

  杜云萝和安冉县主说了事儿,就不打搅人家夫妻两人了。

  从雅间里出来时,见霍子明和气地冲她点了点头,杜云萝回了一礼。

  锦蕊在隔壁替杜云萝要了个雅间,添了茶,笑着道:“夫人,霍仪宾待县主似是挺好的。”

  杜云萝捧着茶盏睨锦蕊:“这都叫你瞧出来了。”

  锦蕊歪着脑袋想了想:“奴婢没吃过猪肉,也见多了猪跑。”

  送到嘴边的茶差点喷出来,杜云萝瞪道:“再口无遮拦的,我就打发你去吃猪肉。”

  锦蕊连声讨饶。

  窗外远处,湖面在阳光下泛着金光,龙舟并排,岸边人山人海。

  湖中央,是皇家龙舟,杜云萝只瞧见那龙舟模样,上头的人,她是分不清了的。

  “这回侯爷擂鼓吗?”锦蕊顺着杜云萝的目光望出去。

  杜云萝支着下巴,道:“不晓得。”

  等了一会儿,有人登上了皇家那艘华美龙舟的顶层,很快,鼓声响起,水面上霎时间水花飞溅。

  杜云萝瞪大眼睛瞧着,可无论她多努力辨认,毕竟隔得有些远,实在辨不清了。

  拔得头筹的龙舟冲过了终点,待最后一艘龙舟抵达,鼓声歇了。

  兴奋的人群却没有散去,依旧在岸边热闹着。

  咚咚。

  有人敲了雅间的门。

  锦蕊问了一声,才知道是锦岚来了。

  锦岚抱着一个布包,道:“大奶奶使人来韶熙园说,夫人在这儿寻人说话看龙舟,奴婢琢磨着,夫人一身冠服行动不便,就带了日常衣裳过来。

  今儿个前头是疏影当值,奴婢也知会他了,他去和侯爷说,夫人在这儿等一等如何?”

  听了锦岚的话,杜云萝下意识地按了按脖颈,这才觉得酸痛不已。

  “你都替我安排好了,我还操心什么。”杜云萝笑了。

  与最初刚到安华院里相比,锦岚这些年成长了许多,做事情很会琢磨。

  锦岚得了夸赞,弯着眼儿直笑。

  锦蕊接过锦岚手中的包袱,道:“你守着门,我伺候夫人更衣。”

  待锦岚笑着出去了,锦蕊关上窗户,替杜云萝脱了冠服,换上常服,又重新梳了头。

  手上麻利做这事,锦蕊嘴上还不忘夸赞锦岚几句。

  对于锦岚,锦蕊没多少攀比之心,她和锦岚差了几年,肯定会比锦岚早出府。

  锦岚得力些,待她不能贴身伺候夫人的时候,锦蕊也多放心些。

  杜云萝等了半个多时辰,穆连潇就过来了。

  他在桌边坐下:“疏影说你在这儿看龙舟,好看吗?”

  杜云萝给穆连潇添了茶水,掰了半块绿豆糕凑到他嘴边,看着他吃了,才道:“龙舟好看,从这里看下去,也只能看到龙舟。”

  穆连潇品着嘴里的绿豆糕,甜腻腻的:“你早说要看龙舟,我让人接你去湖边,那儿都是官家女眷。”

  “我也不是特特看龙舟的,”杜云萝伸手指了指隔壁,“安冉县主和霍仪宾在呢,我上来寻县主说话的。”

  穆连潇清了清嗓子。

  他知道,这两年杜云萝和安冉县主的关系还不错,虽然安冉县主爱慕他、甚至在大街上拦人已经是过去的事儿,可从杜云萝嘴里听到安冉的名字,他多少还是有些许尴尬。

  杜云萝反倒是坦荡极了。

  安冉县主和霍子明如今过得好着呢,陈年旧醋还翻出来品两口,酸得自己倒胃口,就不是杜云萝的性子了。

  她还是好甜口的。

  “南妍县主今儿个跟我说了些事儿,与安冉县主有关,我正好看见她,就和她提两句。”杜云萝简单解释了。

  穆连潇含笑问她:“宫里磕头的时候,还有什么趣事吗?”

  杜云萝支着下巴直笑:“女人们觉得有趣的事体,你一个男人听着肯定无趣。

  在东家长西家短上,诰命在身的外命妇们和市井媳妇们没什么区别。

  祖母倒是和平阳侯夫人说了会儿话,没叫我听,可等她们说完了,我瞧着祖母眉间微皱,不怎么高兴。”

  平阳侯夫人是穆连慧的祖母。

  吴老太君和平阳侯夫人品级相当,辈分相当,又是亲家,三言两语能让她不高兴了,定是平阳侯夫人挑剔穆连慧了。

  作为孙媳妇,能叫婆家挑剔的大抵也就是两样事情。

  一个是为人,一个是肚子。

  穆连慧是去年十月里嫁的,等今年二月,穆连喻的死讯传回来,这其中不过四个月,没有怀上,根本不值得挑剔。

  亲弟弟战死,穆连慧守孝,不能开枝散叶,平阳侯夫人是不敢为了孝期嘴碎的,这要是一言不慎,吴老太君直接告到慈宁宫里,平阳侯府少不得受训诫。

  不是为了子嗣香火,就是为了穆连慧的为人做事了。

  穆连慧那性子,连练氏都受气,她连慈宁宫都不讨好,杜云萝以为,她不会堆着笑脸去长辈跟前谋宠的。

  落在平阳侯夫人眼里,大抵就成了待长辈不敬了。

  拿这个说事,饶是吴老太君,也只能由着平阳侯夫人抱怨。

  杜云萝想得明白,穆连潇心里也有数。

  两人静静坐了会儿,穆连潇便摇了摇头,道:“今日既然出来了,云萝,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?”

  杜云萝的眼睛一亮。

  透过窗子往外看,街上行人众多,这叫她有些打退堂鼓。

  可一想到夫妻两人四处逛一逛,甜蜜的心思到底胜过了其他。

  两人下了楼,在城中逛了小半日,这才回府。

  晚上,在花厅里摆了桌,一家人坐下来吃饭。

  庄珂朝杜云萝眨了眨眼:“快与我说说,那龙舟好看吗?看完龙舟还逛了一会儿才回来的吧?早知如此,我也该跟着你们去的。”

  “才不叫你跟着,”杜云萝鼓着腮帮子道,“嫂嫂要去街上逛逛,还是随大伯去的好。”

  庄珂扑哧笑出了声,扭头与吴老太君道:“祖母,您听听,我才说一句,她就嫌弃我。”

  吴老太君眼中有了笑意。

  练氏坐在一旁,面无表情地看着,庄珂和杜云萝你来我往的几句话,就把屋里人都逗乐了,除了她。

  她是笑不出来的。

  穆连喻才走了没多久,其他人不在意了,当娘的心里可放不下。

  她看了一眼蒋玉暖,蒋玉暖抱着娢姐儿,略显局促地坐在她身边。

  “连诚什么时候回来?”练氏问道。

  蒋玉暖垂眸,道:“白日里出去的,二爷说是会早些回来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