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百零八章 青印

第五百零八章 青印

  说的是早些,却一直不见踪影。

  眼看着到摆桌的时候了,穆连诚也没有出现。

  吴老太君不由问了一句,蒋玉暖只能摇头。

  穆元谋刚要使人去穆连诚平日里走动的几个地方寻一寻,穆连诚才匆匆赶到。

  “祖母,孙儿来迟了。”穆连诚恭谨道。

  吴老太君颔首:“就等你了,人来了,咱们就开饭吧。”

  花厅里就这么点儿地方,虽说是男女摆桌分开了,可离得也极近。

  杜云萝的身后是穆连潇,而穆连潇又坐在穆连康和穆连诚中间。

  窗户开着,南北通风,杜云萝闻到了些许胭脂味道。

  杜云萝暗戳戳吸了吸鼻子,是穆连诚身上的,而且这味道不是蒋玉暖用的胭脂。

  蒋玉暖的喜好长久不变,用惯了的胭脂香露,除非有特殊状况,否则是不换的,她身上会有的味道,杜云萝很熟悉。

  而穆连诚现在身上的味道,叫人陌生许多。

  散席时,杜云萝不由多打量了穆连诚两眼,灯光下,仔细一看,她便察觉出一些端倪来。

  穆连诚的脸上似有青印,上头盖了粉,这才不显眼了,要不是杜云萝看得仔细,只怕都发现不了。

  杜云萝心中疑惑极了,在京城之中,还有人往穆连诚脸上挥拳头?

  等回了韶熙园,杜云萝便把这状况与穆连潇说了。

  穆连潇抿唇,拉着杜云萝坐下,道:“我也瞧出来了,不过动手的人似乎力气不大,若是我的拳头,早就青肿了,拿些胭脂根本盖不住。”

  杜云萝只见过穆连潇凭空挥拳,真花大力气打人是个什么效果,她没亲眼瞧过,但估摸着,不止是青肿,只怕都发黑了。

  硬拿粉盖上去,白乎乎的一层,欲盖弥彰,只会更加明显。

  “也不知道他惹了什么事儿了。”杜云萝撅着嘴道。

  穆连潇思忖了一番,道:“我明日里使人去打听打听。”

  连杜云萝和穆连潇都瞧在眼中,穆连诚脸上的青印更加瞒不过蒋玉暖。

  让丫鬟们打了水,蒋玉暖绞了帕子递给穆连诚。

  穆连诚擦去脸上的粉,露出来的印子让蒋玉暖皱紧了眉头。

  “与人打架了?”蒋玉暖关切问道,“就因为这个,晚回来了?”

  穆连诚把帕子丢回水盆里,取了膏药随意抹在脸上:“这淤青也就看着唬人,不痛的。”

  蒋玉暖垂手立在原地,犹豫了一番,还是问了:“与谁打架的?为什么呀?”

  小心翼翼的关心让穆连诚神色渐舒,道:“你别操心,不碍事的。遇见了妹夫,和他闹了两句,他急了动手了,挥了一拳,他自己也就冷静了。”

  蒋玉暖一怔,遇见了穆连慧的丈夫晋尚,晋尚还跟穆连诚动手?

  这、这闹得是哪一出呀?

  穆连诚揽着蒋玉暖的肩,宽慰道:“真的无事,我与他说道理,他也听进去了,这粉还是他给我找来的。”

  蒋玉暖抬头看着穆连诚,见他神色不似作伪,还很是轻松自在,悬着的心这才放下了。

  端午一过,天气越发暖了。

  穆连潇让云栖去打听穆连诚的伤势。

  云栖在京城里混得开,隔了两日就得了线索,报给穆连潇后,便拎着一条鱼回了柳树胡同。

  锦灵这几日想吃酸口的,最喜欢的是段氏做的糖醋鱼。

  云栖搬了杌子在井边处置好了鱼,这才交给了段氏,自个儿仔细洗去了身上鱼腥味,进屋里寻锦灵说话。

  锦灵笑着与他道:“今日回来得早,侯爷让你办的差事办好了?”

  “办好了,”云栖笑嘻嘻在锦灵身边坐下,凑过去道,“你猜二爷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?”

  锦灵挑眉。

  云栖附耳道:“平阳侯府的小公子,咱们府里的姑爷打的。”

  锦灵愕然,妹夫朝舅爷动手,这倒是稀奇事。

  “为了什么事儿呀?”锦灵追问道。

  云栖摇了摇头:“他们两个私下里说话的,二爷出来后,脸上就带着伤了,到底说了些什么,谁也不晓得。”

  “要是二爷对姑爷动手,那定是为了乡君,可反过来”锦灵疑惑极了,反问云栖道,“若是你,你会为了什么事儿跟我弟弟动手?”

  这下轮到云栖目瞪口呆了,抓着脑袋想了许久,这才发现绕进了死胡同里,不由哭笑不得:“我为何要跟舅爷动手?我拍马屁还来不及。”

  锦灵啐了一口,脸上却是笑着的:“油嘴滑舌。”

  云栖顺着杆子往上爬,把娇妻、舅爷、岳母一并夸了一通,没有辜负“油嘴滑舌”四个字。

  两人说笑归说笑,对于晋尚对穆连诚动手的缘由,依旧摸不到头脑。

  锦灵没想明白,杜云萝也是一头雾水。

  这世上,只有舅爷因为姐夫、妹夫待自家姐妹不好而愤怒动手的,几乎从未听过姑爷朝舅爷挥拳头的,这还真是稀罕了。

  前世,晋尚是被他的妹夫害得失足殒命,今生朝姑爷动手,算不算也是一种因果?

  杜云萝越想越觉得奇怪,便干脆先放下了。

  五月过了大半,紫竹断七之后,李家大娘敲了云栖家的门。

  “云栖媳妇在屋里吗?”李家大娘问道。

  段氏引她进了院子,笑道:“她在里头呢,我手上在做活,就请大姐儿自个儿进去寻她吧。”

  屋里的锦灵听见了声音,待帘子撩开,她道:“大娘怎么过来了?”

  李家大娘笑容讪讪,在杌子上坐下,问了锦灵的身子和肚子,这才在锦灵关切的目光里,说到了正题。

  “云栖媳妇,我家大姐儿那天回去,听说是在胡同口跟你遇上了吧?”李家大娘眼眶微红,“大姐儿最后可有说什么话?大娘不明白,为何她非要死不可?

  这两年,她瘦得厉害,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。

  都说她是梦见了四爷,跟着去伺候四爷的,这话外头有人信,我不信。

  她就一个洒扫丫鬟,进府去也是为了好配人,她对四爷可没那么死心塌地。

  云栖媳妇,你给大娘一个准话,大姐儿到底是为什么死的?”未完待续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