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百零九章 心痛

第五百零九章 心痛

  锦灵没有回答,她只是静静看着李家大娘。

  屋里落针可闻,李家大娘纠结着坐了会儿,眼中泛起了水雾,她瞥了一眼睡在锦灵身边的哥儿,又把目光落在了锦灵的肚子上。

  “云栖媳妇,你也是当娘的,能体会大娘的心吧。”李家大娘抬手抹了一把眼角,“我养了那么大的闺女,送她去府里当差,又看着她嫁人,我想要让她过好日子,而不是、而不是去跳井了……”

  锦灵的心不由就是一紧。

  她当然能体会做母亲的人的心情。

  段氏为了她和弟弟,数年操劳,熬坏了眼睛,而锦灵自己也成家、生子,看着可爱的儿子,越发懂得慈母之心。

  锦灵斟酌了一番,道:“大娘,那****回来时,是在胡同口遇见了紫竹。

  当时她与我说,她梦见了四爷,只说梦见,的确没有提要去伺候四爷。

  她看起来精神并不好,我与她说话,也不晓得她能听进去多少。

  大娘,知女莫若娘,紫竹到底怎么了,这些年,大娘应当看得比我们左邻右舍清楚。”

  李家大娘的身子微微一颤,掩面哭了起来:“我知道她心里存了事儿,问了她无数次了,一个字都不肯说。

  云栖媳妇,是不是大姐儿在府里当差的时候得罪了人了?

  是不是我们大姐儿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情,这才被……”

  听了这话,锦灵的脸不由就沉了下来,她偏过头,道:“大娘这话说的,大娘是在怀疑谁?

  紫竹是在她婆家没有的,半夜里跳的井,不是她自个儿跳的,难道还是府里的谁去了她屋里把她绑出来扔到井里去的不成?

  真有这样一个人,紫竹她婆家难道都是死人了?

  那是四太太的陪嫁铺子,连老太君都不管太太们陪嫁铺子的事情,谁能在四太太铺子下的管事家里撒野?

  大娘莫不是以为是四太太使人做的吧?”

  “不是,我怎么敢疑心四太太,”李家大娘连连摆手,急得白了脸,“四太太如今孤家寡人一个,平日里都在内院里,连我们大姐儿是谁都不一定知道,怎么会……”

  锦灵叹了一口气,身子往后靠了靠,扶着隆起的肚子,道:“那大娘就是在疑心我了,我那日与紫竹说了几句话,大娘以为是我逼着她去死了?”

  李家大娘的脸红一阵白一阵,刚要解释两句,锦灵又打断了她。

  “大娘疑心我,就是在疑心夫人了。”锦灵顿了顿,眸中闪过一丝厉光,“大娘,难道你真的忘了,紫竹当初是为了什么出府的吗?”

  李家大娘抿唇,垂下了眸子。

  “大娘分明是记得的,”锦灵瞥了眼戴着金镯的手腕,轻轻晃了晃,“为了金镯子,那镯子招了眼,鲁家的在胡同里胡说八道,说那镯子是四爷给紫竹的。”

  李家大娘的肩膀抖得厉害,泪水簌簌落下:“是,就是为了那只镯子。

  那年清明后,大姐儿突然来跟我说,说流言再传下去,真传到主子们耳朵里,以二太太的性子,不管真假她都要褪一层皮。

  她的镯子绝对不是四爷给的,她绝对没有胆子也不愿意去爬四爷的床。

  可三人成虎啊,再胡说八道下去,别说府里怎么交代,我对大姐儿的婆家都不能交代了,这才让她出府嫁人。

  云栖媳妇,当真是因为那只金镯子吗?

  那镯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这都三年了,我家大姐儿还为了那只镯子死了……”

  锦灵最见不得的就是眼泪了,李家大娘哭得伤心,她看在眼里,心里也钝钝的痛。

  可镯子的来历,锦灵是断断不能说的,穆元婧和穆连喻的事体,知道的人都闭紧了嘴巴,敢往外头传一个字,吴老太君都不会轻饶的。

  至于紫竹为了镯子害了苍术性命的事儿……

  那是紫竹的真正的心病,也是她绝不希望让人知道的污点。

  就算是她的母亲、丈夫,紫竹都不想让他们知道,她杀过人。

  “大娘,你也说了,镯子的事情已经三年多了,说句大不敬的,府里真的有人想要紫竹的命,她也活不到今年。是她心里背负的多,自个儿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。”

  锦灵的话让李家大娘心痛万分,她缩着身子坐了会儿,这才颤着声问道:“那镯子来路不正,是吗?不是四爷给的,那就是府里其他主子给的,又或者是她偷拿的?”

  锦灵不置可否。

  李家大娘颤颤巍巍站起身来,道了一声谢,踉踉跄跄出去了。

  锦灵歪在榻子上,叹了一口气。

  段氏从外头进来,道:“李家大姐怎么这就回去了?我看她好像哭过了。对了,刚才我在照顾你弟弟,从窗口好像是看到她家二姐儿了。”

  “二姐儿来过?”锦灵一怔。

  “瞧那身段像,我看得也不清楚。”

  李家大娘回到李家,打了水,净了面。

  转身见二姐儿站在房门外,她不由惊了惊:“怎么一声不吭的。”

  “我听见了,”李二姐儿道,“大姐是因为镯子死的?就因为我把镯子翻出来带出去了,所以大姐才死了?

  我要是不跟莺儿比高低,我不拿大姐的镯子,是不是大姐就……”

  李家大娘心痛极了,这两姐妹年纪差了几年,感情是极好的,突然听了这样的消息,也难怪二姐儿激动。

  她上前抱住了二姐儿:“你莫要胡思乱想,不关你的事。”

  “那关谁的事儿?”李二姐儿哭了起来,“娘,那镯子到底是怎么来的?大姐和四爷……”

  “这话说不得!”李家大娘沉声道,“你大姐是清清白白嫁去婆家的,大姐儿已经没了,外头传什么我们管不了,但我们不能那样说大姐儿。”

  李二姐儿咽呜着,脚下一软,带着毫无防备的李家大娘一道摔坐在地上:“那到底是为什么?大姐在前院里当差,哪儿有镯子给她偷?是后院里的主子给的吧?是谁给的?

  娘,不能叫大姐死得不明不白的,我要进府去,我要去府里当差,我要去弄明白。”

  闻言,李家大娘脑海一片空白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一巴掌拍在了二姐儿的肩上:“你浑说些什么!你就算弄明白了,又能如何?你能跟主子们硬碰硬吗?我已经没了一个女儿了,又怎么会把你再送进去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