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百一十二章 胭脂

第五百一十二章 胭脂

  六月初的清晨,已经有些热了。

  亏得风大,花厅开着窗户南北通风,还不至于闷人。

  杜云萝正听管事的婆子们回话,就有一个娘子白着脸进来。

  见所有人都看着她,那娘子垂下头,颤着声,道:“夫人,前头门房上刚收到了讣告,姑爷过世了。”

  杜云萝一时没反应过来,挑眉道:“谁?谁没了?”

  “姑爷没了,平阳侯府的小公子。”娘子道。

  杜云萝端在手中的茶盏差点儿洒出来,屋里此起彼伏的抽气声,具是愕然吃惊。

  “好端端的,怎么没了?”杜云萝追问。

  那娘子摇头,道:“来报信的没有细说。”

  杜云萝按了按眉心。

  晋尚前世是短命,死的时候不过二十六岁,但那也是在两三年后,为了劝架,失足摔下了寺院高高的台阶。

  杜云萝本以为,今生穆连慧敢嫁给晋尚,就是因为她能拦着晋尚,不叫他去掺合他妹夫家里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事体,可没想到,晋尚还是死了。

  死的这么突然,叫人完全没有想到。

  到底是为了何事?总不至于,他现在就去劝架了吧?

  杜云萝吩咐人去问问仔细,又让人把信儿往各处报去,自个儿亲自去了柏节堂。

  柏节堂里,吴老太君正和延哥儿逗趣。

  每日杜云萝去花厅里议事的时候,都会把延哥儿送来吴老太君跟前,有哥儿陪着,老太君的心情一日比一日舒坦多了。

  “今日回来得早。”见杜云萝进来,吴老太君笑着道。

  杜云萝垂眸行礼。

  见她没有笑容,吴老太君不由也收了笑意,试探着问道:“连潇媳妇,怎么了?”

  杜云萝低声道:“祖母,刚刚平阳侯府来报信,姑爷没了。”

  吴老太君的眸子倏然一紧,愣怔良久,才不敢相信地问:“没了?是说晋尚?”

  杜云萝郑重颔首:“是这么来报的,具体是怎么没的,还不晓得。”

  吴老太君倒吸了一口冷气,整个人往后仰倒去,杜云萝赶紧扶住了,给吴老太君垫好了引枕。

  “好端端的,怎么就没了?”吴老太君难以置信,“我看他也不是病弱之人,怎么会呢……”

  周氏得了信过来,亦是一脸的莫名其妙,见吴老太君闭着眼睛在歇息,她就没有开口,只是以目光询问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点了点头,周氏无声叹息。

  风毓院里,朱嬷嬷听了来报信的媳妇子说的话,脚下一软,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了。

  她怯怯回头看了正屋一眼。

  晋尚死了,穆连慧一下子成了寡妇,这让她怎么去跟练氏开口?

  练氏的身子,近几日才稍稍舒坦了一点儿,叫她知道女婿死了,怕是要一口气上不来厥过去了。

  朱嬷嬷愁得不行,但是这消息又不能瞒下,只能硬着头皮进了屋里。

  练氏歪在榻子上,珠姗轻柔给她扇着蒲扇。

  “太太,”朱嬷嬷两眼一闭,垂着头,道,“平阳侯府来报信,说是姑爷过世了。”

  珠姗的手腕一僵,蒲扇落在了练氏的身上。

  练氏浑然不觉,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朱嬷嬷:“老朱,什么意思?”

  朱嬷嬷狠狠抓了一把手心:“太太,姑爷过世了。”

  练氏的胸口猛得就是一痛,她想说话,可堵得慌,一口气没接上,眼前一片发黑。

  珠姗回过神来,赶紧替练氏揉着胸口:“太太、太太您莫急。”

  练氏呼哧呼哧喘了半天,才慢慢缓过起来:“我不信,我们慧儿怎么会……老朱,你去问问明白!”

  最后的声音尖锐,刺得耳朵痛,朱嬷嬷唬了一跳,赶紧点了头,转身出去了。

  隔了一刻钟才又回来,她道:“太太,侯爷回府了,急匆匆去的柏节堂,奴婢估摸着是有信了。”

  练氏闻言,双手一撑要坐起来,动作太急,又是一阵头晕眼花。

  她根本顾不上,催着朱嬷嬷替她更衣梳头,急忙去了柏节堂。

  练氏踉踉跄跄到了吴老太君屋里,见众人都拉长了脸,她吞了口唾沫,问道:“连潇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穆连潇清了清嗓子,脸上有一丝尴尬,可还是把打听到的事情又讲了一遍。

  晋尚是被毒死的,死在了胭脂胡同里。

  “胭脂胡同?”练氏怪叫一声。

  胭脂胡同原是叫作猫儿眼胡同,背后靠着水,地方清幽,有官宦人家将外室安置在胡同里,也不知道怎么了,有了第一家就有了第二家,十几年前,还出了原夫人闹上门的事儿,被茶楼里说书的称作胭脂胡同,这一称呼也就慢慢传开了,百姓们听了这四个字,都往官家外室身上想。

  晋尚也在胭脂胡同里安置了外室,听说也有两年多了。

  算算日子,在穆连慧与晋尚说亲的时候,那外室就已经在了。

  穆连慧到底清不清楚外室的存在,穆连潇不得而知,那外室向来倒也安分,院子里就一个婆子一个丫鬟伺候着,平日里就关着门,从不露面走动。

  昨夜里,晋尚歇在了胭脂胡同里,今日一早,小厮去接他时,院子的门左敲右敲,就是不开。

  小厮等了两刻钟,心里没底了,就爬墙进去了。

  屋子里头,没有婆子也没有丫鬟,晋尚和那外室已经断气了。

  练氏听得两眼发黑,胸口不住起伏,整个屋子都在她的脑袋里打着转,晕得要命。

  她听见了什么?

  她的女婿,被毒死在外室家里,那外室也一并死了。

  这是叫人害死了?

  “报官了没有?到底是谁下的手?”练氏颤着声问道。

  “平阳侯不让查了,衙门的人也没办法。”穆连潇道。

  “不查?”练氏冷笑,激动极了,“他家是没脸查了吧!死在胭脂胡同里,整个京城都看他们笑话!那慧儿怎么办?我的慧儿要怎么办!”

  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。

  练氏话音一落,外头就有人通传,说是穆连慧的马车已经入府了。

  顾不上身体不适,练氏站起来要迎出去,还未站直,眼前模糊一片,她整个人软倒下去。

  芭蕉和单嬷嬷赶紧架了练氏起来,把她挪到了榻子上。

  练氏有气无力地躺着,嘴里叹道:“慧儿,我的慧儿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—南开大学美女校花艾丽可爱护士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(美女岛搜索meinvdao123按住3秒即可复制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