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百一十三章 寻事

第五百一十三章 寻事

  原以为穆连慧到了二门上,会径直往柏节堂来,吴老太君便劝住了练氏,让她安心在榻子上歪着。

  哪知等了一会儿,外头传了话来,说是穆连慧在垂花门下了车,板着脸就去尚欣院了。

  练氏瞪大眼睛撑坐起来:“她去尚欣院做什么?”

  报信的哪里知道这些,支支吾吾的。

  练氏额上泌了一层薄汗,转头去吴老太君道:“老太君,我还是去看看吧。”

  吴老太君这回倒是没坚持阻止,吩咐道:“连潇媳妇,你年纪轻,走得快些,先去尚欣院里看看,你二婶娘头晕着,走不快。”

  杜云萝真不爱掺合穆连慧的事体,不过,吴老太君吩咐了,她也没有推脱的道理。

  毕竟,这家中后院,如今是她掌着。

  穆连慧在丈夫刚死的时候就回娘家来,哭也好,<无><错>小说闹也好,杜云萝是不能置身事外的。

  杜云萝出了柏节堂,快步往尚欣院去。

  小丫鬟们还来不及往屋里通传一声,穆连慧就气势汹汹冲了进来。

  “乡君。”杜云萝唤她。

  穆连慧似是没看到杜云萝一样,只问那守门的丫鬟:“二哥呢?”

  那小丫鬟何曾见过穆连慧黑脸的样子,打了一个寒颤:“二爷、二爷……”

  穆连慧没有耐心听她结结巴巴说话,扬手推开她,想往屋里头去。

  正巧,蒋玉暖听见动静撩了帘子出来,两人几乎撞到了一起。

  蒋玉暖略略定神:“乡君怎么来了?”

  穆连慧紧绷着脸,道:“二哥人呢?”

  “二爷不在屋里。”蒋玉暖道。

  穆连慧才不管蒋玉暖说什么,越过她就进来屋子。

  蒋玉暖不知道穆连慧突然沉着脸归家是什么意思,试探着看向杜云萝。

  “姑爷昨夜死在胭脂胡同的外室院子里,两个人都死了。”杜云萝附耳过去,压着声与蒋玉暖道。

  蒋玉暖的眸子倏然一紧,双手掩唇,难以置信地看着杜云萝,倒是没有追问是不是真的,转身便跟着进屋里去了。

  杜云萝环视了一圈,尚欣院里机灵的丫鬟婆子们早就避开了,只有几个小丫鬟们不知所措地垂首站着。

  她在里头看到了箬竹。

  箬竹在园子里司花,她进府时间短,但毕竟是家生子,李家又住在侯府下人们聚集的柳树胡同里,因而她也认得几个在府里做事的丫鬟。

  尚欣院里的二等白果,就是柳树胡同的。

  箬竹想打听紫竹的事儿,府里若不让人到处传,白果这样的小丫鬟,应当是不晓得的。

  可箬竹认识的就这么几人,便想通过白果,慢慢在各处有头有脸的丫鬟婆子那里混个眼熟。

  她今日来尚欣院里送刚开的花,也和白果说上几句,哪知就遇见了穆连慧归家。

  白果被杜云萝的目光扫过,一下子回过神来,拉着箬竹穿过洞门,就往后罩房里躲。

  “做什么呀?”箬竹问她。

  “你没瞧见夫人不高兴了呀?”白果关上门,又想把窗都关上,“刚才乡君那脸色,就差狂风暴雨了。”

  箬竹腆着脸,凑过去道:“我才进府,都不太晓事,乡君不是嫁去平阳侯府了吗?怎么这个时候回娘家来?一来还说寻二爷,那脸色,哪里是妹妹找哥哥,寻仇还差不多。白果,我们乡君一直都是这脾气?”

  白果听得头皮发麻,几乎要冲过来捂住箬竹的嘴:“你这人!要不是李大娘让我多看着你一些,我才懒得跟你说哩!

  乡君是什么脾气,那也是乡君,她和二爷闹,那也是人家兄妹两人的事情。

  不对,是主子们的事情!

  我们当下人的,还跟胡同口那几个长舌婆子一样说三道四呀?

  我跟你说啊,府里的事体,你就闭上眼睛捂住耳朵吧,千万别想着去弄明白,无论什么事儿,不知道最好。

  你也是来府里混日子的,一年后就出府了,别稀里糊涂的,太太平平最要紧。”

  箬竹咬住了下唇,她知道白果是热心肠才教她的,只是她进府来的目的,从不是混够一年。

  “我晓得了,”箬竹眸子一转,道,“还是你机灵,不似我,真的是个二愣子。乡君是来寻二爷的,等二爷回来了,指不定就吵起来了,我还是趁着二爷没回来之前,赶紧先走了。”

  “也对!你又不是尚欣院里的,留在这儿反倒叫人忌讳。”白果拉开了房门,左右看了看,“都避在屋里不出来呢,你赶紧走,出了洞门就蒙着头往前,西厢房外头的庑廊那一段,你走得快一点儿,免得叫人瞧见,等出了院门就好了。”

  箬竹道了谢,轻手轻脚迈出了房门,穿过洞门,见无人看见她,闪身从耳房绕过去,猫着腰蹲在了耳房与庑廊中间,紧紧贴着正房的西墙。

  隔着墙,里头的动静未必就听得清楚,只是这里已经是箬竹能想到的偷听的最好的地方了。

  南北的窗下是绝对不能去偷听的,唯有此处,没有人走到近处,是看不到她的。

  她耳朵贴墙听着,里头却没有预料中的那般狂风暴雨。

  穆连慧站在西次间里,穆连诚的确不在屋里,这让她熊熊燃烧了半天的怒火顿时无处宣泄。

  蒋玉暖和杜云萝一前一后进去。

  坐在罗汉床上的娢姐儿睁着圆溜溜的水润眼睛,歪着头糯糯唤了一声“阿姑”。

  对着娢姐儿,穆连慧总算没有再凶神恶煞一般,稍稍放柔了脸上神色。

  这让蒋玉暖多多少少松了一口气,上前问道:“乡君,急着寻二爷是何事?”

  提起穆连诚,蒋玉暖冷哼一声:“阿暖,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“估摸着要等用晚饭了。”蒋玉暖答道。

  穆连慧睨着西洋钟,这会儿连午时都未到,等用晚饭,还早着去了。

  “要喝水。”娢姐儿张嘴喊了一句。

  硬着头皮、眼观鼻鼻观心站在屋里的大丫鬟听了这话,赶紧要去倒水,却被穆连慧止了。

  她亲手从茶壶里倒了水,试了试温度,便坐在娢姐儿边上,仔细喂她喝了。

  娢姐儿弯着眼睛咯咯笑。

  杜云萝看得仔细,穆连慧的眼神柔和,但很快,又是厉光闪过,变得痛苦又不甘起来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