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百一十四章 怨气

第五百一十四章 怨气

  一时之间,屋里的气氛沉默怪异。

  “慧儿,慧儿!”

  练氏的声音从外头传来。

  穆连慧的脸色越发难看了,她死死盯着珠帘,很快,帘子挑开,朱嬷嬷和珠姗一左一右扶着练氏进来了。

  练氏身子不舒服,走了这么一段,多少有些气不顺,她顾不上缓一缓,上前拉住了穆连慧的手。

  “我的儿!到底是怎么回事?姑爷怎么会、会和一个外室死在一块?”练氏一面说,一面红着眼睛就要落泪。

  “您问我?”穆连慧冷笑,咬着后槽牙,道,“我还想问二哥!”

  练氏一头雾水,反问道:“这关连诚什么事儿呀?慧儿,你是不是听了什么闲话?”

  练氏是随口一猜。

  她不觉得穆连诚会和晋尚的死有关。

  穆连慧自从嫁去平阳侯府,除了逢年过节和穆连喻死的时候回了娘家,平日里都不愿意过来。

  出嫁的媳妇回娘家不便,那也要看是谁,穆连慧的身份,她真想回家来,平阳侯府没有拦着不让的道理。

  就因为穆连慧与他们不冷不热的,穆连诚和晋尚往来也少。

  再说了,晋尚和外室死在院子里,这怎么想,都和穆连诚扯不上干系的。

  练氏是这么想的,站在一旁听了这话的蒋玉暖又是另一门心思。

  她清楚记得,端午那一日,穆连诚的脸上带了伤,那伤是晋尚打的。

  当时,穆连诚说是晋尚没收着脾气,等出手打人了,才晓得做得不对,那之后,两人已经说明白了,穆连诚掩盖伤情的粉,还是晋尚找来的。

  那时候已经解决的事情,没道理再闹起来了的,毕竟,这都一个月了呀。

  杜云萝也在琢磨这事儿。

  晋尚是打过穆连诚,到底因着什么事体,云栖没打听出来。

  但是,若说就为了晋尚那一拳头,穆连诚就要谋了晋尚的性命,杜云萝是不信的。

  穆连诚那人看得长远,不会在这种小事情上让自己栽跟头的。

  要是他真的是个沉不住气,挨了一拳头就想着打回去,甚至害人性命,那前世的穆连诚是不可能让定远侯府风风光光几十年的。

  可晋尚毕竟是死了,穆连慧又闹着要寻穆连诚,只怕这其中的曲折与穆连诚有些干系。

  穆连慧直直望着练氏,良久,道:“也是,那是您的儿子,您说什么也要护着保着,我就是一个嫁出去的别家人,被弃之不顾也没地方哭去……”

  “慧儿!”练氏抬声打断了穆连慧的话,“你浑说些什么呀?我什么时候只管连诚不管你了?我什么时候弃你于不顾了?你怎么能这么说我,我是你娘啊,我怎么会不管你!”

  练氏说得声泪俱下,她的肩膀抖动着,眼泪簌簌落下。

  自打穆连慧从普陀山回来,练氏就觉得女儿跟自己生分了。

  生分归生分,穆连慧说的话不中听,练氏气过咬牙过,但也仅仅如此,母女哪有隔夜仇,她心里是疼女儿的。

  但穆连慧这几句话是真的伤到了练氏。

  练氏想把自己的胸口剖开来,拿出那火热热的心给女儿看看,她绝对没有偏心儿子就不管女儿了。

  “慧儿,你怎么能这么说我……”练氏的声音颤得厉害,她抱着穆连慧,“在你眼里,娘就是那样的人了?”

  穆连慧攥紧了拳头,颓然低下了头,嘴唇嗫嗫,说了一句话。

  声音极轻。

  除了她自己,谁也听不到,连抱着她的练氏都没有听见。

  穆连慧说的是“不能管的时候就不管了”。

  她眼中没有泪水,只是觉得疲惫。

  她说的是前世,她在皇陵的几十年,练氏就是弃她于不顾的,只顾着穆连诚、顾着侯府不顾她。

  没有人管她,连菩萨都不管她了。

  就算她整日整夜的诵经,也没有办法让日子过得轻松一些,让心情变得愉悦一些。

  穆连慧恨过,可她其实也明白,她那时候的状况是“不能管”。

  就像她被留在了宫中,几十年不曾见过一面的亲儿,穆连慧又怎么会不想他,不管他?

  她恨不能把儿子抱在怀里,就算是粗茶淡饭,也要护着他,照顾他,那是她怀胎十月鬼门关前走一遭生下来的儿子。

  不过是不能管了。

  所有的道理,穆连慧都是懂的,她知道君臣,知道利弊,知道审时度势,所以她才痛苦。

  她不恨练氏,她只是怨。

  穆连慧知道在她自己的事体上,前世的练氏别无选择,就如同跟她对儿子一样,但穆连慧还是忍不住要怨。

  若连这口怨气都抛弃了,前世那几十年的痛苦呢?

  所有的都放下,都忘了,前世的儿子又算什么?

  她睁开眼睛醒来,今生所有的事情,穆连慧都可以重新去书写,唯有一样,唯有前世的那个可爱的孩子,这一世是再也遇不到的了。

  她不会再嫁给李栾,不会让自己再去皇陵,那她和李栾的儿子自然就不会出生。

  嫁给其他人,生下来的孩子,即便也是她的骨肉,却不是那个孩子了。

  穆连慧做不到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顾,什么都放下……

  怨着练氏,更怨着自己。

  杜云萝的目光略过穆连慧倔强又悲伤的面容,她没来由的,又想起了慈宁宫里说穆连慧的话,说她就是站在大殿里,不跪不拜,只是仰头看着高高的佛像,只是看着。

  练氏哭了一通,胸口闷闷的,怕自个儿一口气上不来,她收了眼泪,坐在罗汉床上。

  娢姐儿年纪小,感觉却很敏锐,穆连慧的冷言冷语和练氏的眼泪让她觉得慌张,不安得扭动着身子。

  蒋玉暖赶紧把女儿抱在怀里,轻轻哄着,又催丫鬟去打水进来给练氏净面。

  水盆还没有端来,芭蕉就先到了。

  “侯爷寻了二爷回府,如今人已经往柏节堂里去了,老太君的意思,不如都去她那儿,她也有不少事情闹不明白。”芭蕉道。

  练氏听完,偏过头要和穆连慧说话,穆连慧已经站起身来,风一样地冲出去了。

  “慧儿!”练氏叫不住穆连慧,只能道,“连潇媳妇,赶紧跟上去看看,连诚媳妇,把娢姐儿交给刘孟海家的,你扶我过去,他们两兄妹闹什么,别吓着孩子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