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百一十六章 倒塌

第五百一十六章 倒塌

  穆连诚眸中闪过一丝狠意,扬手要教训穆连慧,可对上穆连慧那吃人一样的眼神,他到底还是收了手。

  “这是祖母屋里,你都这么蛮不讲理,还砸东西!”穆连诚指着穆连慧,道,“我不教训你,你自个儿跟祖母交代。”

  吴老太君脸上的关切彻底冷了下来,她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,道:“你慢慢说,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说不出来,就回平阳侯府去,家里管教不了你,你自个儿回去跪平阳侯府的祠堂。”

  穆连慧猛得转过身,眼睛之中满是泪水,歪着头,道:“我砸个东西,就要滚回平阳侯府去,穆元婧偷人偷到了自个儿侄儿头上,怎么不滚回刘家去!”

  “你!”吴老太君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练氏从外头进来,刚好听到这句话,脚下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。

  “祖宗!”练氏上来一把抱住了穆连慧,“你这张嘴哦!有什么事儿,我们好好说事情!”

  穆连慧被练氏箍着,没有用力挣扎,垂着眼皮子,道:“说什么?哦,说晋尚是怎么死的?

  哼……

  晋尚身边的亲随说的,那日穆连诚看到晋尚养外室,去什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结果呢,把晋尚那傻子给说通了。

  晋尚打算给那外室一笔银子,够她往后吃穿用度,就此一刀两断。

  外室是答应了,还遣散了伺候的丫鬟婆子,昨个儿是那外室的生辰,说让晋尚再陪她过个生辰,以后就桥归桥、路归路了。

  却是在饭菜里添了毒药,两个人一道走黄泉路去了,过了奈何桥,倒也是真的一拍两散,各走各的轮回道。”

  穆连诚听得一愣一愣的,晋尚竟然是这么死的?那外室不想被抛弃,就干脆毒死晋尚,两个人一块去死了?

  练氏摇了摇头:“这事儿准吗?那外室不都死了,谁还知道?”

  “留了一封信,叫那亲随收起来了。”穆连慧道,“府里把那丫鬟婆子抓回来了,认过笔迹,是那外室的没错。”

  练氏吞了口唾沫,见穆连慧说话的语气已经平缓了下来,练氏拉着她在一旁的榻子上坐下:“千错万错,都是那下毒的外室的错,你骂她去,不该说你哥哥,连诚是在乎你,才会为了你去和姑爷讲道理。”

  穆连慧直直看着练氏的眼睛:“那外室死了,我能拿她鞭尸吗?

  在乎我,就要管晋尚身边女人的事体了?

  晋尚养外室的事儿,我从一开始就知道,他不仅有外室,还有妾室通房,我进门后抬的,他身边有多少女人,那是我的事儿,我都不在乎,你们替我着急什么?

  他那些女人,也都是来路干净的,没什么乌七八糟的,也没乱了人伦,用得着别人指手画脚了?

  再说了,阿喻死了,我要替阿喻服孝,他又不用,他去睡女人,不是天经地义的吗?

  张嘴闭嘴是为我好,可有来问过我一声,我想怎么做吗?

  晋尚是一根筋,叫他说动了,碰见了混的,他多管闲事,倒霉的不就是我了?

  偏偏那外室是个疯子,晋尚不要她了,她就下毒。

  闹到了最后,没了里子面子的是我,倒霉的是我,守寡的是我,没儿没女的是我!

  穆连诚,你不过是觉得,平阳侯府没有我们定远侯府风光,你拿捏晋尚,平阳侯也不敢把定远侯府怎么样。

  换一个呢?

  我当年不兴事端,我嫁给李栾,或者嫁给李豫,他们在外头养小的,你敢上去说这种话吗?

  哪一日,平阳侯府失了圣宠,被圣上厌弃,我走投无路时,你又会如何待我?

  现在这一个个口口声声说为了我好的人,会如何待我?

  不过是柿子挑软的捏。

  穆连诚,你动动嘴皮子,毁的是我。”

  穆连慧越说越伤心,她的身子抖着,前世最痛苦的那一段记忆一股脑儿地朝她涌来。

  所有心防在这一瞬间倒塌,她仿若又变成了前世那个无助又无力的她。

  李栾弑父之后,她去见了皇太妃。

  她能求的也只有皇太妃。

  皇太妃说:“嘉柔,你在我身边三年,我把你当成亲孙女,我若能帮你,我断不会不管你,瑞王是谋反,这罪过太大了,我尽力而为。”

  短短几句话,让穆连慧感动得落泪。

  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,在那个不知道明天会如何,不知道出路在哪里的时候,几句温暖的话,就足够让穆连慧记住很久很久。

  这样的温情,穆连慧只在皇太妃身上感受到了,她的亲人,她的父母兄弟,带给她的只是冰冷的回忆。

  立场、前程、为难、整个定远侯府的将来,所有的事情穆连慧都懂,太通透了,反而怨。

  她要的不是天不是地,仅仅是一句温暖的话,而已。

  今生,她不想把自己的一辈子押在别人身上了,穆连慧唯一求的就是过自己的日子,有一个孩子,她能教他读书写字,这就够了。

  男人,不过是生孩子的必需品,只要生了孩子,随时可以丢弃。

  管他是花天酒地,还是摔下寺庙死了,穆连慧不在乎。

  只是,她现在还没有孩子,那个男人就死了!

  她一个人,从哪里变一个孩子出来!

  这一辈子,她还要怎么走?

  穆连诚紧紧攥紧了拳头,坐在椅子上,静静思索着穆连慧的话,他想替自己反驳,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反驳起。

  若他的妹夫是李栾、李豫呢?

  他是不是还会直截了当地要让对方如何如何?

  穆连诚还未得出答案,练氏已经搂紧了穆连慧,柔声安慰道:“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,什么叫走投无路,你今天怎么总说这些不好的话呢。我们不会不管你,也不会……”

  “会管我?”穆连慧抬手抹了一把眼泪,她的妆已经花了,“那您告诉我,我现在要怎么办?我说,我不替晋尚守一辈子,我要再嫁,您答应吗?我想要个孩子,您答应吗?”

  “这……”练氏愕然,见穆连慧不似说假的,她又转头去看吴老太君。

  穆连慧闭上了眼睛,唇角满是讥讽笑容:“我想你们管我的时候,没人管我;等我只求着你们别管了,别来插手我的事情的时候,却突然冒出来了,呵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